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让子弹飞》专题 > 正文

《让子弹飞》幕后故事揭秘 姜文拍片气场强大

2010年12月06日11:22新闻晨报彭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让子弹飞》幕后故事揭秘 姜文拍片气场强大

周润发等了姜文四十多年

《让子弹飞》幕后故事揭秘 姜文拍片气场强大

葛优跟组辗转各地

《让子弹飞》幕后故事揭秘 姜文拍片气场强大

刘嘉玲评价姜文为人敏感

20世纪初,北洋军阀时期,南国鹅城,华洋混杂,苛捐杂税,官匪勾结,混战不断,一切都是那么荒诞不经。

为了讲个彼时发生在土匪、骗子、恶霸之间的故事,姜文“忽悠”来葛优、周润发等“十二罗汉”,召集父亲、弟弟等“自家人”,拉着制片人、投资人,在筹拍《让子弹飞》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显示出他强大的气场。

[台前]

葛优、周润发、刘嘉玲读姜文

善变:临场发剧纸,一条拍35遍

张牧之,姜文饰演,爱音乐,有才学,不愿“跪着挣钱”,遂落草为寇,劫富济贫,英雄故事四方传颂,成一代侠匪“张麻子”。马邦德,葛优饰演,握五城委任状,上任康城被劫,改而冒充是汤师爷,改去凶险之地鹅城,见风使舵施骗术,贪钱嗜财,误踩地雷而亡。黄四郎,周润发饰演,南国一霸,骄狂自大,接受过西方文化,时不时拽几句英文,终斗法败给张麻子,自家碉楼上引爆地雷炸死。

姜文、葛优、周润发三大主角“合谋”,估计很难再有。据介绍,在剧本未定稿的情况下,姜文给周润发、葛优手写了封信,邀约出演。姜文和葛优曾经在十年以前的《秦颂》中有过一次合作,《让子弹飞》剧本送达后,姜文发了个短信过去,就一个“?”,葛优回一字“妥”,事情就成了。葛优介绍,最早他属意的角色是黄四郎,后来姜文说服了他,“黄四郎有意思,还有点霸道的劲儿,我有时候想演点霸道的戏。后来姜文和我说,说你要是演黄四郎,谁来演马邦德啊,周润发演似乎的确有点不合适。我想想,也对,那还是听导演的呗”。

拍戏过程中,葛优几乎全程跟着剧组辗转北京、广东开平等地,哪怕没他的戏也呆着,令姜文很是感动。他印象深的一场戏,是开场时火车翻进水里,自己就在水里泡着,“第一次拍,泡水里泡了有三个多小时,水箱漏水,水都进来了。后来就那边烧开水,用管子往里打,加热”。“鸿门宴”那场戏,姜文折腾了35遍,“摄影机不是太好拍,有点麻烦,所以演得变数比较多。那场戏(‘鸿门宴’)我算过,我演了35遍,姜文也是想在后期剪的时候素材多一些,翻来覆去地拍”。拍他和刘嘉玲之间的情欲戏时,姜文亲自示范,“但是他示范时,我想想,他躺在那儿,当自己是刘嘉玲呢,还是我?我都记不住了,反正挺逗的”。与姜文合作过的演员们几乎都知道,姜文是个非常非常喜欢拍很多遍的导演,对葛优也不例外。

《让子弹飞》是周润发第一次和姜文、葛优合作。周润发称,自己早在美国好莱坞闯荡期间,就曾看过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种力量感和幽默感一直让他难忘。周润发表示,自己为了这样一个机会,足足等了四十多年,所以很爽快地应承下来,“黄四郎在这个戏里头给姜文和葛老爷很大的压力,反过来他们也给我很多压力,他们要骗我的钱,我必须把我的钱财都保护得很好,所以我就要去想不同的方法,不让外面的人将我的家财骗走,所以在公在私,我都应该对着他们两个人干”。不过,最令周润发头疼的是剧本。在姜文的要求下,剧本本来就改了很多遍,临场又有变动,这时往往是危笑、郭俊立等编剧当中间人,拿着姜文临时变动的“剧纸”连哄带骗地以拙劣方式和周润发演一遍。危笑等编剧纷纷表示,周润发有非常严谨的工作习惯,还得做国语台词对白的功课,“你现场给他剧纸,对他来说,他做的所有功课就黄了。把汉字一个一个字念清楚,稍微多一个字少一个字,语气就完全不一样。他得找他专门的一个普通话老师,一字一句地推敲起来,而这个时刻其实现场已经在布光,等着他要拍了”。

刘嘉玲是经张叔平推荐入组的,出演县长夫人,风情万种,被乱枪射死在床上。刘嘉玲介绍,当时华表奖上恰好和姜文一起颁奖,就聊起张叔平,听说《让子弹飞》要去广东拍,梁朝伟主演的《一代宗师》也在那拍,“我说有空去探你们的班,他说好啊,就这样,可能就是这么一闪,他觉得我挺适合演这个角色的”。姜文原本和张曼玉、巩俐等都聊过这个角色,“如果巩俐和张曼玉来演我这个角色,肯定会出来不同的味道。我觉得像我们这样一个阶段的女人,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鲜明的魅力和个性。我肯定不会比较,观众可以”。她评价姜文是一个生活经验丰富的导演,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你从他的对白后面,或者是一些配乐,可以看到很多很有层次的东西。他在现场,基本还是挺疼演员,可能因为他是演员出身”。刘嘉玲介绍,那场青石岭落水的戏,本该喊停,姜文却迟迟没有,“我们又不缺胶卷,如果演员有戏的话,他可以让你尽量发挥”。她认为,三位男主角的演技不需要比较,“每个人出来都是不同的分量”。

“自家人”读姜文

私心:老爸看监视,小弟来救场

姜文的电影中,总会让“自家人”上阵。《太阳照常升起》时,姜文不惜让自己两个月大的儿子在冬天的铁轨上挨冻。《让子弹飞》,弟弟姜武、妻子周韵戏分不少,老爸也客串了好几场戏。片中副导演、制片人等都有客串,群众演员也几乎都是剧组的人。姜文爸爸在《鬼子来了》中就有出演,只是姜文大剪一挥给剪了,这次《让子弹飞》保留了三个镜头;拍“鸿门宴”戏分时,姜文老爸还帮忙看监视器。而正在拍《金婚2》的周韵,也被姜文拖过来。

武举人,姜武饰演,黄四郎家将,仗势骄横,与胡万演双簧逼死小六,在民众群攻黄四郎家时,见风使舵地反水,任何时候都活得不错。最初,姜文给该角色找的是另一个演员,该演员变卦,临时找姜武来救场。姜武回忆,自己和哥哥还是在《鬼子来了》中合作过,当时自己因接演《洗澡》,放弃演主角机会,而是和编剧述平演匪兵甲乙。这次,自己正拍完一戏回家,收到姜文短信,两字:“嘛呢”,他也回两字“家呢”;第二天晚上,姜文又短信:“胡子还在吗?”姜武回了个“在”,“其实那天刚把胡子刮完了”。又隔一天,姜文再短信:“给我演一角色吧?”姜武回“妥”,“一天以后就没消息了。我赶紧给哥哥发了个信息,‘那给我看看剧本啊,我演谁啊?’‘好,马上把剧本给你送过去。’就这样”。当时给他做的人物造型相当粗犷,简直都认不出人来。

张默读姜文

自我:赶了三小时,聊了一分钟

小六,张默饰演,张麻子干儿子,直性子,被激得当堂挖肠,只为证明自己只喝了一碗凉粉。

张默回忆,自己此前只见了姜文两次,一次在成都看《阳光灿烂的日子》,由妈妈带着要了个签名;第二次见是在父亲张国立的剧组里当场工,看到姜文赤裸上身,穿一双橡树皮包着的鞋。

张默介绍,当时自己正在腾冲拍戏,收到经纪人电话,说是姜文可能要约见,“我记得当时的飞机在昆明的半空多飞了半个小时,因为降不下去,气流太大,腾冲那边气流也很大,我当时想不会吧,我刚要跟我最喜欢的人合作就要死了。下了飞机,我很庆幸还活着,而且坚信这个戏我一定会上”。后来姜文副导演说要录一个视频,张默特意请假借了个DV摆弄,说了对导演的崇拜,“寄到北京,我的经纪人告诉我这个带子是空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是空的。心情挺差”。再过段时间,张默接到电话,从中山打车三个小时到广州,见姜文一面,“很兴奋,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跟导演聊,结果导演只跟我聊了一分钟就让我走了”。姜文临时更改计划,让人扑空,估计很多人都深有体会。

陈坤读姜文

“洁癖”:十万尺胶片,顷刻间就抛

胡万,陈坤饰演,黄四郎家将,阴邪狠毒,对张麻子有点崇拜。

陈坤觉得,姜文具有把粉丝变成自己的人的领导气质,“我见到导演的时候,导演班子也就搭得差不多了,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有角色了。我跟导演见面是基于一个崇拜,一起吃饭时我就说,导演您能不能让我演一个角色呀?其实当时我的意思是说下部戏找我吧。我见过很多导演,说我很想上您的戏,很多人会把这当作很表面的话。但姜文导演很真实地接受我这个要求,他说好。第二天他就给我发信息了。他把一个很欣赏很尊重他的年轻人,真正变成他团队里的一个人。昨天离得还很远,今天已经是团队里的人。在这一点,他很有领导意识,在整个拍摄过程我也能很强烈地感受到他的领导气场”。

很多人反映,姜文有种“洁癖”,也可以说成一种难缠。陈坤说了和张默在讲茶大堂的那段戏,说明姜文的坚持,“我们改了很多次,之前也拍了一天,差不多花了十万尺的胶片。过了一两天,导演说再来一次。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把十万尺胶片扔掉,重新拍这场戏”。2009年底,陈坤在泥水里躺了整整三个小时,“冻得直哆嗦”拍了场死亡戏;今年9月,完成粗剪后的姜文觉得陈坤死亡的特写闭着眼睛,又要求陈坤再来“补拍”了一场,前后“曝尸”三回。

此外,廖凡、胡明等很多演员都对姜文的鼓励方式印象深刻,往往第一场戏结束,姜文都会猛烈鼓掌、赞扬,把他们哄得很开心,然后说“再来一条”。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