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粉丝经济带动暴利产业链 一年花两万不稀奇

2010年12月02日18:57法制晚报王伶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10月底王菲北京演唱会带来的超高经济效益令人咋舌,最高售价达2500元的门票全部售罄,这全依托于粉丝强大的购买力。有粉丝表示,现在的演唱会要想坐第一排,价格远超最高票面价。

为了追星,粉丝一年花费2万也不稀奇。记者调查发现,粉丝经济已经制造出一条非常可观的产业链,西四图文制作一条街、西单华威和万通商城等甚至因此改变了业态形式。

粉丝秘密

白领一年花两万全为追星

Nina,25岁,白领 ,职业粉丝,追星时间:3年

一年追星开销:两万元

说起来,Nina的追星时间并不长,但说起明星周边商品,她却如数家珍。

Nina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专业的追星族,荧光棒、明星的应援周边商品、专辑、演唱会正版DVD、写真、灯牌等,都是必备的。而购买这些的人,通常都是不看价格的,多贵都买。

在Nina一年两万多的花销中,支出最大的一项就是演唱会门票,达到8200元,占整个追星支出的41%。

Nina的追星账单(合计:20110元)

演唱会门票 8200元

演唱会交通、住宿费 7500元

灯牌 100元

荧光棒7支 500元

应援周边(毛巾、环保袋、钥匙链、头饰一类)700元

明星代言糖果 300元

CD6张 540元

CD+DVD双碟5张 1000元

韩版DVD2套 600元

韩版专辑2张 170元

写真 500元

揭秘门票

第一排价格比票面价3倍

在所有追星的支出中,花在演唱会门票上的钱就占到了41%左右。Nina告诉记者,专业粉丝一般都会购买票价高、位置好的票,就为了能更近距离地接触偶像。但是,要是买原价的,想要前排根本就是梦。

“08年第一次看演唱会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以为票务网站卖的最高价票就是最好的座位了。”Nina在2008年看了两次演唱会,却很纳闷:买了最贵的票却只能坐第十排。“票务网站答复说,他们只能拿到10到15排的,我就纳闷那前几排的票呢?”

后来她发现了其中的奥秘:“事实上,一般一线明星或者国外明星的演唱会都是指定一个票务公司代理,公司的内部人员却把位置最好的票以远高于票面的价格倒卖。这也成为部分票务公司赚钱的主要方式。”“一些一线的韩国组合最贵的票售价1680元,位置都是前十排,但第1排的票能被炒到5000—7000元,比票面价贵了3倍左右。而前5排的票价也达到了5000元左右,“你要是老实地在票务网站买1680元的票也行,就只能坐第十排。”

记者从周杰伦李宇春韩庚等多个一线明星的粉丝会和贴吧了解到,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到高价票。如果通过后援会订团体票,只能买到原价出售的票。一般后援会并不会买高价票,因为没法跟订团体票的粉丝们解释为什么票价贵了那么多,所以只订团体正价票,这样位置就会相对靠后。

而购买高价票的,一般以散粉为主,他们大多通过各种渠道认识票务公司内部销售人员,从他们手中买到高价票。

所以,要想买到好位置,花大钱是在所难免的,而粉丝大多明白个中规则,挨宰也心甘情愿。Nina一年花在演唱会门票上的钱,就高达8000余元。

揭秘产品

小商品沾“星”价格全翻倍

记者在万通、西单等地看到,不少店铺专门卖“明星周边”产品,明星T恤、手机链、马克杯、挂牌、照片、海报等,都成为了商家获利的主要商品。

在西单华威四层记者看到,一家专卖日韩明星周边商品的摊位里,摆满了各类商品。一些人特意从这里大量采购明星手套、口罩、围巾等应季周边商品回去卖。“粉丝会的人一来都上百个地批。”在万通新世界商城里专营明星徽章、T恤、摆件的张辉告诉记者,一场演唱会下来,该明星的周边产品基本上“一扫而光”。“之前SJ的演唱会,我家店里所有徽章基本上都印完了,少说也得有5000个。”记者了解到,很多明星产品都是在普通的白徽章、白T恤、白色马克杯上印上明星的图案,而这印上“明星脸”的产品,也瞬间变成“明星产品”,价格翻番地往上涨。

记者发现,一个印有明星头像或名字的胸章,售价5—10元,成本价却只有0.25元。而一个印有明星图案的水晶滴塑手机链,售价为10元,但在阿里巴巴上记者搜索发现,同样材质的水晶滴塑挂牌,批发价格为0.8元—2元不等。

除了各类商场赚足粉丝钞票以外,每到演唱会时,场馆外都会早早地就聚满了专卖明星周边商品的摊贩。据了解,生意好的一天就能赚万元。

明星周边商品暴利揭秘

明星周边商品 成本价(元) 市面价(元)

徽章 0.25 10

T恤 10 45

手机链 0.8 10

马克杯 2.5 25

灯牌40×50

单字 20 100

揭秘行业

做明星灯牌一年挣十几万

对于“铁杆”粉丝来说,明星的灯牌是必不可少的“装备”。记者选取了制作灯牌的行业作为了解“粉丝经济”的一个窗口。

西四图文制作一条街的工作重心近几年逐渐由广告制作向制作明星LED灯牌转变。“制作灯牌是从这两年才开始火的。”北京星火电子公司的老板刘朔告诉记者,以前店里主要是做企业外挂广告灯箱这类的工作,但是现在的工作重心逐渐偏向明星灯牌。“去年一年做了一千多个灯牌,占整个销售额的一半。”“从孩子们做的灯牌中就知道现在谁最火,以前是张惠妹,现在变成韩庚,去年光韩庚一个人的灯牌我就做了400多个。”北京创佳闪亮图文设计工作室的魏英杰告诉记者,每到年末的演唱会季,就是孩子们扎堆做灯牌的日子。

魏英杰说:“现在一礼拜怎么着也能做几十个小灯牌,这两个月制作的灯牌数量有近200个。有的孩子可舍得花钱了,花1000多块钱就做一个巨型灯牌。”记者了解到,最小尺寸的单字灯牌的价格在100元,按此计算,一些图文制作公司仅明星灯牌一项年收入就能达到十几万元。

记者观察

照单全收粉丝多盲目消费

从Nina一年购买的周边商品来看,花在这上面的钱还真是不少。光是荧光棒就买了7支,总价500元。另外,CD、DVD、灯牌、写真、应援毛巾、环保袋、偶像戴过的首饰、手表、代言的商品等,她也买了不少。

不过,当记者提到想要看看这些明星周边商品的时候,Nina却表示,有一些如手机链、首饰挂件、头饰等商品,现在基本都找不着了,而CD、DVD、写真等,也多数都没拆封。

连她自己都承认,有一半都是一时冲动买下的,盲目消费占了一大比例。

本版文/记者王伶玲王思思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