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电影票降价需跨三道坎 大制作高房租催高成本

2011年01月17日12:16北京商报董昆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破百亿,业界欢呼之余,高票价问题再次受到关注。从冯小刚(微博)《唐山大地震》影院提价10元开始,之后涨价之风蔓延。2010年再次涨价的电影票价,牵动着观众敏感的神经。

中国电影票价趋向合理化是否遥遥无期?业界普遍认为,电影票价走低起码得跨过三道坎。

电影高票价本已怨声载道,甚至传有“盗版存活就是因为票价太高”的言论。在美国,一张电影票面值6-8美元,一家三口看场电影,花费约50美元。按其人均收入2000-3000美元计算,看电影是很便宜的消费。但在我国,一张票60-70元人民币,加上停车、吃饭等花销,一家人看一次电影花费约为300-400元。这大约占到一个普通人月工资的1/5。另有数据佐证:根据《2010中国电影产业报告》显示,2009年中国电影平均票价为36.38元,占城镇居民可支配月收入的2.5%,远高于发达国家的0.5%。

高票价有目共睹,相关部门也并非坐视不管。近日,在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的年度通气会上,电影局局长童刚就呼吁降低电影票价,让电影更好地为观众服务。

大制作:

聘请国际团队的代价

“你们是买了一台劳斯莱斯,没人开。”一位韩国影人评价中国电影的后期制作时说。他认为,中国电影成本高是因为后期制作费用高。好比10万美元可以完成的活儿,偏要拿100万美元来做,因为中国有设备没技术,有技术又没有操作人。实际上,全世界最好的后期制作设备都在中影集团的怀柔基地,但是中国电影拍摄团队没有充分利用,宁可远赴韩国、澳大利亚去做后期。

中国近年来的大制作电影从来不乏外国后期制作团队的影子。《孔子》的后期制作特邀好莱坞制作团队加盟,特效镜头达到400多个;《集结号》不仅请了韩国特效爆破团队,还请了法国著名的数字技术公司——Technicolor公司专门负责后期视觉效果。据悉,Technicolor70多人的特效团队历时5个月为该片完成了799个镜头的特效处理。其场面铺张令人瞠目,据称一场战争戏耗资就达上千万元。影片《唐山大地震》的特效则是“多国合作”:除了《指环王》的特效团队Weta公司,还有专门做地裂效果的韩国团队、专做三维主楼倒塌效果的英国MPC公司,4分钟的地震场面可谓是一掷千金。该片总制片人王中磊曾坦言,电影片中天崩地裂、房屋倒塌、震颤和水压上升水管破裂导致喷泉状等场面,租用了英国的一台专业机器,一天租金达3万多元。

面对外国电影制作团队大肆在国内敛金,惟有增强国内电影公司制作能力才是王道。然而,中影数字制作基地作为目前亚洲最大、世界一流的电影制作基地,其生产能力已占国内影视的60%,承担着国内半数以上的影视后期制作,有这样的好料,为何做不出好菜?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认为:“目前,我国电影的工业化水平相比国外还有很大差距。中影怀柔基地的机器都很好,但是制作水平很低,没有工业化的人才和管理。‘文革’之前有大制片厂体制来维持基本的电影制作和工艺水平,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大电影制片厂解体,它的技术流程都不存在了,又由于市场竞争的冲击,这个国有企业就失去了动力。”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仍然要靠市场,“现在企业规模还太小,将来有大型企业出现了,这个问题就能逐步解决。中影的规模在中国算大的,但是在世界范围内还是太小,一年才千百万元的利润。另外,由于目前还处在国有体制内,很难真正达到市场化要求”。尹鸿看好中影上市,“上市之后去做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造,会离市场更近”。

高房租:

地产商坐地起价

百亿元的电影票房大蛋糕,谁来分食?这其中,地产商分去了很大一块。

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10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虽然已突破100亿元,但其中,国产片中的盈利只有10%,真正稳赚的是地产商。他们一手收租金,一手还拿走高额的票房分成,百亿票房中的20亿元都归入地产商的腰包。更有报道称,北京东直门的某地产商向影院投资者要价甚至高达1200万元/年。

近年来电影市场的繁荣,促使“股市”、“楼市”里的热钱纷纷涌入影院投资。就2010年来说,全国新增影院313家、新增银幕数超过1500块,平均每天增长4.2块,银幕总量超过6200块。

以前几个开发商找一家影城,希望通过影城带动楼盘销售人气的形势逆转,现在地段成了稀缺资源,影城纷纷“讨好”地产商,地产商便坐地起价。这给地产商带来了可观的房租收入。3年前,一线城市影院的租金大概每年只需200万-300万元,目前,一线城市核心商业区的影院租金普遍涨了两三倍,某些地段达到600万-700万元/年。除此之外,地产商更看重影片的票房分成收入,大约三四年前,地产商大约只要求5%-7%的分账比例,但是两年前这一数字上升到了10%左右,去年更是涨到15%以上,在某些核心商业区,部分地产商甚至向影院索取20%-25%的分账比例。

新影联常务副总刘洪鹏解释了这种现象的原因:“虽然现在大型商业设施因看好电影业的发展趋势,为电影院预留了专门的位置,但适合开发成电影院的商业地产仍是供不应求。用我们影院投资人圈内的话来说,现在不叫找项目叫抢项目,十家八家影院抢一块地皮的现象非常普遍。”

影院的盈利空间被大大压缩之后,偷漏、瞒报票房现象随之而来,“偷票房”逐步浮出水面。这背后是利益的驱动。

寿命短、急敛财

高票价三重作怪

电影制片人宋光成对国内电影的票房分账极不满意。他介绍,在国外,首周票房分成是片方第一周拿到80%-90%,影院分到10%-20%;第二周片方拿到70%,影院分到30%,依次递减下去。而国内的票房分账比例一般是片方得到30%-40%,院线与影院拿到60%-70%。“这样的分账比例使制片方很难收回成本。应该优先保证制片方的成本回收,影片推出时间越久,影院的分账比例越高,这样也保证了影片的寿命。这是相对合理的商业模式,既能保证制片方的利益,又能促使电影院把影片的放映时间拉长,把电影价值最大化。”

然而,影院方面的观点则截然相反。某影院负责人认为,在中国,一部电影上映的时间大概只有1个月,如果按宋光成所说的分账办法,那么影院的利益将无法保证。这位影院负责人的想法也暴露出国内电影上映时间短的问题。

“中国电影寿命不能用年来衡量,几个月就不错了。曾经的《唐山大地震》,我们以为可以震撼我们两三年,但是很快就被《山楂树之恋》取代了,很快又被《让子弹飞》取代。”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范周表示,这说明电影的产业链极其短,其回报是一次性的。

尹鸿也持相同的看法:“中国电影内容的寿命是一个月,而国外电影的寿命是1.5年。他们会通过影院、付费频道、音响租赁和零售等6层渠道来销售、传播电影。某些大公司控制着整个投放渠道,能够做到有节奏地控制性投放。这使得电影的存在周期长,发挥价值的余地很大。而我们的电影只有1.5层渠道来传播,除了影院所占的1层,其他的都被压缩到一起。”尹鸿认为电影周期短的问题在于,“目前中国无法保护知识产权,所以制片方恨不得把影片一口气都投放出去,不敢考虑长远的发展,只想短期内很快盈利”。

尊重市场规律

降价急不得

“现在电影票价下降的可能性很小,电影票价跟经济发展的大环境有关系。”尹鸿表示,“世界范围内的票价都在涨,去年美国的电影观影人次下降了,但是其票房仍然增加了,就是因为它的票价涨了。中国电影票价的上涨,除了外部宏观经济的影响外,还与近期影院新、改建频繁集中有关系,影院在建设过程中积淀了大量资金,成本的压力比较大,再加上去年3D银幕和3D电影的增加,导致平均价格上涨。最重要的是,影院银幕数量还是少,影院市场的竞争还不够充分,竞争越充分价格才能越便宜”。

对于票价占国民收入比例过高的问题, 尹鸿认为这样计算电影票价并不科学。美国的电影票价也是受供求关系影响形成的,是充分竞争的结果。然而,中国电影的供求关系没到位,“一部电影怎样定价才算合理,这个事情是没法说清楚的。文化产品和物质产品不一样,物质产品可以算出它的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但是文化产品算不出来,文化产品的价格都是受供需关系影响”。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