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影评沙龙 > 正文

飞驰的子弹还是有毒的弹壳?

2010年12月21日10:33新京报郝建我要评论(0)
字号:T|T

郝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向许多大师致敬的子弹

电影一上映就赶着去看了,原以为飞来一颗子弹,声音震耳欲聋,枪响之后,落英缤纷,可落下的却只是一些金灿灿的空包弹弹壳,仔细看看还带点毒。

姜文的《子弹》有些才华,有个聪明劲,有许多杂耍蒙太奇和各种致敬。影片镜头华丽,剪辑极其有节奏,有章法,要讲的事情也好懂。台词也有力,透着机巧,听起来嘎嘣脆,还时有幽默。在我这个形式狂热分子看来,这片子有电影的快感。但是,对这电影的故事我们还得再费思量。

《让子弹飞》讲究与前人导演做对话,讲究在致敬中寻找自己作品的新意。片名当然容易让人想到伍迪·艾伦的《百老汇上空的子弹》。语言台词有王朔文化的底色:处处讲究破格找新意,处处讲究个混不吝。人物随时的粗口很像昆汀·塔伦蒂诺片子里的人物。本片中用来砍人的日本武士刀也是昆汀的最爱。用枪打出的子弹写字是格里高利·派克在《太阳浴血记》里的招数,好像《虎豹小霸王》里的罗伯特·雷德福也有这个癖好。

姜文一定崇拜死了美国导演赛尔乔·莱昂内,桌子上蒙着面搞强奸是从《美国往事》里面条的动作来的,帽子飞到天上被枪打是《赏金杀手》里的招牌镜头。面对邪恶霸气之人,民众走上街头奋起抗暴的场景让我想起《V字仇杀队》。只不过姜文在影片里把抗暴之后的民众写成了抢夺财物的暴民,这可以说是深刻,也可以说是对善良的力量的绝对不信任。影片中用得最多的还是大量的杂耍蒙太奇,这是前苏联和中国红色电影的传家宝。

电影编剧上的那个死穴

镜头是花哨华丽,台词也是有机巧,有幽默,但片子到后来还是露出那点超人意识。人物是个性爆炸了,作者是才华飞扬了,可就是脱不了那点暴力夺取。《让子弹飞》的编剧有个死穴:姜文演的那个张牧之表面上说劫富济贫,树立正义,那他凭什么把那个替身黄四郎给砍了?在剧作上,砍人头那一笔可是完成最后大转折的着力点。按照导演的写法,张牧之是个英雄人物,他早年追随过蔡松坡,大概是有些建立共和的好主意。当了土匪也不忘记讲些道义,他带队伍进城喊的是劫富济贫号子。“我要做的有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面对恶霸黄四郎,他似乎有点理想:“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你!”可我们接着看到的是,导演为了向《鬼子来了》致敬,为了故事能走到底,就把那假黄四郎砍头,还战刀飞扬,血色飞溅!看到前面的故事,我还真觉得这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正义牛仔带着志同道合的勇士来到小城匡扶正义、建立法治,我都期盼着鹅城能够就此走向共和了。但是,到了这里才发现,那个张牧之不过是个进城挣钱抢女人的农民起义豪杰。就这一笔,让我感到一阵浸透骨髓的阴森气。难道,为了复仇,为了建立美丽新世界,砍个把人头是不要紧的?死个把小人物是值得的?这是什么劳什子西部片,明明是恐怖片嘛。就这故事还六个编剧编的,难怪有网友说让子弹飞回去。

阳光下孩子的超人意志

杀掉无辜替身黄四郎那一笔既使人物露出那以暴易暴的狗熊本色,也使导演和编剧们糊里糊涂地犯了讲故事的天条。去看看好莱坞电影就知道,英雄人物滥杀无辜之人,不可以的。本来我还真以为张牧之是一个匡扶正义的牛仔,谁知道还是在高粱地里行走的法西斯。这区分善恶何止是讲故事的道理,是我们人类几千年才建立起来的一点文明。中国古代人对这也有些好的讲究,孟子就说过:“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从积极处论说,姜文是中国大陆少见的有荷尔蒙外溢的导演。可是他们这些被烈日灼伤的“贵族”孩子就知道夺天下,不知道杀人是坏事情。从这片子看,姜文的这点难得的力比多冲动还只学会了打枪、砸玻璃,扛起女人进高粱地,还没学会怎样给茶花女唱小夜曲。更不用说跟美国牛仔学会挺身抗暴,孤身面对那空荡荡大街上歹徒的枪口。

姜文导演和一干编剧人等写到那滥杀无辜的一笔显得毫无自觉。但是,那一笔就颠覆了整个的人物和故事。从众多评说来看,我们这里的观众也乐此不疲,挺可怕的。对此,罗永浩在微博写道:“砍掉无辜替身的脑袋那一场戏也太恶劣了,还砍得那么理直气壮。整天拿艺术作品讨论思想认识固然无趣,但大家都没意识到这种纳粹倾向也是不正常的。”

这种片子正对当下中国观众的胃口:只看视觉飞扬,不管善恶分辨,只求电影快感,不管故事伦理。这不,姜文这片子,现在票房正好。

(新京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