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一次改编 半程好戏

2010年12月06日11:31解放日报施晨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讯 (记者 施晨露)国内电影票房今年要达百亿大关,12月上映的贺岁大片身负重任,打“头炮”的陈凯歌作品《赵氏孤儿》前天起已与观众见面。

《赵氏孤儿》故事源自传统戏剧文学经典,十足文艺片底子;演员阵容云集葛优王学圻黄晓明、范冰冰、张丰毅、海清等一线明星,古装华美戏服、战场刀光剑影一个不缺,商业大片的野心毋庸置疑。对陈凯歌来说,要把家喻户晓之经典变成真金白银之票房,如何填平商业目标与艺术追求、当代理解与传统故事之间的隙缝?可算是大课题。

改编期望符合当代常识

从《左传》《史记》,到元代纪君祥作杂剧《冤报冤赵氏孤儿》、法国大文豪伏尔泰撰《中国孤儿》,“赵氏孤儿”的故事经过历次演绎已成经典。电影《赵氏孤儿》基本延续了经典叙事的框架,但在细节作出了重要改编。电影中,以亲生儿子换取“赵氏孤儿”性命的程婴,身份被处理为一名市井郎中,无意中卷入大事件,而非经典叙事中的赵氏门客,“换子”乃出于“忠义”。对此,陈凯歌解释:“过去戏里说,程婴大义凛然把自己孩子献出去,不仅违反常识,也违反人性和人伦。如果说程婴是个英雄,上来就伟大,不太可信。今天是一个平民时代。我们做剧本做了一年半,就是让它回到常识上来。 ”

半程好戏剧情后续乏力

相比传统叙事,电影中的程婴应该说是一个更能被现代人理解的人物。基于传统价值观,程婴的“忠义”选择虽然艰难也并非不可理解,但若将这样一个故事放在当下,对于大多数现代观众而言,如此主动选择几乎是不可信的。于是,电影通过一系列情节设计,将主动的“调包计”变为小人物在命运漩涡下的无奈选择,只是当葛优饰演的程婴做出一个又一个现代人能够理解的选择后,命运的车轮还是将他碾在了不能自主的尘土之中。

基于以上改编,《赵氏孤儿》前半程颇为扣人心弦,谋杀、政变、搜孤、救孤段落剧情紧凑,尽管故事结局没有悬念,但人物命运和故事走向仍然令人揪心。可惜的是,当故事情节发展到下一阶段“复仇”后,电影剧力明显松弛。被迫卷入大事件的小人物程婴为何执意要以最复杂的方式——让“孤儿”在仇人屠岸贾身边长大——进行“复仇”,电影没有给出足够理据,“复仇”戏的演绎却给人以葛优饰演的程婴、黄晓明饰演的韩厥与王学圻饰演的屠岸贾争夺“孤儿”控制权的“家庭”伦理肥皂剧之感。

是谁“导演”了半程好戏

因为当年一部《霸王别姬》荡气回肠,观众对于陈凯歌作品多少怀揣期待。从《无极》跌入谷底,《梅兰芳》挽回几分颜面,到如今《赵氏孤儿》,陈凯歌的商业大片路从票房来看应算稳步前进,但若说超越《霸王别姬》,似乎还不太现实。

为何好戏只有半程?传统经典“变身”商业大片,瞄准的当然是高票房,是否也反过来被“卖座”所困?要“卖座”,就不能太深沉严肃,要“娱乐”,就放弃追问终极意义。要“卖座”,就要有全明星阵容,太帅的黄晓明虽然划破左眼,仍不时给人出戏之感,“与葛优对戏好像夫妻”的戏言成真,话题性可能帮助提升票房热度,只是这样的“娱乐性”就成了瑕疵。 《赵氏孤儿》的半程好戏,也许并非单部影片的得或失,而是这个以百亿为目标的票房时代恰如其分的大片写照。

(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