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陈凯歌谈《赵氏孤儿》:要学会笑对恶搞(图)

2010年12月06日09:46信息时报陈爽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凯歌谈《赵氏孤儿》:要学会笑对恶搞(图)

《无极》陈凯歌成为“笑谈”,但他昨天说起被恶搞一事时表示,自己已经看开了。

陈凯歌谈《赵氏孤儿》:要学会笑对恶搞(图)

《赵氏孤儿》黄晓明的戏虽然外界评价不一,但葛优的表演受到一致好评。

陈凯歌谈《赵氏孤儿》:要学会笑对恶搞(图)

为了给《赵氏孤儿》做宣传,陈凯歌前天到广州后就一直忙着出席活动会见媒体。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陈爽) 陈凯歌新片《赵氏孤儿》前日开始上映,为宣传新片他可谓不遗余力,在广州不到24小时的停留期间,除了一个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外,晚上还率剧组去到四家影城出席观众见面会,在市一宫影城为“首届粤港澳青年电影盛典”开幕,黄晓明还获邀担任本届粤港澳青年电影盛典形象大使。对于《赵氏孤儿》,陈凯歌除了对经典的偏爱,原作故事中程婴的忠贞可靠令他觉得踏实,“这段时间,很多记者朋友问我,《赵氏孤儿》给观众带来什么了?我说,别的都没有,就一个可靠的朋友。其实,现在大家都挺缺这样的朋友的。(《赵氏孤儿》)其实也是给我自个儿找这么个朋友。”

原作改编:元杂剧人物太符号化

元杂剧作家纪君祥写的版本里有程婴绘忠烈图来教育赵孤,但片中对这一段的展开不是很充分,吊起了观众的胃口,后面却没了交待,除此之外,人物相当相比原版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电影版的故事有极大的不同,“我觉得元杂剧最大的贡献就是写了程婴带着赵孤进了屠岸贾家,做他的门客,用接近仇人的方式去报仇。这就让故事精彩起来了,但这个版本也有很大缺陷,比如屠岸贾的符号化,程婴的意识形态化。纪君祥是元朝人,屠岸贾就是蒙古人的化身,程婴则代表着汉人。因此,我觉得纪君祥这个杂剧是个寓言。现在我们做的就是改成一个真实的故事,人物都是能在现实中找到的,像程婴,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特可靠的朋友。”陈凯歌说《赵氏孤儿》相当于给自个儿找了个朋友,但他否认自己孤独,“这社会这么热闹,你想孤独都难。”

题材偏好:老想创新易违反常识

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主人公是京剧名角,《梅兰芳》是京剧大师的传记片,《赵氏孤儿》则改编自元杂剧,显示陈凯歌对中国戏曲的偏好,“其实主要是自己把握,不是去把握别人。你安静,整个电影就比较平稳,你躁的话电影就过分。老想创新,比较容易做违反常识的事,可能违反了还不知道,自鸣得意。无论拍什么电影,都有这类问题。”

目前“大片”是中国电影的热门,虽然陈凯歌的每部电影都被归为“大片”,但他表示:我也糊涂,什么叫大片?我想拍的时我自己在生活里做不到的事,但角色做到了,大家可称这些角色为‘达人’。”他觉得《赵氏孤儿》给观众和他自己都提了一个问题:如果你是程婴你会怎么做?“没准我做的跟程婴差不多。因为他是老百姓,包括我自己也会考虑在当时自己要怎么做,因此我在剧本里提出,程婴能做到的别人也要能做到。我能不能做得那么地道就是个问题了。”

面对恶搞:被骂是因为自己不争气

在《无极》时代,陈凯歌被“馒头”视频弄得勃然大怒,被不少人认为有失大度,而现在的陈凯歌显得大度了许多,在多场记者会上还用起“浮云”这些热词。《赵氏孤儿》被人说不过“是一个瞎子和一个妇产科医生的故事”,对此,陈凯歌说:“恶搞已经变成一个习惯了,我以前不大懂,但现在已经看开了,不会在意。其实也没关系的,有时也有它的幽默在。可能大家喜欢它才喜欢去恶搞。这点想明白了,心里就安静了。这时代是平民时代,谁也别牛逼。如果你足够优秀,大家也不会骂,是自己不争气。时代的环境变了,不是只有某些人才有话语权,得有平常心去面对,过去也有平常心。但就从拍好电影的层面上来讲,我不愿太过圆滑,有时我说的话可能不大好听。葛优在18年前就说了我能拍喜剧,但要迎合得有本事,我没有能力。这么多年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但讨好人还没学会。”

(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