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葛优否认收到观众情信 称《赵氏孤儿》难拿奖

2010年12月13日03:31广州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葛优否认收到观众情信 称《赵氏孤儿》难拿奖

葛优

广州日报12月13日报道 演完《赵氏孤儿》能拿遍所有影帝?12月11日,葛优在广州接受记者专访时大笑畅谈影帝事,觉得最后肯定因为评委的逆反心理什么都拿不到。谈起跟姜文的比较,葛优格外谦虚,认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冯小刚的戏他就更合适,但他也认同,就事实来说,他的路子“还宽一些”。

尽管12月的电影院里铺天盖地都是这位平民影帝的作品,观众能天天见到他,但他自我感觉没什么女人缘,“那得有人扑上来呀”。《让子弹飞》试映场之后,10个女观众里有6个半都喜欢葛大爷,而不是发哥和姜文。从记者这里听了这个段子后,葛优连忙按住胸口说:“冷静、冷静!”

“真没想到。”葛优坚持认为,自己是习惯“人多时溜边走”这么一个低调的人,没准你就能在他来回祖国大地到处宣传他的3部贺岁片的火车上碰到他,他会跟你聊天。

谈荣誉: 《赵孤》能拿遍所有奖?最后往往不是这样

广州日报:你当年拿戛纳影帝的时候,觉得自己拿了大奖,有点兴奋过度?

葛优(笑):拿戛纳影帝的时候,觉得自己拿了一大奖,接下来该演什么呀。然后说,这得跟人要多少钱啊?这些都想过。其实没人找,也不是很快就有人来找。

广州日报:现在不会了吧?我们都觉得《赵氏孤儿》特别能拿奖。

葛优:哦,你看到没有,往往最后(不是这样)。有人说你演完这《赵孤》能拿遍所有影帝,我告诉你,这东西要是传到评委耳朵里面去了,那可就是“孙子哎,我就不给你”,他有可能逆反心理。现在再拿奖,那倒不会想什么了。现在干的这事,人说你钱挣够了吧,不是为了钱在拍戏了吧,确实不是。那为什么还干呢?喜欢这行当,喜欢演员这职业。

广州日报:你现在还有什么最想演的角色吗?

葛优:这问题经常被问到,我也说不出来。现在在演的这些戏,人物都挺有意思,挺有主意的,有点小坏的,比如我在冯小刚电影里,人看上去就挺完整这样一个人物,比较生动。有时看到一些剧本,老有这感觉:这人是人吗?一看这台词就不行,没法弄。

广州日报:姜文说他这几年不当演员当导演,是因为没碰到好的故事和角色,为什么你老是可以碰到好的角色?

葛优:这个我们要具体分析。冯小刚的戏肯定有意思,怎么没找姜文去?因为他肯定不合适,可能我更合适,或者说小刚就是按我去写的。这角色往往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但又高于生活,比生活中好玩。我碰上的小刚的这些戏,挺神的。

广州日报:其实是不是你适合演的角色的范围挺宽的?

葛优:我觉得我还行。就是说就事实来说嗬,我演过的这些戏,路子还宽一些吧。最早我演戏大多不是喜剧。《顽主》是喜剧;但我又演过《代号美洲豹》,正剧里的反面人物,还有《黄河谣》,都不是喜剧。

谈姜文: 他知道怎么让演员舒坦 跟他合作是明爽不是暗爽

广州日报:三部影片撞到一起上映会不会出现尴尬,比如宣传时不得不在这导演面前提到另外两位导演的片子?

葛优:记者一般都问哪个片子好,我都说三个片子都好,不好说哪个(不好)。其实心里有数,但就是不能说呀。

广州日报:你说过,以后不能老干这事儿了。但怎么避免呢?

葛优:以后不会有这事儿发生了。一个是审美疲劳,这事儿不好;一个是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了。一开始这戏(《让子弹飞》)也没说这时候演,都说十·一档呢,特明确的。人家说这回我自己跟自己打,这事,也不好。

广州日报:最初你想演周润发的角色反派黄四郎,后来被姜文导演劝住了,现在你后悔吗?

葛优:咳,不是真想演。我只是一个愿望,我就问了一下。看完剧本之后,我知道我演马邦德合适,(周润发)那个呢,我觉得我也能演,不过你要是说这种组合吧,当然是发哥最合适。这就跟当年的《没完没了》似的,我想演傅彪那个角色,他们说这个你能演,但你那个(角色)就不好选(演员)了。

广州日报:《让子弹飞》哪场戏你觉得演得最好?

葛优:鸿门宴不错吧。如果我说哪句台词演得好,别人会说你沾沾自喜。我们那天看首映的时候,也没想到有那么多笑的地方。主创都在场,是不是观众也有捧面儿的意思嗬?

广州日报:有记者在微博上说,你这次离开冯小刚跟姜文合作,就像出轨一样,暗爽。

葛优:用不着暗爽,明爽。姜文他是演员出身,他知道怎么让演员舒坦,在他这儿比较明显。到哪儿他都是这样,有个屋子就支个床,让你休息好,“葛老”、“葛老”叫着,一般叫葛老这得七八十岁,但他就这样叫着。

广州日报:有没有感觉姜文在电影里很自恋,永远用最帅的角度拍自己?

葛优:不敢说,不敢说。但这是戏啊,他扮演的人物很英雄,我演得有点像小丑,这都是人物,演员在扮演人物,没什么,也无所谓。我爸演汉奸呢那时候。

谈观众缘: 没接过情信也没听过尖叫

广州日报:大家感觉你生活中也会是很好笑的一个人。

葛优:其实我不是。都是角色帮的忙,我生活中没电影里那么贫。演员演的是别人,我自己不行,我演别人,可以。如果要让我到哪个场合当主持人,我肯定不行,但在《非诚勿扰2》里让我主持一个离婚典礼,演秦奋的时候就可以。

广州日报: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女人缘?

葛优:我没有。因为确实没有接到过什么信啊这个那个的。到哪儿都有尖叫?也没有,可能没给钱吧。我听说好多尖叫是花钱的,你们调查过这事儿吗?

广州日报:但试映场之后,有人说爱死葛大爷了。

葛优:哎哟,但没人表现,我也没碰到啊。那得有人扑上来呀。

广州日报:如果有人对你尖叫那绝对是真心。

葛优:我这个倒可能是,因为没听说有谁组织这事儿啊。

广州日报:你到哪儿都坐火车,在火车上干吗呢?

葛优:打打电话,弄弄短信,听点小曲儿,看几个字儿,看个杂志什么的,跟车上陌生人聊天。什么都聊,比如我会问人,你为什么不坐飞机。

这次我来的时候问了两个人,一个说还是愿意坐火车,不得已才坐飞机,有一个人特逗,说他家挨火车站特近,挨火车站近跟坐飞机没什么关系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