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局中人难解的悲剧命运

2010年12月06日10:15北京日报周南焱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为陈凯歌的老骥伏枥之作,《赵氏孤儿》颇为瞩目,这部改编自古典名著的电影,引发争议也并不奇怪。原著中的传统忠义精神,被陈凯歌巧妙地进行了现代改写,使之更符合今天的人性和价值观。这种改写确有其必要,也是影片拍摄的难处所在,稍有不慎即流之于大路货色。陈凯歌的成功之处在于改写的独具匠心,贴近当今的精神趣味,而其缺陷之处亦在于受当今时代所限,难以给《赵氏孤儿》更高级的解释。

影片的结构可用两个局来读解,第一个布局者为屠岸贾,第二个布局者为程婴。因为不能容忍赵家的轻蔑与侮辱,屠岸贾布置了一个报复赵家的局,这个局阴险毒辣,牵涉面甚广。赵家虽有飞扬跋扈之气,但罪不至于灭门,屠岸贾的举动无疑不符世道人心。其精心安排的这场阴谋,像中国历史上大部分宫廷政变那样,具有短、狠、快的特点,而影片也营造出这种节奏紧张的氛围。但屠岸贾的布局出了一点纰漏,因为韩厥的良知、程婴的善性,撕破了他编织的网络,救走了赵氏孤儿。为使布局不功亏一篑,屠岸贾遍搜赵孤,终究还是留下了后患。

程婴身为一介百姓,无意中被卷入了局中,无意中牺牲了自己的妻儿。在热血被点燃的情形下,他从被动变成主动,设计了一个报仇的局。这个局长达十五年,牵涉人物不过四人而已,而屠岸贾铲除了敌人,却因此树立了更大的仇人。影片的这后半部分最难改编,要维持这个局不遭半途破灭,程婴需长期呕心沥血。陈凯歌独具慧眼,没有把程婴描写成一个整天苦大仇深者,只是在日常中培养赵孤长大成人。而程婴还必须跟屠岸贾暗中较量,不能让赵孤的情感立场转移到后者身上,否则,他的布局将无以维系。

局中人的命运无一不是悲剧,一旦落入局中即无从逃避。在屠岸贾的局中,更多是血腥的杀戮,也因此种下了罪因,必将招致恶果。屠岸贾认为仁就是做一个好人,他想洗净双手不再视他人为敌人,却最终做不到,因为命运在他摔死程婴儿子的那刻就已注定。这个人物不会忏悔,没有赎罪意识,因而无法超脱程婴的布局。中国传统文化缺乏赎罪意识,陈凯歌也无法让他产生这种意识。赵孤的悲剧更是早已决定,程婴给了他一个阳光的童年,终不能隐瞒真相,而真相一旦说出,赵孤的幸福生涯即告颠覆。

有布局之时,必有破局之时。当赵孤最后挥剑刺屠岸贾,陈凯歌给出的理由是,其并非为赵家而是替程婴死去的儿子报仇。赵家灭门当属历史责任,影片并不在此纠缠,而将重心悬系于程婴儿子一命,这颇符当下尊重个体生命的人性价值观。这完全值得肯定,但影片也停留于此,浅尝辄止,没有做更深的追问。局中人的命运和性格悲剧,终未能像悲剧《俄狄浦斯王》、《哈姆雷特》那样,给我们以深刻的启悟。陈凯歌的悲剧论调,终究是个二流文艺作品的趣味论调,离真正的大师还有距离。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