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1央视春晚 > 正文

《南方人物周刊》:赵本山的江湖

2009年02月20日15:30南方人物周刊李宗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978年,赵本山从辽宁铁岭开原县莲花乡石嘴沟村走出来,走了30年,走出今天的局面。从南方到北方,从在电视上认识他的人到在生活中认识他的人,随着离赵本山越来越近,滋味也复杂起来……

《南方人物周刊》:赵本山的江湖

本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专题:赵本山的江湖

《南方人物周刊》:赵本山的江湖

2月11日,刘老根大舞台散场后小沈阳(右二)在剧场保安的簇拥下离开剧场 图姜晓明

《南方人物周刊》:赵本山的江湖

刘老根大舞台票价最低150元

分蛋糕

熟悉赵本山的人说,他的发展轨迹跟市场经济的发展是合拍的,即所谓“寻找商机”、“做大做强”。不强大,就要受欺负,这个观念对中国人的冲击可以追溯到1840年的鸦片战争和1858年《进化论》的发表。

赵本山的创业之路,与中国成百上千积累起可观财富的名人、非名人(至今表现为合法的那个队列)基本相似。只是他走得比较实,鲜有虚拟经济的成分:早年将铁法(铁岭法库的煤矿)的煤拉到本溪卖,后来筹办饮料厂没成功,入主辽足沾了一身“闹心”退出,最后锁定影视演艺行业,传闻中正在洽谈手机制造业……

他的产业链中目前最大的环节一是剧场演出,二是影视剧制作,二者呈连带关系。有受访者说,电视剧的定位和操作也体现了赵本山的经济头脑,“全是农村戏,演员都是自己旗下的艺人,外景地挪得离家乡越来越近,投入不会太多,没准别人还得给他钱。”植入式广告这个概念也不是赵本山的首创。

反过来,电视剧带动了刘老根大舞台的人气。用总裁刘双平的话说,这叫培养“粉丝”;用弟子刘小光的话说,这叫“银(人)熟是宝”。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沈阳的大部分剧场都被二人转表演占领,能演出别的艺术形式,如歌剧、芭蕾舞之类的场所大致只有3个:辽宁大剧院、中华剧场、南风国际俱乐部,后者也已被某企业承包。

沈阳市的二人转演出市场被业内评估为3个等级:一级是赵本山的3家刘老根大舞台;中档的有关东情二人转演艺广场、林越与梅成祥合伙经营的“群众电影院”二人转专场、位于梨园剧场的“盛京红磨坊”共3家;三级则由10家小剧场组成。

加上星罗棋布的夜总会、洗浴中心小舞台,据估算,沈阳市大约有100多处二人转演出场所,每天大概有一两千从业人员在演出。有的演员一晚上能跑9个场子。

至于外地的情况,崔凯说:“吉林有一个经营者给我看过一张北京的旅游图,他在上边插了小红旗,120多处,都是唱二人转的场所,我说我怎么不知道呢?他说大部分都是洗浴中心。我估计整个二人转的从业人员大概在10万人左右,包括演员、乐队、经营者,以及二人转光盘制作者、录音师之类。”

群众电影院90年代中就做得红红火火,背后两位都是二人转市场经营方面的前辈。林越的主场在吉林,几年前他旗下已有江城剧场、站前“艺吧”、临江大戏院3家演出场所,吉林市所有的二人转演出都由他安排演员,他还成立了关东林越艺术团。早在赵本山于沈阳成事之前,林越的二人转剧场已成为“吉林市的一道风景”,凡有大型会议、海内外旅游团去吉林,安排看二人转是必不可少的内容。2000年,赵本山就是在他那看了一场二人转表演后,决定回归。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21日正式开业的“盛京红磨坊”,出任总经理的是霍燃。霍燃的生意做得很大,就是制作和发行二人转光盘。因为年纪大一些的东北人还是愿意听唱段,他抢占了那块市场。东三省一批优秀的二人转演员,包括二人转表演艺术家韩子平、董玮、郑淑云、阎淑萍、董连海、阎学晶、杨金华,民间二人转著名演员王小宝、唐鉴军、张小飞、王小利、阎光明、王永惠、蔡维利、王金龙、张涛、孙晶、毛毛、司旭等,都在他那里录过光盘。而吉林二人转演员王魏三已出了VCD。霍燃的莎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部设在沈阳最大的批发市场五爱街,面积有1000平方米,在全国各地还设有30多个销售网点。2002年底,他买断了赵本山投拍的电视剧《刘老根2》音像制品的东北地区总经销权;2003年4月,又发行了《刘老根大舞台开业庆典晚会》CD。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盛京红磨坊背后的大股东,其实是吉林名转魏三和孙小宝。

在东三省,长春市徐凯泉开办的和平大戏院也是二人转演出重镇。他背后有个名为艺委会的智囊团,聘请了省内文化界有威望、有影响的专家和学者,核心人物宫庆山原是吉林省委宣传部某处的处长,“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

如此看来,赵本山的事业不孤独。这个江湖神龙出没,见首不见尾。赵本山起步稍晚,但他以老少皆知的全国影响力占据了一个至高点,成为当今二人转演艺市场的领军人物。

2001、2002两届“赵本山杯二人转大奖赛”之后,林越旗下的张小飞、翟波、阎光明、王金龙等几个顶梁柱,相继离开林越艺术团,拜赵本山为师。一段时间里,林越的票房直线下滑。

演奏员出身的林越能创下一份家业,绝非等闲之辈。他平素低调、讲义气,颇有个人魅力,那些即使离开他的二人转演员都尊他一声“林哥”。他大方地说:他们能拜在赵本山的门下,作为老板我为他们高兴;只要他们有出息,艺术上能有更大的提高,我就是有再大的损失,也愿意为他们铺路搭桥。徐凯泉旗下的王小利有着非凡的嗓音,后来也正式拜赵本山为师。

江湖有道,有钱大家挣,何至于伤了和气。何况,吉林省有分布在长春、梅河口等地的十多家二人转大中专班,成为农村贫苦孩子奋斗的起点,“上辈子是裁缝”的二人转人才自会一茬茬长出来。

辽宁的二人转学校不如吉林多,一所在黑山,一所在新民。现在,又有了本山艺术学院。

赵本山也在构建他的理论,观众笑了乐了,就是硬道理。搭着时代的脉博,他提出的关键词是“快乐”、“笑”,它们频频从他徒弟口中流出,也融进台上演员的说口中:“观众要喜欢看,挺不住也得挺。”

一位沈阳朋友说,累了一天,不就想放松放松么。他外国女友就问:“中国人为什么都这样累?这是怎样的一天啊?”

师与徒

85岁的二人传专家王肯(一级作家,吉林省作家协会、吉林省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曾将跑江湖的二人转艺人比喻为“关东吉普赛”。唱屯场(村里)、唱木帮(伐木人聚居处)、唱棒槌营子(挖人参的地方)、唱子孙窑(有钱人家包场,或者几户人家合伙包场一起看)、唱大车店(赶车住店)、唱胡子窝(土匪窝),为了生存,哪一个民间艺人不练就一身察言观色、见人下话的本领?

74岁的马力(东三省公认的二人转舞蹈专家)则在家中为我们细述二人转的前世今生。说到兴头上,她拿出家什、连比划带舞回答我的问题:“什么叫手玉子?”“四角方巾怎么改的八角?”

二人转的技艺绝活、江湖道行就是这么一辈一辈往下传的。但琢磨了一辈子的玩艺岂能轻易传授。赵本山弟子中有“小才子”之称的蔡维利记得,70年代末他刚入前进艺术团,为了多学艺,常给老师打水,“可老师保守,一问就说没时间,不愿告诉。”他跑龙套,都是些大兵、打旗的小角色,只能在每次演出时偷着学艺。

记者采访时也问赵本山可曾拜过门,他说:“没有,生活就是我的老师。”盲二叔的二胡、笛子是他童年的“玩具”,扶着二叔走村串户的经历才是珍宝。

也是赵本山徒弟的王小虎记得,92年他最早拜父亲好友于小三为师时,提着一条烟、两瓶酒、两匣果子、两条鱼,当时叫“四彩礼”,进门就磕头,算拜了师。

身上很有些绝活的吉林人刘小光告诉记者,当时他已在别的剧场压了十年轴,很想拜赵本山为师,就托人打听是否要送些什么礼。后来他摸清师傅的路数:“我师傅不图这个,他爱才。”当他得知赵本山愿意收他后,拿着电话的手直哆嗦。他跟小沈阳同一批拜的师。

[责任编辑:童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