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2010年12月24日14:07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我扮演的恶霸游离在善恶之间!”

  《让子弹飞》里有太多成了名的大腕儿,发哥、葛大爷加上大导演姜文。正如片名所描绘出的那种穿透人心的速度感,这部电影玩的就是心跳。如果说片中几位大哥代表的是不同口径的子弹,那么真正能让这些子弹射出枪膛的,就是一众心甘情愿只做火药的配角们。红花配绿叶这样的形容词显然不太适合这部阳气过剩的男人的电影。华丽的特写镜头给了几十年如一日梳着油头的发哥,诙谐幽默的台词只有从葛大爷嘴里说出来才够哏儿,戏里搔首弄姿的娘们才是真正的红花。廖凡、张默、邵兵姜武,土匪加上恶霸,台词没几句,镜头也不多,他们的功能只有一个,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燃烧自己,让子弹飞起来。想要高潮还得靠他们给力。他们说这部戏不是他们的,他们只是烘托主角的道具,但是道具自有道具的用处,没了他们子弹还真就飞不起来。

  

  姜武 在片场的每一天都是激动人心的

  记者:你在戏里的造型往那儿一摆就是一个恶霸的模样,尤其是那个爆炸头,这个造型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姜武:好多人都说我和姜文长得很像,造型师觉得,不做个出位的造型怕观众把两人搞混。其实刚弄出来的造型比现在的还狂野。我就和我哥说,干脆别找我演了,找个猴子不就得了。后来和造型师沟通,改着改着就成这样了。这造型与“武举人”的性格很相似,他本就是个团练教头,就应该粗犷、狂野一点。

  记者:除了外表的恶霸范儿,这个人物的性格也那么暴烈吗?

  姜武:这个人物虽然性格粗暴,但是内心又很细腻,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人物,是经常游离在善恶之间的这么一个角色。以前演过太多憨厚的角色,一直想演坏人,这次倒算是圆了个梦。

  记者:《让子弹飞》好像是你第一次演姜文的电影,你从来没管他要过角色吗?

  姜武:严格来说我演过《鬼子来了》,但就是玩。本来那部戏打算让我演男一号的,后来因为档期的问题,我先去拍了《洗澡》。等《洗澡》拍完了,《鬼子来了》也开机了,等不了了,所以他就干脆自己演了。

  “《让子弹飞》会成为《教父》那个级别的电影!”

  记者:和自己哥哥合作拍戏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

  姜武:这个角色等于也是很突然地找到我。我觉得他更了解我,说起戏来可能会用特别简单的话,甚至一个很简单的提示,我就能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两个人之间有的默契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记者:你觉得《让子弹飞》作为一部商业电影,最大的看点在哪里?

  姜武:故事本身就很吸引人,土匪、骗子、恶霸这几个元素单拿出来都已经很好玩了,何况是这么多情况发生在一起,你就想这事多可乐。我觉得《让子弹飞》一定会成为《教父》那个级别的电影。这部电影的每一场戏都不是随意编排的,可以说每一场戏都有姜文人生的感悟在里面。幽默的东西和商业的东西都具备,其实在一个商业片里面很难做到,但是《让子弹飞》做到了。

  记者:你和廖凡他们几个人都提到在拍戏的时候很幸福,这种幸福感是怎么来的呢?

  姜武:作为一个演员,和一个有头脑的导演合作是很幸福的,是一种享受,拍戏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而且不愿意这部戏结束。是从里往外的真的高兴。拍起戏来非常过瘾,而且出来的效果着实让人惊叹。姜文既是一个好演员又是一个好导演,他懂得把演员做好的一面挖掘出来,他在拍片现场营造的氛围都是激动人心的。最大的感受是,怎么每一个演员都那么棒啊,他戏里的每一个演员都有超常发挥。一个好的演员是需要好导演去挖掘的,不光是在《让子弹飞》里面,比如《太阳照常升起》里面的陈冲、黄秋生,演得真是太棒了。千里马常有,是不是伯乐才是关键问题。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抢老大的女人是一种动物本能。”

  廖凡 我扮演的老三是一个有感情的土匪

  记者:你在戏里扮演的老三是个骨子里很叛逆的的人物,在兄弟里面他老想往前站,最后还抢了老大的女人?


  廖凡:其实说叛逆不太合适,更多的是一种本能吧。在那个年代里,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种动物的本能,需要一种生存智慧。老三有时候是太机灵了,但在他的心里对于友情、爱情依然是真诚的。

  记者:这一部戏里有这么多演员,姜文身边的一帮土匪,怎么能在戏里表现出个体的性格呢?

  廖凡:我们这些兄弟的戏都不是单独能拎出来的,等于我们就是一个团体,我的表现是代表团体里的这么一个人,是给这个团体提气的。我扮演的这个人,可能就是情感的一个点,按照他这个人在戏里的走向,他有一条感情线,但这个感情线是埋着隐着走的,它并没有更多的空间和机会去暴露。

  记者:听说直到开机之前,你,包括邵兵等一干“土匪”连剧本都还没见着,真正开始演的时候你不慌吗?

  廖凡: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剧本,后来给我们听的是CD,是用四川方言读的剧本,听完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在哪里。就知道这个人物是跟着老大一起的,基本上老大出场的时候他都在。我们几个一开始是挺找不着北的,骑马骑了那么长时间,还去健身,听了剧本觉得发挥的空间不是很大。直到后来大家才琢磨出来,可能每个人代表的是姜文扮演的大哥身上的某一个特点,然后用他几个兄弟把它外化出来。在每天开拍之前才能拿到一个最完整的、最准确的台词本,这对演员来说是充满挑战和刺激的,你也不知道这个戏最后会拍成什么样,永远有一种新鲜感。

  “姜文导演激发演员的招都特别坏。”

  记者:你这是第一次和姜文导演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廖凡:最大的感受就是和传说中的差不多(笑)。严格,精益求精,他对电影的态度非常吸引我,他的个人魅力很强,拍戏时临场发挥的东西很多,可以迅速地获得一个信息马上就用在戏里。

  记者:姜文导演一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他的电影一直有一股劲头,你在拍片现场感受到的多吗?

  廖凡:姜文导演身上那股劲头就是他对他想干的事情的执著态度,现场他用自己的热情去带动大家。他是一个演员出身的导演,对演员是特别保护的,他有很多办法去激发、刺激演员,而且用的招都很坏,他会去激发演员的状态。拍姜文导演的戏自由度是很大的,他几乎让演员随便演,他会放手让演员去做。他对戏的感觉是要特别生动鲜活的,是带着温度来的。

  记者:除了你们这一大帮绿叶,这部戏里有那么多大腕儿,跟他们对戏感觉如何?

  廖凡:葛优和周润发我都是第一次跟他们合作。葛老师的亲和力是没有人能比的,不需要你去顺应他,他可以很迅速地顺应你的节奏,这是我很诧异也很钦佩的。发哥这次演的是一个比较喜剧化的形象。他们俩走到一块让我觉得很有戏剧效果。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我这个角色以前只在北野武的电影里出现过。”

  张默 在剧组的每一天我都非常幸福

  记者:你在戏里扮演的小六子是第一个牺牲的,但是看完戏之后就会知道其实你这个人物挺出彩的。

  张默:我运气比较好吧,等于说这个戏是为我报仇,在角色上比较吃香。这个人物的性格挺独特的,这个角色的类型我只在北野武的电影中看到过。小六子的性格有点用暴力去反暴力的意思,这个人物死了大家才去报仇,一部分人可能觉得这个人死得太傻了。

  记者:开拍之前没有剧本,你们几个也不知道要演什么,就练骑马,听说屁股都磨破了?

  张默:刚开始也不知道要演什么,就整天练骑马。骑了两天之后就开始觉得,骑马也没那么可怕。一天就往狠了骑吧。结果有一天晚上就发现不对了,怎么屁股有点疼,我一问邵兵他们,他们也说疼。结果马术教练告诉我们说有一招,去买点卫生巾,结果一垫上,别说,还真好用。一垫上还真就离不开了。

  “这么棒的戏演不好多丢人啊!”

  记者:演姜文的戏压力大吗?

  张默:比如我死掉的那一场戏,等于说我是最后演的,没演之前我非常痛苦,因为不知道究竟能演成什么样。总觉得这么棒的戏、这么牛的导演和这么多的大腕儿演员,演不好多丢人啊。我特别痛苦,甚至失眠,演完了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么简单。

  记者:演员在姜文的戏里都会有特别的发挥,比如《太阳照常升起》里面的陈冲、黄秋生,他在指导演员方面有什么绝招吗?

  张默:我一直知道他是全中国最好的导演,同时也是最好的演员,我是他的粉丝。演员都是从模仿开始的,是姜文给了我一个方向,让我知道我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他对演员非常好,极其地保护。他从来不会问你为什么做不到,而是不停找更加适合演员发挥的方法。可能一场戏会拍上十几遍,达不到要求,我们就换一种方法,直到找到最适合的。他从来不会跟你说你演的哪里不好,而是让你自由去发挥,永远都告诉你这样演哪里是好的。可能在拍戏的过程中一个位置的走错,导演都会走到我身边抱着我告诉我该怎么做。本来这事拿着对讲机说就行了。他这样做是在保护演员的情绪。在保护演员方面,恐怕在国内没有人能比得过姜文。

  记者:拍完《让子弹飞》你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张默:在这个剧组里的每一个演员都特别幸福,跟着这样的导演就不会错。我最大的收获是,我在一个中国最好的剧组、跟着中国最好的导演、同中国最好的演员拍了一部特牛的戏。我感到特别遗憾的是,这部戏结束得太快,可能今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组合了。可能也会有一些导演达到或者是接近姜文导演这种水平,但每一方面这么好,恐怕今后也很难达到了。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我在戏里就是一个悍匪!”

  邵兵 《让子弹飞》让我从零开始

  记者:听说你为了演这部戏减肥20多斤?

  邵兵:基本上是魔鬼训练。开拍之前导演就问我,你能瘦点吗?我说能。于是在完全不知道剧情的情况下,我和廖凡、张默就每天骑马、喝茶、健身,瘦了20斤。

  记者:你在戏里的造型挺特别的,看上去像一个海盗,你自己满意吗?

  邵兵:这要特别感谢导演和张叔平,这造型我特别喜欢,以前几乎没剪过短发,这次把头发一剪整个人的精神气质完全不一样了。后来又设计了独眼,剧照出来以后很多人都说完全不像我了,我觉得挺满意的。

  记者:你们兄弟几个在戏里面都体现出某一种特定的性格,你扮演的老二是怎么样的?

  邵兵:我在整个戏里的角色就是一个悍匪,一个跟着老大混饭吃的悍匪。单说这个角色的话,很难找到一个点去发挥。我觉得导演是需要几个我这样的角色做背景,起到一种道具的作用,去把主角的形象烘托出来。因为戏份有限,我们几个人的角色都有点跟着感觉走的意思,戏份不重,有的时候得通过一些特定的细节才能表现出你所说的性格。比如我第一次见到花姐,只能通过动作的设计去展现老二对女人的欲望。

  “希望通过《让子弹飞》能让观众重新认识我。”

  记者:现在回头看,你在这部戏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邵兵:姜文的电影是非常有思维方式的电影,他的每一部电影里面都有一种独特的东西。姜文还帮我打碎了很多东西,等于是把我身上潜能都挖掘出来了。我演的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也算是一种突破吧。

  记者:这部电影等于说是姜文的第一部商业电影,你觉得他在艺术上有妥协吗?

  邵兵:艺术这种感受是长在人身上的,是扎根在思维方式里面的,是限制不住的,尤其是对姜文这样的导演来说。他导戏的随意性很大,他的灵感都是在瞬间产生的,他在片场会比较随意地改东西。他是一个创作型的导演。

  记者:近几年你很少出现在大银幕上,你都在忙些什么?

  邵兵:这两年我一直在忙着休息,因为没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和心理状态,都没调整好的情况下我就一直在休息。其实这一段时间我一直是被淡忘的,现在我只是很平静很低调地出来告诉大家,我又开始拍戏了。现在我的任务就是怎么能让观众重新认识我,二度出发,从零开始。执行/王苗 滕雪菲 采访、撰文/马驰 摄影/许闯

传奇枭雄“燃烧自己” 廖凡张默邵兵姜武谈“子弹飞”

(精品网-精品购物指南)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