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2010年电影回眸:让西风吹,让“子弹”飞

2011年01月20日17:06新京报[微博]草威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我去了几十趟电影院,单是《阿凡达》《盗梦空间》这两部加在一起,就让我买了10张票。作为一个城市中的低收入者,我口袋里的钱大多给了快餐店和电影院。因为太喜欢那种黑屋子里的仪式感,所以对我来说有些电影的意义就在于影院。就这样,我像看老朋友一样的光顾它。在这一年,大概有不少人选择这种方式去填充自己的生活,相伴随的,我们产生了票房,我们让这个国家的电影事业就如同杜拉拉那样梦幻般的向上奔去。当然,一切只是看起来。

看起来,我们有了100多亿的好收成;看起来,我们的商业片很成功,市场很成熟。然而,在账单漂亮的背后,这又是平庸难掩的一年,我们不能有“坏人”,甚至没有了怪人。《无人区》因坏人太多没了下文,而早年间一直独树一帜的徐老怪这几年一下子也不怪了。电影业越来越像一种纯粹的投资,资本只买大导演的账,观众又只认识他们的名字,市场只给这些人机会。他们不再需要尝试,不需要开拓,按规矩出牌就可以了,人人夸能赚钱,人人骂还能赚钱,捧杀棒杀都杀不死,这就是淡定前进的中国电影。

就真的仿佛是一场怪异的电影,这个市场显现出的诸多现象令人匪夷所思。各种同质化严重的影片竟可以在同一时间内一齐亮相,场面恶搞又蔚为壮观。影院的这个厅在舞刀弄剑,那个厅换了几个演员,还是舞刀弄剑。本以为相互间是一场较量,可实际上人家共赢了,就这么怪。在数量上,我们也保持着一贯的超越历史的态势,可涉及到的题材却仍旧干枯得很,齐放的不是百花自然也就不争鸣。观众们对国产片的审美观被主流导演内化着,久而久之,以为凡是国产大片少说都得是几百年前的事儿,而且还得阴气十足;文艺小清新那说的一准是乡村里田野间,女主角还得是个尖下巴的姑娘。直到大片成了大骗,小清新化身为小恶心,那些题材在我们大脑中的阻尼系数已经无比彪悍了,市场也还是他们的。

不过这种一拥而上的狂欢也裹挟着一两个异类,比如那部《西风烈》高群书在成功地讲述了《风声》之后,把镜头指向了西部片这样一个空白的领域。可是整部影片价值观的缺失,造成了一种难以言状的观后感,看后留下一片空白,记住的只有一些遗憾的细节。可以把它看成一个掉链子的挑战者,品位过得去,品相却太差。但至少这种不落俗套的勇气可以让人多少有点盼头,直到这一年的年末,我们等来了姜文,大家用近乎饥渴的目光在打量着他的作品。也可能是因为这种蓄积已久的期待,《让子弹飞》形成了一次颇具规模的爆炸,影评漫天飞舞,争论不绝于耳,“神作”的头衔也被早早地戴上了。我觉得这些光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的质量和票房终于形成了相得益彰的效果,也终于让我们眼前的繁荣有了一个叫人高兴的理由。

在贺岁档上映前,我还在向别人抒发我对葛优的不满,我说他用一副表情拍了20来个广告,赚钱太容易了,没有变化,没有进步。可我在依次看了那三部贺岁片之后就转变了想法,忍不住长叹一声,真牛逼啊。他用三种不同的表演方式改变了电影的节奏,每一种都精彩,都葛优,以至于《让子弹飞》中在师爷被炸死之后,我有一种影片结束似的失落感。

我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已经好久没有对一个新名字发出惊讶,新人辈出,却辈辈都是浮云。未来的明星们都被各种各样的秀打败了,筛选和培养的机制与土壤已经彻底改变,我们好像只会急功近利,那些明星转来转去,这些年的银幕上还是那几个人。

听马未都预言,电影将亡。我不认同,因为人有一种先天的欲望,就是去观看别人的故事,而不介入,这就是它无可代替的原因。但若是说中国电影迎来了辉煌,我也不能认同,因为毕竟玩转商业和拍好商业片是有区别的。100亿说明不了什么,它甚至反衬了我们生活的匮乏。我们现在想要健康,一个健康的市场,健康的生活,需要多样、需要缤纷、需要不同,也需要向着公平努力。所以让西风接着吹,吹得更狂;让子弹接着飞,飞得更快,因为它们无论优劣,都是这个市场的希望。那片无人区,迟早都要有人去的。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