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赵氏孤儿》:前后摇摆的半部佳作

2010年12月06日09:53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赵氏孤儿》:前后摇摆的半部佳作

一些观众表示,电影演到一半,他们就不揪心了(图片来源:京华时报)

  陈凯歌电影中的那些常备标签,如富有表现力的视听语言、流畅的镜头调度、微言大义的台词风格等均能在《赵氏孤儿》中觅得;宫廷之变、护主突围、庄姬托孤等段落处理得相当利落干脆。相较《梅兰芳》因题材限制而二度创作空间不大,“赵氏孤儿”的“可重新诠释性”无疑要大得多。虽然名字未变,但事实上程婴才是陈凯歌版《赵氏孤儿》的第一主角,他无疑成为了推动剧情发展的第一动力;相形之下,赵孤反而成为了缺乏“主动行动力”的一个角色。因此,影片在旧故事新说上分野成了前半部“程婴换子”的合情合理和后半段“赵孤复仇”的动力不足。

  接生郎中和门客的改动其实是把程婴从“局内人”置换为“局外人”,这为传统意义上的“忠于主君”衍变为现代意义上的“忠于自己”做好了铺垫。程婴并非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牺牲自家孩子性命的准备,而是一步步被情势逼迫着踏上换子道路。电影刻画了程婴的懦弱和勇敢、不甘与挣扎,把小人物面对大环境迫力下的无奈与辛酸写得淋漓尽致。而个中所蕴含的真实的人性,以及小人物的平凡与伟大无疑达成了创作者试图“消解虚妄崇高”的价值观取向。

  但当程婴携赵孤入屠岸贾府成为门客之后,叙事的脚步被一种“该不该完整地以现代视角去重新诠释”的犹豫所羁绊。影片希图展示“不以仇恨为动力”的新视角,但在赵孤成长过程中再无渲染屠岸贾残忍之笔墨。对赵孤而言,屠岸贾对自己有的是父爱与恩情,而无嫉恨的可能。因此,程婴和屠岸贾的父子之爱,对赵孤来说,缺乏让他做出价值判断和情感取舍的充分理由,也无法使程婴对屠岸贾“以暴力消灭他人”的义愤转移到赵孤身上。如果这些切实发生在赵孤身边的温暖与父爱,依然敌不过发生在他存在记忆之前的血案,那么这种行为动机和价值取舍,其实相当不“现代”。(叶航)(京华时报)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