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音乐 > 张信哲北京演唱会 > 正文

张信哲做客畅聊新专辑 检讨自己面对感情太理性

2010年12月03日19:0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张信哲暌违两年发行《初》,再一次用他温暖而深情的哲式情歌唱出想要回到最初、重新出发的心态。12月3日,阿哲做客,畅聊音乐的同时也对自己感情进行剖白,坦言自己有时太过理性错过一些机会。

张信哲做客畅聊新专辑 检讨自己面对感情太理性

主持人有鸣:各位腾讯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七色花腾讯《名人坊》,我是主持人有鸣,今天我们请到这位来宾对于我还有很多人来说应该有着很特殊的意义,因为可能从我们开始接触流行音乐开始,可能就是听他的歌出来的。他已经出道21年了,发行过了31张专辑,他陪伴很多人走过人生很重要的阶段,没错,他就是“情歌王子”张信哲

张信哲:你好,各位朋友,大家好。

张信哲回忆成名历程 能留下经典音乐让自己觉得很值得

主持人有鸣:欢迎!欢迎!很多人看到你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很多人开始听流行音乐,开始听流行歌曲都是从听你的歌开始。我那个时候94年开始听《别怕我伤心》,还有《有一点动心》,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听流行音乐就听你的歌。

张信哲:听到这样的话我会很开心,说实在,一个歌手在歌坛这么久,也真的留下一些大家可以一听再听,甚至是影响到他们听流行音乐的作品,其实回想起来真的觉得蛮值得的。

主持人有鸣:现在我们去KTV唱歌,像《过火》肯定是在排行榜靠前的,而且一定要唱。以前小时候家里可能会有光盘,自己在家唱KTV,一定要唱《过火》,几个男生大家要比拼一下谁的音比较高,谁能唱得上去。

张信哲:每次听到这样的故事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当一个歌手真的很值得。这些音乐可以除了自己的工作成绩之外,也可以让这么多人在他们的生活上有这么多共同的回忆。这也是支持我不断做音乐的很重要的动力。

主持人有鸣:其实发行很多专辑,很多专辑都非常经典,基本上每一张专辑一出来,主打歌包括后面的二拨三拨的主打都会成为普罗大众耳熟能详的歌,去CD店唱片行放的都是这些歌,你不同的心情听不同的歌都会起到不同的作用,你有没有想到自己的歌会起到这些作用呢?

张信哲:其实一开始不会想这么多,我刚刚踏入歌坛最基本的想法就是,终于有一个机会能够录制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我也没有想过会不会红,会不会卖,那个时候还是很单纯的大学生。我只是觉得终于能够录一张属于自己的歌。

我那个时候最简单的想法是只要有一张就够了。

主持人有鸣:能发一张完成自己的心愿就可以了。

张信哲:没有想到那一张专辑受到大家的喜欢,很成功。我是3月发了第一张专辑,我11月就要去当兵了。我那个时候的心情,我发了这张专辑,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作品,我就可以了无遗憾的就去当兵,就开始做自己的事情。没想到那张专辑大红,我那一年3月发一张专辑,9月发一张专辑,11月我当兵前又发一张专辑,连续三张。我就成了一个非常忙碌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然后就去当兵了。

主持人有鸣:就是很梦幻,就跟做梦一样。

张信哲:对。

主持人有鸣:其实那个时候在台湾乐坛已经很红了,当兵的时候,大家会不会觉得你是一个明星,你过来之后我们要好好“整顿”一下。

张信哲:当然也是会。我觉得看个性,因为我的个性一直都是比较低调,我觉得我在当兵的时候学长们对我还蛮好的。

主持人有鸣:需要去一些文艺表演,你肯定是一定要去的。

张信哲:我当时被分配到艺工队,有点像文工团一样,我除了前面的新兵训练的过程,跟大家一样非常辛苦之外,之后我的工作是文艺兵,不断的表演。说轻松也不轻松,我们几乎每一天都有表演。

主持人有鸣:唱自己的歌吗?还是唱部队的歌。

张信哲:都要,那两年的训练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训练。像两年每一天都有表演,而且这些表演的场地都不一样,有的可能在剧院里头,但是大部分都是在部队。

主持人有鸣:最糟糕的环境是什么样?

张信哲:也没有最糟糕的环境,有一些特别的环境。比如说我们到一个小岛叫做东引,在闽江口。你远远从船上看过去它真的有点像卡通或者是漫画画的孤岛,海里面突起一块石头,什么都没有。士兵还有表演的场地都是挖在石头里面的。你从外表看就是一颗石头的孤岛在海里面。

主持人有鸣:好特别。

张信哲:各式各样的场合都有表演过。那个训练之后让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舞台我都能够很快就适应。

主持人有鸣:那当完兵出来呢?当兵的时候你肯定在部队里演出,军中的兄弟会比较了解,但是可能对于外界的一些歌迷可能就觉得张信哲淡出歌坛两年,你再回来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

张信哲:其实那两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在我当兵的那两年出现了香港的艺人大笔的入侵到台湾来,那个时候也出现了“四大天王”。对我来说,那两年的当兵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我退伍以后再回到歌坛能不能有像以往那样的成绩。我退伍以后发的第一张专辑是《难以抗拒你容颜》这张专辑,其实反映还是很好。销售量也很好,唱片公司还有我自己都有意识到,我并没有开发出新的歌迷,在台湾,我并没有开发新的听众。还是只有旧的这一群,原来认识我,然后支持我的歌迷。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警训,那段时间变成一个转型期,给我跟唱片公司很清楚的警训和想法。我又停了一年。

主持人有鸣:这一年是在休整吗?

张信哲:这一年是在寻找新的方向,如果我确定要走音乐,走歌唱这个工作我必须给自己新的定位和新的方向,而不是像以前学生气质的,因为我也离开学校了,也当完兵了。当时的想法是,我已经是一个成人了,脱离学校的成年人了,那个时候一直在寻求这样的突破和改变。好不容易在一年之后终于有《爱如潮水》这首歌,又让大家用另外一个角度重新认识我。

主持人有鸣:其实那个过程在心理上的适应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已经在歌坛有一定影响的人来说。

张信哲:我觉得心理上它比较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本来就不是抱着明星梦进到这个行业来的,我只是真的很爱唱歌。我只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作品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没想到有这些成绩。对我来说,心情上我觉得还好,我还是期待每一张专辑或者是每一次的出辑都是我们准备好了,我 都觉得很满意的东西,让大家听到。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比较重要。

至于多久出一张专辑或是花了多长时间制作,这个对我来说都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只是比较辛苦的一个东西是,那一段时间生活就很辛苦了。因为虽然之前唱片也卖得不错,也有很好的成绩,第一个是新人,所以版税不是很多,我赚的钱全部还了助学贷款还有家里的贷款,我是没有什么存款,那一年过得非常辛苦。因为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全新的定位之后才曝光,那一年我没有接任何的商业,没有任何的曝光,相对就没有任何的收入。

主持人有鸣:有没有做其他的工作?

张信哲:也没有,就是吃老本。那一年要非常非常节俭。每天都要算我自己可以花多少钱,我还有多少存款,就是计划经济。有一段时间朋友们都会觉得我很小气了,就是觉得你已经那么红了,你发了那么多张专辑了。

主持人有鸣:很多人可能会不理解艺人这方面经济的支配。像你平时你会听自己的歌吗?

张信哲:基本上不会。刚刚录音的时候不听是因为自己觉得很怪,从录音室里面听到录出来的声音跟自己想象中的声音是有差距的,还是会觉得怪。后期不听是因为我自己担任制作人,我参与很多幕后工作的部分,所以我从专辑还没有成型,我就一直在听,我从听Demo,听视听,听我录的过程,最后听混音等等,我一直在听。整张专辑发行之后,我就不会再听了。

主持人有鸣:因为很多人比如说我心情好的时候我也会听你的歌,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听,有没有人跟你描述过你的歌,是你自己觉得最特别的。

张信哲:我听过的最特别的故事还是因为听我的歌重新醒过来的植物人。那也是一位歌迷,因为他车祸,就变成植物人,就没有办法有反应。家人和朋友他们知道他很喜欢听我的歌,其实家人是从他的抽屉里面翻到全部都是我的卡带、专辑。医生就说,试着让他接触一些他以前喜欢的常常接触的东西,所以他们就是在他的床边不断的播我的歌,不断的播他以前听的这些歌,结果真的有效,他慢慢的就清醒过来了。然后慢慢的听歌,做复健,到现在已经有很大的进步。

这是我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没有预料到的,我的音乐还有这样的功效。

主持人有鸣:好神奇啊,你去看过他吗?

张信哲:有,我在南京的歌友会也都有特别的请他来。

主持人有鸣:像平时,你自己出专辑,出专辑可能制作出来是我们这个幕后的班底听过,你除了这个班底人之外,你会先把他给谁听,好朋友还是请家人?

张信哲:基本上我还是会给在音乐上的老师听一下。因为我觉得有的时候自己太投入在这里面了,我觉得会失准。因为每一首歌或者说你在制作整张专辑的时候投入了太多的感情,会有这样的状况。基本上我也不会给歌迷听,因为我觉得歌迷也是迷,你基本上给他们什么样的东西,通常还是会有他们自己的偏见和私心。

主持人有鸣:歌迷比较感性,他们会觉得只要是阿哲的东西我们都会觉得是好的。

张信哲:基本上我还是会给几个专业的,我觉得在音乐上对我有很多帮助的一些老师,让他们用比较专业的角度去听,譬如说制作上的问题或者说编曲配乐上或者是唱上会有一些什么问题。然后比较理性的给我一些建议。

主持人有鸣:这次时隔两年再发行新专辑,出专辑,当时出来之后拿给哪位老师听,他们有什么意见?

张信哲:其实这张专辑我是一边录的时候一边给一些老师和朋友们听,最主要的就是我希望这张专辑他是可以更贴近我自己这几年的一些想法。其实这张专辑大家从专辑的名称就会觉得很特别,很怪,为什么会是以出专辑这样一个想法。整个音乐制作的想法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归到最初的音乐本质跟我在做音乐的那个热情。我还是希望真的有一张属于自己的音乐,我就可以很满足了。其实整张专辑有很多的部分并不是在谈男女之间的感情,它反而在谈我对于很多事情的理解或者说我对于很多感情的看法。这个就包括友情,包括对人生,包括对爱情这些部分的理解。

主持人有鸣:出这张专辑的时候怎么想到再回归到音乐本身?因为现在很多人发专辑可能会想到一个定位,一个噱头。比如说怎么宣传?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再做更好的包装?

张信哲:我觉得对我来说,我的音乐一直以来都不是在短期内,在很密集的宣传之下就大卖,之后那个流行度过了以后就停下来。我希望我的音乐一直都是有延续性的东西。我觉得音乐的本质比较重要,如果太刻意的去迎合所谓的市场跟现在的潮流,我相信很快就会被新的潮流在推翻。我每次在做音乐,我还是会比较考虑到他可不可以感动人。这个感动必须要先感动自己,就是每首歌我必须要有感受,必须要有感觉。可能是从我自己本身出发去发展出这个音乐的本身,觉得那个才有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张信哲北京演唱会
订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laire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