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让子弹飞》专题 > 正文

《让子弹飞》:剥开“弹壳” 别有“芯机”

2010年12月21日09:49青年报杨欣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子弹”出膛,技惊四方。土匪火拼恶霸的故事被姜文讲得血脉沸腾、高潮迭起,荷尔蒙乱飞。酣畅淋漓的观影体验和简洁给力的流畅叙事背后,是处处机锋暗藏的暧昧和隐喻。

一流的娱乐效果,独一无二的思想深度背后,是姜文“站着把钱给赚了”的个人表达。

《让子弹飞》:剥开“弹壳” 别有“芯机”

《让子弹飞》剧照

英雄主义

《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始,姜文的每一部作品都有非常鲜明的时代背景,姜文显然十分偏爱复杂而又充满了戏剧冲突的乱世。乱世出英雄,在姜文的世界观里,英雄永远是第一位的。英雄改变社会,英雄创造历史,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英雄。

于是,充满雄性力量和荷尔蒙气息的张牧之出现在了《让子弹飞》里。他对鹅城居民声嘶力竭地喊出:“公平、公平、公平!”的那一刻,导演就已经告诉观众,他从来都不是张麻子,而是渴望建立没有阶级之分理想国的英雄张牧之。

结尾张牧之的落寞其实早已注定,因为他跟他兄弟们的诉求根本就不一样,能够屠龙的只有齐格弗。

理想境界

如同打土豪分田地不会是张牧之的理想一样,赚钱对姜文来说只不过是在还投资人的前债。在姜文的电影里,理想有时是一种很飘渺的东西,理想在内心深处,在远处的青山夕阳里。知道它在那儿,却永远不知道如何去追寻。

回到电影的最初,张牧之向白马开枪,子弹飞向缰绳,却似并未射中。张牧之嘴角一斜:“让子弹飞一会儿。”其实,子弹早已击中缰绳,缰绳似断未断,只是声音未至。待到枪声一响,白马放胆狂奔,扯断缰绳,奔向自由。

让子弹飞一会儿,姜文的理想,在这里。

多重意向

“汤师爷”葛优被炸得屁股飞上了半天,姜文的故事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戏谑的调笑不再,展露的是赤裸裸的人心。拿钱是贪,拿枪是反,民众面目模糊,万民伞倒,他们只躲在背后,看谁打赢了才帮谁。其实这不仅仅是所谓的国民性的软肋,而且是更广泛的人性的弱点。

从这一点上来说,《让子弹飞》就绝对不是一部亲民的电影。个人英雄主义的张牧之革了土地主黄四郎的命,还平等于鹅城居民,但他的内心并不愿意与民众在一起,所以他选择离开。

多说无益,阳光刺眼,英雄落寞。

声音

口碑或弹或赞

“姜文的王朝到了。”

“我终于相信商业和文艺可以结合得这么牛。”——洪晃“搞笑手法是《三枪》级的,两位主要人物关系的失衡是《梅兰芳》式的,几位莫名奇妙的客串明星则有《建国大业》的意思。”

“充斥全片的脏话、血腥场面和性暗示把我这个普通观众折磨得只能提前离席。”

(青年报)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