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命运建筑师》引关注 林奕华张艾嘉演都市童话

2010年12月13日08:00广州日报龙迎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命运建筑师》引关注 林奕华张艾嘉演都市童话

李心洁与角色融为一体

《命运建筑师》引关注 林奕华张艾嘉演都市童话

剧照

12月11日~12日晚,林奕华导演和张艾嘉编剧的《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在广州大剧院演出,第一晚是包场,到场的是建筑设计师和地产商,第二场是零售票,广州大剧院的上座率竟然达到了八成。一个时尚杂志的女编辑环视全场后说:“全城的文艺女青年应该都来了吧。”此话并无夸张,到来的当然不止文艺女青年,准确地说应是“全城文艺青年”。令人吃惊的是,《远大前程》在国内北京、上海、重庆、深圳及广州的巡演几乎无一例外都有赞助或包场,一场话剧能够引发建筑界和地产界业内人士的关注,也算是艺术与现实最大程度的结合,这一点,除林奕华、张艾嘉的号召力外,《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跟建筑相关的主题,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观剧手记

表达控制

不够节制

林奕华的每一部剧,都在3个小时以上,前晚的《远大前程》也不例外。剧本的叙述格调是一个方面,张艾嘉太喜欢娓娓道来,仿佛要让每一种情绪,都彻底弥漫、笼罩在观众心头,才算成功。而且这部剧如同生活流本身,无论是戏剧语言,还是舞台设计,都没有太强烈的现代戏剧的感觉,因而没有戏剧高潮,这使得叙述本身已觉拖沓;加上演员在演出过程中节奏的控制不力,因而自“宝贝”重回到与小鬼的那一幕开始,就难免显得冗长和涣散。这是《远大前程》的弱点。

这让我想起莫言对自己青年时代作品的检讨,被问及他早期的作品何以被批“屎尿横流”的时候,他回答说,以现在的他来看,年轻时的自己,未免不够节制,炫技的虚荣心,使得他的作品枝蔓横生。余华也一样,他坦承,50万字的《兄弟》(电影版 美国电视版 美国电影版)犹如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因为在那之前被问及何以《活着》等作品如此惜字如金的时候,他说过长篇小说不要超过10万字的宣言。艺术家是对世界说话的人,节制,是对职业和聆听者的尊重。他们需要说那么多,而观众又真的需要听那么多吗?

观剧

深刻的洞察:

王耀庆和李心洁的演绎

这个找寻幸福的故事,真切得如同每天都在上演的生活:小鬼期望中彩票;摩西富有却被工作奴役;“宝贝”幻灭后找到平凡和坚定的爱。

这就如同平凡的我们关乎命运的“远大前程”设计,其实从来都没有实现过,落到最后,也就只能怀揣理想,脚踏现实而已。

也许在写剧本之初,张艾嘉就是照着李心洁来写的。大眼睛的“宝贝”,感性的同时也是知性的,脆弱又坚定。李心洁将角色演绎得如同与自己无法分身的孪生姐妹,令人深信那一个对爱绝望又对爱仍存幻想,到最后找到幸福的女子,就应该是这样的。

她的声音很平静,不像个别的话剧演员,硬要扯着嗓子让所有人听见,也不尖锐到令人疲倦,剧中有一段歌曲的清唱,歌手出身的她唱得很好听。

王耀庆在《生活与生存》中的表演已经令人惊讶,这一次,他成了这出话剧的另一个灵魂人物。小鬼的尊严、无奈,以及对彩票的热衷,那一个窝囊的男人,在他微躬着身子的肢体设计和油腻腻的发型里,在他玩世不恭而内心依然会痛的语调里,复活为一个真实的生命,以至于你会忘却,这个演员,原本是如何的潇洒帅气。

剧情

命运建筑师:都市现实与梦想的纠结

《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是林奕华内地“都市三部曲”之一。同样出自张艾嘉的手笔,《远大前程》较之《生活与生存》的冷酷更为温暖。

《远大前程》是一个女性视角的剧本,关注的焦点是女性的幸福与爱情。幸福的标准有很多外在的指标,宽敞的房子、漂亮的衣服、完美的婚姻、爱你的丈夫,这一切,都是女主角“宝贝”所缺乏的。与她蜗居五年的男友小鬼,和她一样是个三流演员。在生活重压下,怀揣着发财梦的小鬼,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彩票中奖上。一场小产更加加剧了“宝贝”的幻灭感,就在此时,她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工作机会——为著名建筑师摩西雇佣,扮演他怀孕3个月的太太,工作狂摩西灵感枯竭,希望能从女性身上获得。“宝贝”搬离了小鬼。在与摩西的最初相处中,她一度以为摩西就是她要找的幸福。但慢慢地,她迷惑了,因为她只是一个扮演者而并非摩西真正的妻子。摩西从来都没有真正倾听过她的声音。这时候,家族遗传的视网膜脱落使她面临着失明的危险。在爱和健康的双重失落下,一个平凡踏实的眼科医生,最终成了她的丈夫。失明后的宝贝虽然看不见了,内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澄明和安宁……

(文/本报记者 龙迎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steph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