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依旧被争议的陈凯歌

2010年12月13日09:43腾讯娱乐曾念群我要评论(0)
字号:T|T

据说陈凯歌变了,变得更加宽怀,这让我对《赵氏孤儿》又增添了一份期待。作为导演,固执是把双刃剑,而对于有才华的导演,宽怀也是双刃剑。固执可以让导演有所坚持,且可能无法自拔,宽怀有利于海纳百川,却可能迷失了自我。

今晚吃饭刚听说一个不算段子的段子,话说越来越多的声音为《无极》平反,整得现在招聘编剧时,是否喜欢《无极》成为考核的第一标准,回答不喜欢的走人,回答喜欢的录用之。宋某人的这个段子有点夸张,不同的年份对事件评判的基准不同却是事实,就比如《史记》里的“赵氏孤儿”,十几年前被灭得只剩了一孤儿死里逃生,十几年后又复仇平反,恢复了世袭封邑。

范冰冰 海清都挺顺溜,海清更加受益

很难说范冰冰和海清谁是第一女主角,就知名度而言,不论是现实中的范冰冰还是史籍中的庄姬,来头都要盖过海清或者民医程婴之妻。从故事的功能上讲,二者在故事中都是母亲,都充分地显现出母爱本性的一面,也是陈凯歌版《赵氏孤儿》中最最顺溜的两个人物。

范冰冰饰演的庄姬乃公主之躯,虽嫁入赵家为赵朔之妻,仍可保在赵家灭门劫难中不死,然而她却死了,不是以公主的身份,也不是以赵妻的身份,而是以一位新生儿母亲的身份,目的在于拖延仇家,为程婴带着赵家独苗逃生争取时间。庄姬的角色表演上并没有什么难度,范冰冰只要不掉她公主的贵介份,这个人物就垮塌不了。庄姬是个来去匆匆的苦命女人,高潮戏来得很早,去得也很快,跟程婴交代完“托孤”就拜拜了。

从剧情上讲,海清更加女主角,这不仅因为身为男一号程婴之妻,而是在于角色本身的使命。海清饰演民妇程婴妻并不美丽,也不够聪明,甚至连名字都没留下,她比庄姬复杂得多,是个纠结的人物。同样是以一位新生儿母亲的身份登场,程婴妻骨子里更是一介草民,民妇的小私心一直在隐隐作怪,她稀里糊涂被丈夫卷进了这场政治的游戏里,在时局的大浪中本能地扑腾了几下就被残酷地吞没了。她一点都不崇高,当屠岸贾全城搜索婴儿,孤儿赵武被官兵从她手中抱走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挣扎,甚至还暗暗庆幸,要不是当时怀里抱着赵武,被抢走的孩子就将是她的儿子。当公孙杵臼设计说能带她和儿子出城时,她信了而且从了;出城未果,她不顾丈夫的叮嘱主动向公孙许臼供出怀里抱着的是自己的儿子,并如实道明孤儿赵武已被官兵带走;被藏在公孙许臼夹墙遭遇屠岸贾搜索时,她也没有足够的智商去看穿公孙许臼设的局,惊惶的她甚至还忘记了丈夫行前叮嘱她给孩子吃下能够不出哭声的药,失去了可以躲过搜索的机会;当儿子被屠岸贾摔死,她又本能地提起了刀剑,结果被士兵一剑刺死。

庄姬护犊情深死于自杀,这使得这一人物焕发出母爱的光辉,这一光辉打动了屠岸贾亲信韩厥,使他不顾自己指责放过新生孤儿一马,这一光辉也触动了惶惑不安的程婴,使他稀里糊涂承担起了“临终托孤”的义举。程婴妻护犊情深死于他杀,她的死除了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并没有什么光环可以佩戴,这个人物甚至令看客们还略感憋屈:她应该更加大义,而不该如此处处留有私心,她应该更加沉着冷静,而不该惊惶失措暴露藏身。而一个高明的导演是不会容许人物使命重复的,同样是母亲,在海清身上没必要重复范冰冰的笔墨——陈凯歌给了海清一个绝好的机会,这样一个复杂而平凡的母亲,其实远比范冰冰饰演的庄姬富有挑战性。

尽管海清角色毫不突兀地埋藏在了男人戏里,但可以预言海清将是《赵氏孤儿》最大的受益者,理由说来也很简单。葛优和张丰毅已在高位,不必借陈凯歌之手博取太多;赵文卓和范冰冰纯属过场人物,角色上的空间有限;老戏骨王学圻已然被推上了神坛,《十月围城》和《剑雨》之后就等着挨枪了;只有海清算是大屏幕的生面孔,在电视圈火爆的她正需要一部大导演的大片实现她的飞跃。程婴妻角色虽不是爆发式的人物,海清完成得却是不凸不跳游刃有余,能让所有的制片人和导演都见识到海清在大屏幕上的可塑性。

黄晓明有突破,角色功能被严重弱化

方才没说黄晓明,只是因为要另取段落。看完《赵氏孤儿》出来,就接到朋友刺探黄晓明表现的电话,这个问题不难回答。简单说,黄晓明完成了导演交给他的使命,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他甚至跟导演要了更多,主动要求破相,让屠岸贾残酷地在他俊俏的脸上留下了一刀,成为孤儿赵武嘴里念叨的“刀疤叔叔”,然而这个“刀疤叔叔”的功能和史籍中的记载比起来,是被严重弱化了。

谭飞看完《赵氏孤儿》的核心观点是:要是把故事的视角从葛优饰演的程婴转移到黄晓明饰演的韩厥要讨巧得多。这话有道理,用韩厥这个第三者的视角来审视和解读程婴解救和抚养赵氏孤儿的故事要显得客观,有说服力。当然,谭飞心生这个念头主要还是认为陈凯歌对韩厥这个人物的处理存在异议。大众所熟悉的《赵氏孤儿》,赵武最终灭掉了权臣屠岸贾,赵氏冤情大白于天下,程婴忠义大白于天下,公孙杵臼忠烈大白于天下,但不论是《史记》还是戏剧版,除了少数“放孤后自杀”之传,韩厥基本都是关键人物,正是他最终辅助孤儿赵武复仇平反,收腹了赵氏封邑。

陈凯歌电影版《赵氏孤儿》对韩厥这个人物动的手术远非在他脸上划道口子那么简单,史籍中德高望重的大夫韩厥被陈凯歌连降数级,成为屠岸贾门下的一员亲信,并在执行关键任务过程中被庄姬母爱打动,放了新生赵氏孤儿一马,自己因为失职成为“刀疤叔叔”,也从此失去屠岸贾的信任惨遭遗弃。这样的人物改动给剧情设置了颇多障碍,陈凯歌必须疲于解读为何每次程婴会见“刀疤叔叔”都要将赵武关起来?“刀疤叔叔”为何十几年如一日想置老上司屠岸贾于死地?树林中射暗箭几乎要了屠岸贾命的“刀疤叔叔”为何在后来的故事中神秘消失?韩厥这一人物失去了朝中重臣大夫的特殊身份,带着赵武完成复仇的任务就完全压到了程婴的肩上。而程婴不过一介草民,他实现复仇的方式略有牵强之嫌:带着孩子投奔屠岸贾门下,并让赵武成为屠岸贾的义子,意图日后复仇。这样的设计又产生了新的疑点,老谋深算的屠岸贾凭什么相信程婴投诚?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猜疑义子赵武的真实身份?

陈凯歌的改编其实给自己出了一系列难题,程婴这个人物本身似乎装不下那么多东西,剧情的重心却一味地向他倾斜。到了篇末,电影的笔墨完全落到了程婴身上,大篇幅刻画了程婴英雄就义的场景,甚至把十几年前的亡妻海清又搬了出来。就我个人情绪而言,那会我更关心的是猛然间失去所有亲人的赵武——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世,刚刚把干爹屠岸贾刺杀,又眼看着养父慢慢倒下,这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是多么残忍的人生。

据说篇末原本是韩厥烧纸悼念程婴的,后来删了,也就造成了韩厥突然间消失无影踪的效果。这倒是给影片拍摄续集留好了口子,吸引大家齐刷刷地关注韩厥去向,然后在续集中抽丝剥茧。再说了,韩厥这个人物在史籍中还肩负了辅助赵武恢复家族名誉,收腹封邑的使命,韩厥算是赵武这个十五岁的孤儿最后一份依靠。说到这突然觉得《赵氏孤儿》可改《赵氏孤儿——前传》,直到片尾,赵武才突然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而赵武后来受拜正卿,主持晋国政务,从十五岁的少年赵武到其后人赵襄子瓜分三晋,成立赵国,赵家的故事还很多。

黄晓明在《赵氏孤儿》存留之遗憾,非黄晓明能够化解,明白的一看即知。

张丰毅戏里戏外皆本色,是个有大义的汉子

印象里张丰毅没有出演过什么大配角,这一次显然卖的是陈凯歌的面子,张丰毅是陈凯歌多年的老友,这层关系有如公孙许臼与与赵朔。

史籍中的公孙许臼多传为赵盾、赵朔父子门徒,为保赵家唯一香火,与好友程婴共谋保孤大计,程婴献出自己儿子,与赵氏遗孤掉包,然后由又向屠岸贾告发公孙杵臼私藏赵氏孤儿,屠岸贾派人搜出婴儿,掷地刺死,程婴忍痛不语,公孙杵臼大骂屠岸贾后触阶而死。公孙许臼佯作誓死捍卫,并献出自己的生命,屠岸贾终于信以为真。史籍中的的公孙许臼乃大义之士,这在无数版本的记载或者演绎中均未曾更改。

陈凯歌的创作当然不会原搬照抄,在每个人物上大小都动了刀子。韩厥如此,程婴如此,公孙许臼也是如此。陈凯歌重新赋予公孙许臼这个人物人格上的争议,他为保赵氏孤儿将计就计,顺势设计了程婴夫妻,骗取了屠岸贾,害死了程婴的儿子,巧妙地保全了赵氏孤儿,这点一反真多史籍和戏曲演绎的记载。这点对于今时的人说有点不仁慈,但在那个义薄云天的年代,舍弃个人名节保全主公大义是门客的基本人生哲学。

中国荧幕上生产过张丰毅、陈道明、李幼斌等一批真汉子,个个演技了得,也个个是真性情的汉子。在浮躁的当下,陈凯歌要找一个真性情的汉子没那么容易,找得不对,公孙许臼这个人物一出戏就垮了。张丰毅戏里戏外都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是个适合的人选,但是换了别的导演电影,要他出演这么个过场配角未必卖面。陈凯歌和张丰毅情谊有《霸王别姬》可鉴,两人的精诚协作达到了事业的顶峰,《赵氏孤儿》中再度携手,不论角色轻重,更多的是一份老朋友的情谊。

总体说来,《赵氏孤儿》不尽完美,却是诚意之作,陈凯歌还是那个毁誉参半的陈凯歌,情怀还在,份也够足,还是值得支持的。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