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已无是非对错,然我欲罢不能

2010年12月10日11:06腾讯娱乐白胖饺子我要评论(0)
字号:T|T

总有些电影,让人看过之后写评论毫不费力一气呵成,这并不是什么文思灵感的缘故,不过是借自己之手,说了电影让你看到的意思而已。

开宗明义的说,赵氏孤儿是一部好电影,好到终于可以让我写出一篇不吝溢美的评论,让我有机会证明一下,在下并非只有在批评国产电影的时候才笔走龙蛇,证明在表扬我认为优秀的国产影片时,一样毫无羞涩。虽然它依然有瑕疵,但是其对电影的伤害程度也仅止步于让人叹息没能锦上添花更进一步而已。而比起近年来的国内作品,基本就是一家掌门与江湖卖艺之间的差距了,这还不算那些顶着大师帽子却没艺可卖只卖身卖笑卖大力丸的。由衷的说,这片子就是拿出国门也绝不逊色。

故事,剧本,演员,台词,镜头,配乐,结构,叙事手法这里面能做好六项基本就可以说难得了,而赵氏孤儿基本都做的不错,故事出彩,剧本扎实,演技精湛,台词精妙,镜头娴熟,配乐到位,结构紧致,叙事手法稳妥,除此之外,还给出了一个好的立意。私以为,看电影如写文章,最重立意,立意对格局层次的高下有着不可否认的决定性作用。赵氏孤儿的立意虽高,但是却又做到了利于现代解读的平衡,它舍弃了对原著中忠义节烈大道理式的表述,代之以偶然机遇下人性的选择,以及这种选择所导致的惨烈后果。电影本身层次分明,张弛得当,冲突场面疾风骤雨,铺垫过程别有韵味,集人性多面于一身,且每个角度都值得回味并且值得长评,真正做到了神动于内而形于外。陈凯歌这次不但没有让人失望,反而因为放低身段而带来了异样的惊喜。

从开场就可以看出赵氏遭遇灭门不但难以归咎于屠岸贾无端嫉恨暴戾生变,甚至能感受到其狠辣行为背后颇有些身不由己先发制人的无奈,这就让影片剥离了传统的价值判断,既然没有了绝对的正邪忠奸,那么悲剧色彩就可以更好地把每个人都笼罩其中,故事的张力就有了源泉。由政治法则和阴差阳错交汇而成的仇恨意志,将三个人都推上了悲剧的境地。

如果说每个人都注定要饱受煎熬,那么程婴一定是最为难过的一个。在矢志报仇要敌人生不如死的同时,他已经先走一步置身其中了,而且这一走就是十五年。初时的他,有的大概还只是因为丧子之痛和公孙之死这两件事对他所产生的心灵冲击而衍生出的仇恨(托孤大义还谈不上,电影中所表现出的最多是初时的恻隐之心,以及对逝者承诺的压力,按照他本来的计划,只是把孩子交给公孙就完事了,以后概不负责),也正是这种仇恨才让他制定了委身仇敌卧薪尝胆的报复大计,施展一场极端的精神暴力。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和岁月的流逝,更多新的问题随之产生。如果注意的话,不难发现他对孩子的爱强于因为复仇必要而产生的对孩子的控制,他一边口口声声复仇,一边却在夜谈时并不避开这个孩子。从他担心孩子泄密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是自信对孩子有绝对的控制才做出此类冒险的行为。他明知道复仇需要绝对的控制和潜藏,却又留下如此破绽。但是从最后那有些摇摆不定的最终摊牌来看,貌似多少有点像愧对自己深爱的孩子的心理代偿。他对孩子视如己出,深爱着这个孩子,但是又不得不为了报仇而毁掉这个孩子的一生,纵然有这是赵家的孩子有义务为赵家报仇的逻辑支撑,但是从后来闭口不提庄姬的嘱托而看,谁又敢说自己没有点私心。然而眼看着事态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安排的结局,心下却已不复当初的坚决和狠劲。更像是陷入了一种空洞迷惘的心理误区:因为这一件事坚持了这么久,所以必须要做完。然而事实却是,直到最后的刺杀,他都没能摆脱自己心理上的困境,颇有一种难以决定索性顺其自然的意思(他和韩厥多次的对话,对于剧情的推动实际意义并不大,比起让观众明了其报仇的决心,更像是自己给自己的提醒和打气。还有就是在初次告诉孩子身世的时候,面对孩子的不相信,他也并没有努力证明下去,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这没人信,就任由韩厥去代劳,这对一个蛰伏十五年决意报复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最后的上场更足以说明此时在他的心里,能否杀了屠岸贾已经不重要了。或许一切就是如台词所说,“告诉他这孩子是谁,我是谁”,这已经足以让屠岸贾痛苦一辈子了)。如果不是同样纠结的屠岸贾推了一把,这场刺杀会不会来,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何时到来,都是个未知数。也幸好有屠岸贾这样一个够分量的对手,才能帮助程婴完成这个他苦心孤诣设计的这个十五年的局,如果说一开始程婴就从精神上毁灭了敌人,孩子和自己,那么最终帮助他从现实角度完成计划的却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惺惺相惜,而是因为屠岸贾同样陷入了一种纠结的情感。

整个影片中,屠岸贾的悲剧色彩并不比程婴逊色,高层斗争波谲云诡,稍不注意就身败名裂,晋王的轻慢挑衅和赵家的羞辱逼人迫使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赵家之所以遭受屠戮,并非是因为宅心仁厚,只是过于轻敌傲慢的缘故,如再假以时日,遭受灭门惨祸的可能就是屠岸贾了。屠岸贾的悲剧根源就在于为了自保,而不得不先做恶人,却又偏偏赵氏孤儿命不该绝,最终还是只得端起这杯陈年苦酒一饮而尽。比起程婴,他对孩子的感情更为纯粹一些,程婴是养身同时磨剑,而屠岸贾则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倾其心血将孩子培养成了一个男人,他不断磨练孩子的品格心性,传授孩子价值观念,终于将孩子塑造成了自己满意的样子。很容易看出来,孩子的信念立场更为偏向屠岸贾,正如程婴所料,相亲相爱,情同父子。也正因如此,屠岸贾这位饱经风浪的政治大鳄在洞察真相后才会一再留情,才会因为孩子的一声呼救就动摇决心提缰救子。他不像程婴一般在15年中日夜辗转,但是作为一名翻云覆雨的权谋人物,这种陷身爱恨泥沼的痛苦丝毫也不会少(后来他故意暗示孩子其赵氏孤儿的身份,也很耐人寻味,或许是他也没有更好的解决之道,或许是也想看看这个孩子会不会真的舍得对自己动手)。面对孩子的寻仇,他却挥手放他们远走高飞。即使在最后的白刃相搏中,面对孩子的招招夺命,他却还是处处手下留情。直到最后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命丧义子之手(这里有个细节很有意思,就是他说了不再让步,这很符合一个枭雄的本色,然而随即却被以巧合的方式杀掉了,让人不知道他究竟是痛苦到无谓生死有意寻求解脱,还是真的心神不定才会战败身死。在中剑之后,他并没有特别的惊愕或者不甘。而那一剑刺向程婴,或许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复仇,因为这件事从头到尾,他实在没有理由去恨这个孩子,如果要说有什么该恨的人,也只有程婴了)。

比起这两位,孩子的悲剧虽然生来注定,但真正的降临却是从他知悉身世那一刻开始,直至刺杀完毕达到高潮。如果说程婴和屠岸贾在死亡的同时也得到了解脱,那么他的悲剧则刚刚揭开。在整个过程中,他的悲哀就在于这两个人都爱他,可也正是这两个人亲手毁灭了他。一个造下了前因,一个种出了后果。他像程婴和屠岸贾一样,从此要背负起大爱大恨的十字架孤独远走,往事如梦,前路渺茫。(最后他面对屠岸贾时,选了一个为程婴报仇的语言理由,由于剧中没有辅以灭门之仇的情感灌输和不报此仇难以为人的风气侧写,这样的安排更显韵味,不过这位少年演员还是演技嫩了点,这是句很好的台词,足以动人心魄,可惜他没能发挥出来)

本来是大人之间的恩怨,孩子只是利器,然而这柄利器,却不知不觉把一切都改变了,敌人的生死对程婴已经不重要,屠岸贾也不在坚持斩草除根,所有的坚定都因为与孩子的情感纠葛而发生了改变和动摇。自己也不再是那个自以为绝对不会改变的自己。谁也不能埋怨,谁也不能责怪,一切仿若程婴所说。

这就是命。

已无是非对错,然我欲罢不能。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