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张一白:曾被当傻子拍傻戏 感谢陈建斌帮忙起名

2011年02月12日11:18新闻晚报于音我要评论(0)
字号:T|T

“等你爱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等你爱我,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陈明的一首《等你爱我》在1999年的夏秋撩动了无数青春男女的心,那一年的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更是成为无数恋人的心水之作。有谁会想到这部开先河的偶像剧曾被当作很傻的戏,而各大电视台也并不看好该剧。

朋友隐蔽的情感入画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徐静蕾刚拍完《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李亚鹏在洛杉矶得到五十万美元的风投;张一白只是一个拍过些MTV和电视纪录片、有点胖的家伙。中戏毕业后的张一白在汕头闯荡了一番后回京,并幸运地找到了投资,“当时凤凰卫视有个偶像剧场,我觉得这种东西挺合我胃口,就做了这么一个剧本。”

那时候张一白拉着一群朋友聊剧本,大伙最隐蔽的情感和过往,都成了故事里的画面,比如霍昕和张扬的过往、孟京辉和廖一梅的爱情,张一白等人“调戏”中戏女英语老师等等,剧本里的都是真情实感。而挑选演员也没怎么费劲,李亚鹏是朋友,徐静蕾是张扬介绍过来的,王学兵和王渝文则是李亚鹏介绍来的。

曾被当成傻子拍傻戏

《将爱》在上海开机第一天,合作的上影厂工作人员就崩溃了。开场文慧和杨铮相遇的戏仅一分多钟,却足足拍了两天。张一白回忆说:“后来我们才知道,上影厂看了故事,觉得就是一帮傻子拿了一个特烂的傻剧本。但半个月以后,上影厂合作的人就说,他们在拍一特牛的戏。”

当时没经验的地方太多,开拍五六天了,张一白光忙着跟摄影师、灯光师沟通,把演员晾在一边,“直到李亚鹏、徐静蕾、王学兵来找我,质问为何导演不给演员说戏……”如今回忆起拍摄往事,张一白仍然感慨万分。

当年电视台都不看好

电视剧完成拍摄后,各大电视台都不看好这部剧,搞得张一白很郁闷:“刚卖的时候,人家觉得你这个傻子拿这东西来干嘛呢?跟电视剧不一样,就一帮傻年轻人在那儿,又不说话,又蹦又跳。我印象最深的是重庆1999年国庆前播 《将爱》时,我搬着板凳看,结果上午八点播到下午三点,一口气播完,这是什么待遇?就是垃圾时间填空的待遇。”

转机出现在首轮播出后,11月份电视台打电话来,邀请剧组过去,因为无数人写信来要求重播。“《将爱》完全是被观众呼声救过来的。幸运的是,几位年轻演员凭借这部戏迅速蹿红,成为一代人的偶像。”

【幕后故事】

■导演真实经历入戏

剧中有一段戏是杨铮去南方,在长途车上被人偷光了钱和证件的情节,这正是源于导演大学毕业后的一段亲身经历。张一白回忆,当时他从中戏毕业分配到广东汕头,坐了一通宵的长途大巴去报到,下车时发现所有钱和包括派遣证在内的重要证件都被偷得一干二净,没办法只能等待学校把新的派遣证寄过来,同时还要办新身份证。 “这段经历对我来说刻骨铭心,于是写剧本时就把它加了进去。 ”

此外,杨铮给文慧学校打电话,总是占线打不通的情节就是当年中戏的真实写照。那时中戏所有学生宿舍只有在楼下收发室里有一部电话,很多谈恋爱的男生女生要煲电话粥,排着长队等电话是中戏当时的一大景观。

■音乐人“倾巢而出”

关于电视剧《将爱》,一直有传闻称是该剧的投资商沈某为捧女友谢雨欣,于是谢雨欣不但在剧中担当主演小艾,还包揽了片头曲《遥望》和片尾曲《谁》。除了歌手谢雨欣,该剧也汇集了一批当时在歌坛很有影响力的歌手,如田震、陈明、高旗、张楚等,导演张一白是拍MV出身的,其中大部分歌手都与他合作过。至于张楚,张一白是在中戏时认识的,“那时我们都在读书,我和王学兵、李亚鹏、张杨经常在宿舍里听他唱早期的歌,他是大家在临毕业前一起搞话剧、搞音乐的那段美好时光中的一位好朋友。 ”

■陈建斌帮忙取名

张一白当初是1998年世界杯开幕式那天住进国家气象局招待所的,以一天一集的进度全封闭写完这个戏。当时该剧的名字还叫《爱相随》,但张一白一直对这个片名不满意,后来就在剧组内悬赏征名。 “在某次吃火锅时,我记不清是王学兵还是李亚鹏,告诉我在和陈建斌通电话时,他给取了个名字叫《将爱情进行到底》,我一听就认定它了。 ”

(新闻晚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