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黑暗电影教父谈创作 大卫芬奇榨出《社交网络》

2011年01月18日11:37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黑暗电影教父谈创作 大卫芬奇榨出《社交网络》

大卫·芬奇获得金球最佳导演之后,一番答谢。

黑暗电影教父谈创作 大卫芬奇榨出《社交网络》

《社交网络》让大家看到大卫·芬奇的天分不只在黑暗电影方面。

昨日,大卫·芬奇凭借《社交网络》获得第68届金球奖最佳导演奖。这一部没有任何火爆场面和性欲戏份的电影征服了全美观众及评委的心。整部影片中的对白犹如机关枪扫射一般,当你在感叹天才年轻演员的完美表演时,殊不知他们爆炸性的演出正是被导演大卫·芬奇严苛“压榨”之后呈现的。凭借着与生俱来的“邪念”和“黑暗”,大卫·芬奇拍了《七宗罪》《搏击俱乐部》以及《十二宫杀手》几部堪称经典的大作。恐怕这时候我们还难以确认他8岁的时候,那台8毫米摄影机究竟对他的影响有多大。不过那些还称不上作品的影像,却在他幼小的心里构筑起了导演的梦想。

大卫·芬奇在电影镜头上的视觉美感与对电影的驾驭能力天赋异禀,与他年轻时的经历密不可分。18岁时的大卫·芬奇参与了《星球大战:绝地武士归来》和《夺宝奇兵:魔域骑兵》的灯光特效制作。在上世纪80年代,他成为麦当娜等巨星拍摄MV的御用导演。

他的最新力作《社交网络》(Facebook)看似是以“Facebook”作为热卖包装,但其电影讲述的是围绕建立Facebook的这些人们之间的友谊、纠纷以及背叛,对人内心深处的灵魂剖析。

大卫·芬奇(David Leo Fincher)

出生日期:1962年8月28日

出生地: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MV代表作:《自我表达》《Express Yourself》麦当娜 《时尚》《Vogue》麦当娜 《它是谁》《Who Is It》迈克尔·杰克逊

电影代表作:

1992年 导演《异形3》(获得第65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提名)

1995年 导演《七宗罪》(获得第68届奥斯卡最佳剪辑提名)

1999年 导演《搏击俱乐部》

2007年 导演《十二宫杀手》

2008年 导演《本杰明·巴顿奇事》(获得第81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艺术指导奖)

2010年 导演《社交网络》(获得第68届金球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编剧以及原创音乐奖)

谈《社交网络》

完美镜头出自无情压榨

记者:大卫祝贺你,你总是做出与众不同的电影,不断追求新目标。当大众看到《社交网络》预告片时便被你震惊了。

大卫:网络上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希望这部电影会关注于大事物,科技为人们带来很多新生活。不过,你应该也听到非常激烈的厌恶这部电影的声音,有很多人不喜欢它,有人觉得被冒犯了。但电影就是电影,而且票房口碑不一定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呈现,可能四五年后,人们对此会更津津乐道。

记者:人们一定会持续讨论这件事,电影讲述的是当下大众最为关注的事件,而且非常有娱乐性。

大卫:是的。杰西·艾森伯格非常开心,他是天才演员———谁知道呢,他也许是装的。

记者:说起《社交网络》,听说你一个镜头要做几十次的拍摄,做这么多有什么好处呢?

大卫:当然有很多专业演员,熟悉他们自己的行业,通过几个镜头就能表达出想要的效果。不过,现在是25岁的一帮演员。我鼓励他们多做功课,了解角色,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我更想把他们真实地带入角色,让人看起来,你足够熟悉,举手投足就像自己的动作。我不想让人看着觉得,你刚刚来到片场,拿出剧本,看两眼就演,我希望你完全熟悉场景,感觉像自己家,像自发行动。他们是年轻人,我想他们不介意多拍几次。

记者:回到刚才那个问题。你为什么要不断重拍一个镜头呢?能告诉我,你重拍次数最少的一次是多少次吗?

大卫:最多一次107次,最少3次。《社交网络》平均每一个镜头拍摄25次左右。有一次他们拍了7分钟就欢呼了,而我却说,还差得远了,大概20次的拍摄中,前面10次根本不值得一看;拍着拍着,我就会喊“重新开始”。你就看见群众演员跑回自己位置,把啤酒倒回瓶中,然后开始,一遍一遍的。你知道这样反复,可能只能帮到四五句的台词,但这也是科波拉的常用伎俩,逼迫演员多次反复拍摄,这样他们就越说越快,因为他们头脑中会想,“导演会喊停吗?”这样他们就不会去想他们的台词,而是让台词自然流出。所以当你们看到杰西犹如机关枪般的对白,这种爆炸性思考状况正是被我们压榨出来的结果。

记者:作为一个完全不了解“Facebook”的导演,为何会接拍这部《社交网络》?影片预算是多少?

大卫:我说过,我总是很善于跟投资人打交道。起初有人拿出《社交网络》剧本跟我说,他们中意这个,如果拍出来肯定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电影是关于一帮25岁左右的男孩,做些不同的事情。我们当然希望观众感兴趣,投资人影片预算当然不会说随便花多少都行。不过我会明确跟投资人讲出,我需要什么,我想要演员有足够时间,琢磨角色,进入角色,我们得要建造场景,所以不能在72天内速决。最终我提出投资标准4000万,而不是他们预料的2500万。经过考虑后他们对这个数字开了绿灯。

谈过去

一路走来全靠拼命努力

记者:现在你是游戏的操控者,你对作品享有很高的自主权,那么什么是最让你满意的,什么最让你感到挫折?

大卫:我的生活方式很像中古世纪,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4个小时。如此地拼命努力,才让人们注意到我。我记得我拍第一个MV时,在旧金山和当地技术师和摄影师说,我想要这里移动24米,摄影师一脸惊讶地问我,“你真的这样想?”我现在可以直接跟技术师讲,我想要这个。现在,我确实有自己的团队,但是所有人都期望我能给出确定的命令,他们不想被人领导,他们需要明确的指令。所以过去8年,对我来说,我只是在自己喜欢的方面做出实验跟处理,包括场景的建立,如何入镜。过去这段时间,我可以使工作变得更舒服,可以在较短时间完成摄制。

记者:你很努力才达到今天的成就,并且依然在坚持。许多很优秀的导演,在(上世纪)70年代拍出几部好片,但之后便开始走下坡路,越拍越差。是不是有必要对这种得意自满加以限制呢?

大卫:好消息是,我并没有取得那么大成功。比如,如果你拍了大白鲨系列,你甚至可以决定日出方向。所有事件都是过程,拍摄电影,筹资拍摄,写剧本,所有都是过程。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拍5部片,每一部都与其他不同。

记者:你是男孩的时候,你想跟你的女朋友“秀”什么?

大卫:我8岁半就已经幻想我可以做导演了。那时候,看到父亲的摄影机,我就说,我想当个电影导演。1969年夏天,从我上小学、中学再到大学,一直在向电影靠拢。我在高中上电影课,去电影院和当地电视台拍片一点一点积累。

记者:你的第一次成功是什么时候?

大卫:我和约翰·可迪合作一个动画。上世纪80年代,乔治·卢卡斯投资,电影人教授的夏季课程。我们练习暗室照片冲印中的特效制作———曝光,特定的投影角度。虽然化学品很臭,不过却要在里面待上一天,还好我对此并不讨厌。这样的工作一下干了6个月,然后我进入动画特效工作室,3.7美元一小时,从基础特效开始做起。

记者:你本来是拍摄简单MV的导演,直到有一天你开始和麦当娜这种巨星合作。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大卫:那个时候比较好,电影明星和投资人总是一伙人。明星们投资拍摄,所以不用两边协商。大明星们总知道他们最好的一面是什么。如果你能发掘出她新的闪光点———比如一首歌,我需要跟明星协商,想用一个独特的角度来拍摄。而她们则表示并不想要太多故事性,她们还是更善于演唱,想早些回家等等,这个时候就必须学会如何“诱惑”你的投资人,用自己的方式来说服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完成下面的事。你知道,我并不是个强硬的人,但是我也从来不会撒谎。

谈电影未来

3D是全球电影发展的趋势

记者:你是如何挑选演员的?

大卫:我并不从自己喜好出发挑演员,因为每一部电影、音乐电视、广告都需要根据自己的风格来确定人选。就像拍摄Nike广告时,我需要演员性格里透着一点淘气;拍摄避孕套广告,则需要找到身材完美的肌肉男,同时他必须拥有漂亮眼睛和很棒的感觉。

记者:现在媒体如此发达,以至于很多年轻人都有大量DVD、VHS可以查阅参考,那我们这年代什么样的导演会一跃而出呢?

大卫:许多人认为,是不是将来电影就没希望了;可是有人说,拍电影变得如此简单,我可以拍摄完成一两幕后便放到youtube上面,然后问大家,你觉得如何?比如机器人进城这类题材的,兴许派拉蒙会有兴趣。星探们就不需要试镜录像,他们只会需要youtube link。整个行业总在寻找新创意。我认为当下这个年代,年轻人有足够简单便宜的方法实现他们的想法。

记者:有没有时候需要把已有的事物创新,加入你的想法,而不是做原创性工作?

大卫:我知道我不用再拍连续杀人狂系列电影《十二宫杀手》。很多人认为,大卫可以拍个成年人电影,会成功,有广告效应,可以被挖掘更深。你知道,我拍这种电影要深究材料,这意味着之后会被材料的深度弄得难受。我已经拍过《搏击俱乐部》,刚开始他们也鼓励我随意拍摄,但是出来后,因为太过血腥暴力,他们又声讨我。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不能谈论原创的问题,即使是一本小说。要知道,导演并不是拍照片,他们的工作是充满诗情,利用画面、声音、对话、角度、动作,让事物丰满起来。

记者:你对3D电影技术的看法是怎样的?3D电影技术是以后的潮流还是只是昙花一现?拍摄3D电影是不是你将发展的方向?

大卫:我觉得3D技术就是用来做电影的,像卡梅隆就是动画制作的标杆人物。不得不承认,3D电影的前景非常大,它将是全球电影发展的趋势。

编译:张静

(新京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