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让子弹飞》专题 > 正文

《子弹》川话版很给力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2010年12月14日10:38华西都市报杨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子弹》川话版很给力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姜文的四川话版《让子弹飞》给方言电影一个血性的回归

《子弹》川话版很给力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糯软“川音”,为刘嘉玲增添了一抹妩媚

《子弹》川话版很给力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岳红笑出了“嘉玲味”

《子弹》川话版很给力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宣晓鸣一人配两角

姜文:看了四川话版就不想听普通话

女人篇

给刘嘉玲配音岳红一晚上搞定

电影里,刘嘉玲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妩媚女人,扮演的是县长夫人,说起四川话的她也风情万种,当然其配音演员功不可没,为刘嘉玲配音的正是四川演员岳红,姜文的老同学。根据姜文的理解,女人说四川话能够增加风情,比如说在与张麻子的床戏上,一句“兄弟不要客气嘛”就很有“情趣”。但刘嘉玲的港台腔自然不符标准,但也很难有配音演员能将刘嘉玲的女王范和风情表达出来。在此前姜文也用过好几个配音演员,但都倒在了刘嘉玲的大笑上。无奈之下,姜文只得请老同学出山了。

昨日,岳红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第一句就问“怎样?配得好不好?我的家人都说我说家乡话有点变味,我很担心。”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电话里传来她爽朗的笑声,与片中刘嘉玲“穿越”起来,岳红说,今年七八月份自己还在银川拍戏时,就被姜文追着找。“我们是老朋友,他说我很合适,让我给帮忙。但我一直都抽不开身,就一直拖了3个多月。直到10月份,我又回北京拍戏了,他又跑来好几趟,专门开着车在剧组外等我,一完工就把我拉到录音棚里。”

姜文没给岳红任何限制,任其发挥。因没看过剧本,岳红完全找不到感觉。“刚开始完全不行,姜文就开始给我说戏了。讲背景,讲当时的剧情,让我慢慢消化。”很快,两人就达成了默契,“姜文也很放心,把里面的川话全交给我发挥,但我们录音的时候也笑得不行,一直配到凌晨1点过才结束。” 华西都市报记者马丹

技术帖

电影改了小说哪些地方?

马老在《盗官记》叙事感极强,他说:“我习惯用摆故事的方式来写小说,而且我还喜欢用辛辣讽刺的语言。”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让子弹飞》保留了《盗官记》原著的人物关系,也继承了叙事风格的黑色幽默,姜文堪称是马识途的知音。

场景一

小说:“呜——”,轮船的汽笛叫了,打了慢车,停在河心。因为没有趸船可靠,只好派几条跑得飞快的木舢板船靠上轮船边去迎接。舢板靠好,新来的老爷和他的家眷,一齐下船。“扑通!”出事了。不知道是这位新来的老爷年事已高呢,还是看着岸上人头攒动,披红戴绿,锣鼓齐鸣,鞭炮响连天,因而过于兴奋了,在他老人家从轮船舷梯跨到不住颠簸着的舢板船上时,踩虚了脚,于是,“扑通”一声,掉进大江里,而且卷进轮船肚子下的恶浪里去,无影无踪了。

电影:“呜——”,火车的汽笛叫了,八匹白马拉着火车从崇山峻岭冲将出来。新来的老爷和他的家眷、师爷,一齐在火车里哼着小曲烫着火锅。“扑通!”出事了。原来山上张牧之带着弟兄打劫火车。土匪们相当兴奋,甩出来的两把板斧居然钉在铁轨上,火车翻滚着飞向天际,于是,“扑通”一声,掉进山涧里,半截车厢露在水面,除了县长和县长夫人,所有人都无影无踪了。

场景二

小说:张牧之先悄悄地动身到一个大一点的城市里去,在那里置办了行李,穿上了官服,发了即将“到任履新”的电报。然后从那里上了轮船,大模大样地向这个县城进发了。他们下了轮船,在码头上受到县城机关、法团代表和绅粮地主老爷们的热烈欢迎。他走进披红戴绿的欢迎彩棚里,踏上铺在地上的红色地毯,好不气派。陈师爷按大小先后把张牧之介绍给大家。

电影:张牧之明目张胆地把溺水挂掉的士兵衣服给扒下来,招呼兄弟们都穿上,自己穿上县长的衣服,带着抢过来的委任状,然后骑着高头大马,大模大样地向鹅城进发了。在城门口,黄四郎只派个轿子,摆着一顶他的帽子来迎接。张牧之对师爷说:“来者不善啊。”师爷说:“你才是来者。”

场景三

小说:陈师爷出于一番好意,几次劝说张牧之不妨去黄公馆走个过场,以便在县里站住脚。可是张牧之和他带来的几个兄弟伙坚决反对。张牧之说:“这个十恶不赦的大浑蛋,我一见他就想给他脑壳上凿个洞洞,安上一颗‘卫生汤圆’,把他卸成八大块,还不解气哩,要我去给他说好话、赔小心,办不到!”他又对陈师爷说:“你倒要给我出个主意,怎么暗地里整治他,把他弄痛,最后还要把他杀尽做绝,解我心头之恨,这才对头。”

电影:师爷出于一番好意,几次劝说张牧之不妨去黄公馆走个过场,这样才好合伙捞钱。可是张牧之和他带来的几个兄弟伙坚决反对。张牧之说:“老子更没想过要跪着挣钱,我要站着,而且还要站着把钱给挣了,既然来了就不想看黄四郎的脸色。”

场景四

小说:但是张牧之决定的事,陈师爷只能提建议,不能改变。张牧之下令抄了黄大老爷的家,天已明了,他们把黄大老爷五花大绑,押回县衙门。老百姓听说,都站出来看热闹。许多人都跟到县衙门去了。张牧之叫把县衙门的大门大开着,请大家进来围看审问大恶霸。这一下满街传开了:“张青天审问黄大恶霸啦!”

电影:张牧之下令让手下弟兄在黄大老爷家守起,对着铁门拼命开枪,天明,他看到黄大老爷的替身,心生一计,亲手把替身给杀了,这一下满街传开了,大家伙光着膀子举着枪。跟随着张牧之的口号:“枪在手,跟我走!”朝黄四郎的碉楼冲去。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

男人篇

给发哥、葛优配音一个宣晓鸣搁平

除了提前披露的周润发和刘嘉玲是找的配音演员,昨天记者也得知,葛优也因为台词太多,最终无法亲自完成川话版配音,找了配音演员。找的正是发哥的御用配音宣晓鸣。昨晚,提前抵达成都的宣晓鸣接受了华西都市报的专访。

给葛优自创“自贡话”

11月份,宣晓鸣曾经受华西都市报独家专访,提前披露《让子弹飞》的配音故事。昨晚,当记者告知其川话版相当精彩时,宣晓鸣立刻哈哈大笑:“肯定会有这样的效果,不过可惜我还没看到。”他也揭秘自己不仅为周润发配音,葛优满口“自贡话”也出自他的口:“那个时候葛优配川话版的第一天,就拿不下来,姜文给我说,台词太多了,葛大爷没办法,就让我一块配了。”

为了区别发哥和葛大爷,宣晓鸣想出来给葛优配“自贡话”,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因为自贡话里面不是有很多卷舌音吗,正好能合上他的嘴型。”据了解,给葛优配川话版一共用了两天,相比较给周润发普通话带四川话版才用了3天半,还是很有挑战性。

在配音的过程中,姜文也一直在旁边陪着,给宣晓鸣讲剧情,对于川话版可谓亲力亲为:“每次配到一些重要的戏,他就会说能不能再‘香’点,就是四川话里面‘油爆爆’的意思,很来劲。”

给姜文做配音指导

除了给发哥和葛优配音,宣晓鸣还担任了姜文的川话版配音指导:“他之前在贵州生活过,会说贵州话。我主要是纠正他川话的发音,读给他听。因为比较接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他就掌握了。”

姜文配音的过程宣晓鸣都陪在旁边,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十多天时间才搞定。“他特别忙,经常都是要出席活动,要拍封面,有时间才能到棚里面来录。对于四川版的《让子弹飞》,姜文配完之后就说:‘听了四川话,简直不想听普通话版了!’你就可想而知他对于川话版的喜欢了。”(记者 任翔)

原音篇

张默:还有“木石木木石木角角”,遭删了

作为片中为数不多的正宗四川人,张默很抢镜。因为在厦门拍戏,张默无法回到成都做宣传。昨晚接受华西都市报的专访时,张默表示自己最想的就是回成都做宣传。

第一个镜头拍三天

电影的开场,就是张默趴着侧耳听铁轨,“那个时候大家都上阵,我因为资历最浅,就最后一个试戏,先看廖凡、邵兵他们演,学着。后来姜文看片子的时候看到我的后背,就觉得感觉对了,立刻说让我来演这一场。但我又觉得拍后背那个镜头有点空,因为剪了平头嘛,就跟姜导商量,说要不然在后脑勺加个刀疤,最终才是大家看到的这个版本。”

张默为这场戏花了三天时间,“因为每天下午4点左右才有那么一个自然光,为了等这个光,拍了三天才过关。”

戏份本来更血腥

张默戏份并不重,但一场“切腹取凉粉”的戏却最血腥,最出彩。张默开玩笑地说:“你说我的戏本来就那么点,最后要死了吧,好多女观众都捂着眼睛说不敢看。”

“当时姜导就跟我商量,要拍就拍得更完整,所以本来我们还拍了肠子掉出来、凉粉滴在地上,最后我死的时候浑身抽搐,口水滴了一地,但最后这些都剪了。所以我觉得这出戏虽然比较血腥,但不是那种让观众倒胃口的,还算比较自然。”张默透露。

“木石木木石木角角”别个听不懂

至于川话版,在成都生活了十几年的张默完全没问题。他介绍,在配川话版时,第一版发下来的台词都是原版普通话,每个演员在配川话的时候,根据自己的台词提出修改意见,再由姜文敲板最后定。

陈坤和张默都提出了许多地道的川话,但许多并没有通过:“包括姜文都特别想把川话版做得很地道,我们还想了包括‘木石木木石木角角’这样的土话。但考虑到其他地区的观众听不懂,配音还是比较大众。”华西都市报实习记者任翔

名人篇

韩三平陈凯歌都在当配音

作为超级客串,冯小刚饰的师爷戏份很少,开场就遭洗白。姜文请其为川话版配音时,这位老朋友很仗义就答应了。

为了几句台词,在媳妇徐帆那学了一晚上的武汉腔,没想到第二天到了录音棚就忘了,剧组只得临时请个老师现教,还好冯大嘴很给力,一句“大风起兮云飞扬”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除了冯小刚,韩三平和陈凯歌则作为没露面的超级客串,两人均为片中群众演员配音。麻将桌上,一句经典的“和了!”就是出自两人之口。 (记者 马丹)

花絮篇

非专业人士都有份儿

姜文很会用人,除却用两封情书勾来两个重量级大腕外,他还擅长用一些非专业的演员,比如说电影里半裸上阵被奸污的民女,是为艺术“献身”的某制片助理;从床底下钻出来的葛优8岁的傻儿子,是电影制片和出品人马珂。姜文是这么说服马珂的,“中国电影史或者是外国电影史上,永远不会有一个制片人会舍弃自己的形象,只为了博观众一笑,你这是最伟大的成全。”

影片的编剧之一以及第二副导演危笑则在片子里演了土匪老七。据说,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化装,脸上挂着用棉花和血浆炮制出来的伤口,穿着土匪的戏服,然后还得在现场调度当天工作。另外一个编剧郭俊立在戏里演了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攻城胜利后,老百姓忙着瓜分黄四郎的财产,他对张麻子说,“县长,这两把凳子归我了。”另一场戏里,他演一个打麻将的地方乡绅,他未来的媳妇演丫鬟,站在他身后给他捶背。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

□辞典《让子弹飞》四川方言起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