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直击当代人的人格软肋

2010年12月06日11:19腾讯娱乐江小鱼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凯歌说自已“有一段时间我漂浮在空中,现在回到了地面上。”一向善于自我反思的陈凯歌导演这一次终于回归到了他最好的状态,从《赵氏孤儿》的境象里我们又看到了那个曾经充满激情和深沉思考的电影智者,他让自己慢慢沉静下来,于是他要表达的思想也分外清晰起来。

在一个月前,当我第一次看到刚剪出来的《赵氏孤儿》时,尽管特效、配音、音乐都还没有完成,但我依然被这部电影深深打动,被大至国人丧失已久的“信”及小到自已和父亲之间的成长纠结,都在电影中找到深切的共鸣。电影整体流畅,将2千多年前的日常生活文化氛围发挥到了极致。处处有铺垫,场场有伏笔,陈凯歌对《赵氏孤儿》可谓下足心血。

王国维评价《赵氏孤儿》:“即列于世界大悲剧之中,亦无愧也”蒋介石一生中看《赵氏孤儿》的戏,看过137次。这个故事之所以伟大,不仅是因为它的戏剧性,还在于它诠释了一个在人的一生中非常重要的品德,那就是承诺。

重承诺轻复仇是电影的主流价值观,电影《赵氏孤儿》的故事性很强,人物关系也很有趣。陈凯歌把主人公程婴塑造成了一个不计仇恨、大情大意的悲情英雄。在陈凯歌看来,有恐惧、有挣扎、有退缩的真实,才是程婴这个人物最可贵的地方。程婴的光芒固然是无法掩盖的,看似小人实则胸怀大义,影片本身更侧重于忠义,而在复仇这条线上,却是赋予了更为现代的表现手法。陈凯歌的想法是缜密的,影片的主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越了本身的含义,程婴不是没有恨,但如何完美的诠释出这非一般的恨,对导演来说确实是一道难题,陈凯歌做到了,并且这浓重的一笔正是影片的出彩之处,暴力是丑恶的,以善始更要以善终。

《赵氏孤儿》是很激烈的电影,《赵氏孤儿》让陈凯歌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爱恨情仇,国人价值观的上升亦是该片所要执意传达的讯息。一诺千金、一言九鼎,祖国的先人向来是把承诺当作生命看待的,这不仅是一种操守,更是一种价值观。这个故事中的每个人都信守着自己的承诺(包括屠岸贾),赵朔的妻子虽然是一介女流,却也兑现了自己对丈夫的承诺。

反观当下,这种所谓的价值观似乎已经消失殆尽,陈凯歌以“电影哲人”似的追问在程婴身上彰显了失落国人的曾经价值观,同时也是对我们当下毫无生机的国民人格的一种深刻批判。《赵氏孤儿》无疑又一次展示了特定的时期历史的延续性和变革性,对民族生存方式的思索已经在一个更为广阔的文化背景上认识社会、理解人生,对现实的审视跃入较高的哲理层次。

陈凯歌把《赵氏孤儿》称作是自己的反思之作。故事的前半部分是事,后面是情。只在说事可能不够,要把事和情结合在一起才算圆满。这个反思既夹带着许多个人经历,又浸润着对国产影片发展中的忧虑情绪。对于影片公映后的反响,陈凯歌坦言:“作为导演,首先不能贬低观众,要相信观众。不管有什么评价,我们都照单全收。”在当下这样一个以票房为最大化利益追求的电影市场,浮躁的环境中难能可贵地保持着艺术家的清醒与执着,在商业大潮袭来之时,陈凯歌仍旧坚守着自己的创作主旨,不随波逐流,这样的电影人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相对稀缺的电影公共知识分子。

电影结尾那恍然如梦的街市和街市中游走的寻找,注定会成为华人电影的经典画面。

对个体生命的尊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和进步,中国的历史是人类一切悲剧的总和,数千年的长夜是谁让一代又一代暗自落泪?在这一切悲剧的最大源头来自何方?是仇恨和伤害?还是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无动于衷?

这一切尽在无言的电影结局之中。

最后,尽管无意希望赵本山《大笑江湖》成为“赵氏票房孤儿”,但的确祝愿陈导这一次的诚意之作《赵氏孤儿》能够“大笑院线江湖”。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