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陈凯歌被指历史不过关 搞错《赵孤》故事发源地

2011年01月05日02:42华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赵氏孤儿》的一日与十五年

《赵氏孤儿》海报

华商报1月5日报道 两年前,一部《黄石的孩子》,热了湖北黄石,冷了故事产地“陕西双石铺”。而今,一部《赵氏孤儿》,让大家知道了山西藏山,却不知陕西韩城与此有关。虽然电影不负责考证历史,但是观众,愿意从电影中去认知历史。这一次,韩城文化学者纷纷举证,力证韩城是“赵孤”正宗发源地。搞得观众一头雾水:“是不是陈凯歌搞错了?”昨日记者就此事致电导演身边人员,对方表示:陈凯歌目前身在国外无法回应。

学者力证

“赵氏孤儿”韩城制造

《赵氏孤儿》热映,加上山西藏山的联动宣传,令一些韩城专家如鲠在喉。近日,当地相关部门为记者传来资料,以学者之口,来证实《赵氏孤儿》故事发生地“是韩城,而非山西藏山”。

与之前仅有的传说不一样,这一次重在举证。中国史记研究会常务理事、陕西省司马迁研究会副会长薛引生说,春秋时期,晋国六卿之一赵朔被屠岸贾陷害满门抄斩,程婴、公孙杵臼、韩厥三位义士救孤、保孤、藏孤的事件发生在韩城毋庸置疑。理由有三:1.当时韩城属晋国的河西之地,程婴等人藏匿赵孤的梁山就在韩城境内,现在仍有“救郎沟”、“救郎山”、“救郎庙”等历史遗迹。2.救孤、保孤、藏孤的主要人物程婴的家乡在韩城市芝川镇程庄,现在程庄仍有程氏后裔。3.程婴把被屠岸贾杀害的公孙杵臼的遗骨带回家乡葬在韩城市堡安村(程庄西边的坡上),自己死后和公孙杵臼葬在一起。赵氏孤儿赵武为了感恩两位义士,死后葬在两位义士的跟前,现在韩城堡安村南有三义墓。

在韩城当地的网站上,还有不少人拿出的证据。韩城司马迁中学退休教师张胜发就说:“据司马迁的故事载:司马迁孩时,就常随同祖父司马喜清明节到三义墓上扫墓祭奠,多次聆听了赵氏孤儿的故事,所以后来在《赵世家》、《晋世家》、《韩世家》中,用互见的手法,将这一故事生动地再现出来。”

《赵氏孤儿》故事的几大发生地

除了山西盂县藏山之外,在河北邢台,也被传与“赵氏孤儿”有关——历代《顺德府志》和《邢台县志》记载:“赵孤庄在城西北二十五里,为程婴匿赵武处。”赵孤庄村原名是单羊村,因赵氏孤儿这段故事而改名为赵孤庄村,并一直沿用到现在。

另外,河北邯郸也传有“赵孤”藏身地,邯郸有七贤祠,都被传与“赵氏孤儿”有关。

对于山西盂县藏山,有专家反对说,赵氏孤儿不可能藏在深山难以生存的地方,藏在盂县的可能性为零。否则藏身深山老林,像盂县的藏孤洞,井陉的赵孤台,都是现在起的名字,就是韩厥要找程婴,恐怕也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官方表态

陈凯歌没认真研究历史

记者昨日致电韩城市文物旅游景区管委会主任周甲午,他表示已知晓此事,他说,“我认为《赵氏孤儿》的故事,不是全部,至少有一部分都是跟韩城有关,现在至少有‘三义墓’,这是古代留下来的。还有历史遗迹,也有藏孤洞等。这个电影从一开始,就跟山西盂县藏山扯在一起,这是在事实上有错误的。”他认为,“陈凯歌导演是有名的大导演,但是他没有认真研究历史,就轻易肯定了故事发生在山西,这种做法不慎重,做法欠妥。我们希望他能够到韩城来了解那段历史,认真考察一下,理清事实。”

周甲午说,目前韩城市政府和景区管委会,都很重视,一方面通过媒体说清事实,同时也希望学术界进行关注,还大家一个清白,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不再被误导。

观众纳闷

陈凯歌搞错了?

趁着电影的热映,不少旅行社大做生意,推出“赵孤发源地,山西藏山游”。因电影的开机仪式在山西藏山,让观众都相信那里才是中国忠义文化的发祥地,“赵氏孤儿”的正宗发源地。原盂县煤矿私营老板杨连富投资数亿元,开发藏山。他组织专家考证了藏山与赵氏孤儿的关系,最终确定藏山以“赵氏孤儿”为金字招牌,以“忠义文化”为理念,来塑造品牌,重新打造藏山。2009年,景区作为投资方与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正式签约,拍摄“藏山版”30集电视连续剧《赵氏孤儿》;当他得知陈凯歌将拍摄《赵氏孤儿》时,又数次拜访陈凯歌,最终在2010年2月,藏山风景区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赵氏孤儿发源地——陈凯歌·藏山文化推广大使新闻发布会”,导演陈凯歌成为山西藏山风景区的文化推广大使。随后,《赵氏孤儿》的开机仪式放在了藏山举行,本报记者就曾前往现场报道过。

对于韩城人的“举证”,不少网友也根据这些证据进行怀疑,说“是不是陈凯歌搞错了”?要求有个澄清。而在网络上,支持“藏山”是“赵孤”发源地的也居多,甚至“藏山”的百度百科就说——藏山古名盂山……相传春秋时晋国大夫赵朔被晋国公杀害,赵朔死前将遗腹孤儿托付给门客程婴,婴舍去己子,携赵朔的孤儿赵武潜入盂山藏匿15年之久,后人就把盂山改名为藏山,并立祠祭祀,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

在电影《赵氏孤儿》上映时,本报记者曾就“在韩城有赵氏孤儿的传说及‘三义墓’”等历史遗迹问及制片人陈红,陈红一脸“困惑”说:“只听说在山西,没听说在陕西”。记者昨日致电片方,宣传人员张小姐表示,作为影片的投资方,无法对此作出回应,这个事应该问导演等主创。随后记者致电陈凯歌发言人黄斌,对方未接听记者电话。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