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贺岁片竞争牵出潜规则 票房也能“偷”?

2010年12月15日18:10法制晚报喻德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偷票房”,这种看似远离普通观众的事情,竟然真实存在。

日前,一名观众称他到石家庄太平洋影城观看贺岁片《大笑江湖》影院给他出的却是《赵氏孤儿》的票。这名观众用手机拍下事件发展过程,并将它发到微博上,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目前,该事件仍然扑朔迷离,真假难辨。但不少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偷票房”经常发生。业内人士同时揭秘多种“偷票房”方式。

视频流传

一观众要看“大笑”影院出“赵孤”票

12月3日、4日,赵本山主演的《大笑江湖》和陈凯歌执导的《赵氏孤儿》相继在国内公映,两部影片成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12月5日,小沈阳的微博里忽然传出一段视频:一名观众到石家庄太平洋影城观看《大笑江湖》,但影院给他的却是《赵氏孤儿》的票,工作人员还表示拿着这张票看《大笑江湖》没问题。

刚开始,这段视频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但是截至昨日已在网上广泛流传,并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如果该事件是有意为之,那就意味着《大笑江湖》的票房被挪到了《赵氏孤儿》身上。

片方说法

《大笑江湖》片方:已上报广电总局

为什么这名观众在买票的时候,会同时拍下这段视频,难道他事先知道会有“偷票房”的事情发生,抑或这根本就是一起恶意炒作?

前晚,当记者联系到《大笑江湖》出品方博纳影业的负责人孙晨时,她正在美国张罗公司上市的事情。

她告诉记者:“事情是这样的,这名观众是小沈阳的粉丝,他发现这种情况之后主动联系到本山传媒,本山传媒又联系到我们。我们说,这种事情得有证据,不能随便说,于是他就又去看了一遍,并上传了视频。”

孙晨表示,由于博纳影业昨日在美国上市,公司主要人员都到了美国,暂时没有时间去管发生在石家庄的这件事情。“说实话,我们刚开始都没太在意,后来粉丝说出了影院的名字,我们才开始追查。”她说。

据孙晨介绍,目前,博纳影业已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和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希望他们能展开调查。

孙晨同时强调:“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赵氏孤儿》片方:已派人调查

前晚,《赵氏孤儿》投资方星美国际集团副总袁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层对于此事完全不知情:“这肯定不是我们的授意,《赵氏孤儿》的票房正在按照预期走——四天票房接近9000万,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袁鑫同时表示,这一事件对《赵氏孤儿》的影响也是负面的,公司已经派人抵达这家影院调查:“但该影院工作人员表示,负责市场的左经理由于工作繁忙无法就此事与调查人员面谈。”到记者发稿时,投资方的调查人员仍然没能联系上左经理。

袁鑫表示,公司法务部已经做了备案,将通过法律的手段解决。

昨日,星美国际集团发出一份公开声明:投资方将彻查该事件,并将采取一切合法手段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必要时请求有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并严惩事件的始作俑者;对于该事件的调查进度及结果,投资方将及时公布;希望并欢迎知情人提供线索。

事件进展

当事影院:相关工作人员已辞职

前晚,记者数次拨打石家庄太平洋影城市场部经理左春朝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此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影院一名新工作人员的失误。

左春朝对媒体表示,该影院有两个新影厅正在进行装修——一共四个厅,售票员不够,上岗的新售票员对整个流程不熟,所以打了两次都没有把《大笑江湖》的票打出来,最后只好让观众持《赵氏孤儿》的票入场。

不过,该影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又换了一种说法,称是观众自己说错了:“他自己先说的要看《赵氏孤儿》,等我们把票出了又说要看《大笑江湖》;出票的小姑娘是刚来的,不知道怎么办,就弄成了这样。”

另据该工作人员透露,当日出票的工作人员目前已经辞职。

广电总局:此前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

昨天上午,记者致电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市场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大笑江湖》片方上报的文字材料,因此暂时还未着手展开调查。

至于业内是否真的存在“偷票房”这种事情,该负责人的话耐人寻味:“这种办法(指出错票)偷票房的事情还没碰到过。”言下之意,用其他办法偷票房的,他们还是遇到过。

同时该负责人表示,如果真有影片用这种办法偷票房,肯定属于违规行为:“可以通过法律的渠道解决,当然行业自律也是一方面。”

业内揭秘

“偷票房”经常发生尽管《大笑江湖》和《赵氏孤儿》之间的“偷票房”到底是怎么回事暂时还无法判定,但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偷票房”这种事情确实经常发生。

一名影院经理表示,“偷票房”一般都是单个影院的行为,多数情况是指影院瞒着票房不报,从而私吞,而不是把一部影片的票房挪到另一部头上。

当然,挪票房的情况也存在,而对于院线和影院来说,反正都是自己的钱,为什么要“偷”?该影院经理说:“这就难说了,比如一部影片的发行方对你说,我这个片子你给我多放点儿,到时候我给你额外的奖金,影院就可能动心。还有就是部分影院放映某些片子有指标任务,比如政府部门的片子,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就只能做点手脚。”

主要发生在二三线城市

当然,所有的业内人士一致表示,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偷票房”的情况比较少见,主要是二三线城市比较多,因为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等一线城市,一些影片的片方会雇监票员到影院严查。

今年年初成龙的《大兵小将》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发行方华夏电影公司连春节都不过,派了600多个监票员到全国各地的影院,从早到晚都盯着,最终该片的票房超过1.6亿。

同样,今年暑假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上映的时候,投资方华谊兄弟公司也雇了数百个学生监票员到全国各地的影院:“学生和影院的人不熟,也需要这份工作,所以从早到晚都盯着,特别认真。”一名影院经理表示。最终,《唐山大地震》全国票房接近6.7亿,其中也有监票员的一份功劳。

而全国的二三线城市,虽然同样可以派监票员,但因为路途遥远、成本非常高,监票工作很难落实。

团体票好“动手脚”

至于影院和院线通常都采用哪些手段“偷票房”,一名资深发行人士告诉记者:“通常都是团体包场比较好做手脚,比如你们单位有500个人来看某个片子,作为影院一方,我就不给你出票了,你的人直接进去就行,然后票房我想算到哪个片子头上就算到哪个片子头上。”

上述人士同时指出,另一种情况是,影院私下和团体负责人沟通好:“比如70元一张的票,可以打成40元的,另外30元就可以用来挪用。” 制图/李铭

本版撰文/记者喻德术

(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