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赵氏孤儿》 > 正文

《赵氏孤儿》的一日与十五年

2010年12月14日10:53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赵氏孤儿》的一日与十五年

《赵氏孤儿》海报

“赵氏孤儿”的故事能够流传2600年,既有史实的原因,也有传奇的道理。此后各种文艺形式的演绎,承载了不同时代和人们的想象与附会,但故事的核心和前因后果是没有太多变化的。陈凯歌电影的表达,除了重述以外,试图改变和改变了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可以肯定的是,面对一个流传了几千年的故事和它背后“舍生忘死”、“舍身取义”的强势道义和价值,任何一部作品的重新解读都是艰难的。

故事的前提是不变的,结局是不变的。如果把电影的前三分之一,一日之内发生的杀戮故事,和它的结尾,复仇的结局合在一起,中间部分缩略掉,代以字幕“十五年以后”,那么一个用现代视听手段再现的故事已然完成。其间再左右打点,收放铺陈,故事框架和形态已成各种商业元素俱备的大片。但是这里面没有陈凯歌。

陈凯歌在赵孤成长的十五年里。

十五年里,程婴和屠岸贾两个爹刚柔相济、收放有道,共同抚养着赵孤像一个阳光少年一样健康成长。程婴进入屠府以后,全部生活重心放在看守着赵孤,不离左右,像所有“母亲”一样絮叨琐碎,顺和宽厚。屠岸贾则像理想的父亲一样,训练赵孤鼓励赵孤,带给他放纵的自由和期待。复仇的主题被推到了赵孤生活的后景,间或几次出现的疤脸韩厥与程婴的密谋,被赵孤视为换取好吃的机会,属于童年赵孤的秘密游戏。在赵孤身上,没有母爱缺失的孤独和无趣。他在程婴和屠岸贾两个爹之间的游走,有张弛之乐,有文武之嬉,无衣食之忧,无成长烦恼。这是赵孤的成长史,也是两个爹在一日杀戮的惊心动魄之后的平静十五年。屠岸贾大事已成,步入平静的日常生活。程婴大仇未报,举重若轻,一切似乎也波澜不惊。这种日常的、世俗的生活十五年如一日。

在一个复仇故事里,三分之二的篇幅和十五年的跨度讲述一个少年的成长史,而且是很平静平和的,惟有的悬念是韩厥的出现和程婴念叨的“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让他知道我是谁”。与开篇的一日杀戮,汪洋恣肆相比,其后的十五年生活复归平常,所谓大开大阖,貌似很淡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五年中,背负杀子丧妻之痛,程婴的纠结可以想见,但他面对敌人屠岸贾的淡定和“复仇工具”赵孤的平和,既是平民程婴的忍辱,也是陈凯歌导演的理想。

没有战乱的十五年,没有大起大落的十五年,只有一个少年的默默成长。假如没有后来的战争,赵孤一如邻家少年,无忧无虑地阳光着,但突来的战争激发起他的血性,也成就了一个少年英雄。同时,十五年的教育、情感的投入、富足的生活、平顺的成长,并没有化解仇恨,复仇的杀伐如期而至。

历时十五年,不解一日之痛。老年程婴的丧妻杀子之痛没有因为十五年的含辛茹苦而平复,少年赵孤的杀父之仇也没有因为十五年阳光雨露而获得消解。是教育、道德、情感的无力,还是人性的无力?电影《赵氏孤儿》疏离传统的英雄主题,着重在赵孤十五年的成长史中铺陈人间生活、儿女常态,但终究改变不了人物的命运。故事的逻辑和结局如此,几千年传统的道义指向如此,阳光健康的赵孤很无奈,陈凯歌导演也无奈。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