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风语》央视热播收官 胡军获封“妇女之友”

2011年02月22日09:44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风语》央视热播收官 胡军获封“妇女之友”

胡军自己不排斥电视剧,认为老百姓记住自己更重要

新京报2月22日讯 《天龙八部》里的萧峰让观众牢牢记住了胡军,因此,硬汉、大侠、英雄也成了贴在他身上的固定标签。近几年,胡军也尝试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从《十月围城》中的刺客阎孝国到《金婚风雨情》中的好丈夫耿直,从《赤壁》中的赵子龙到《花木兰》中的暴君冒顿,胡军不停地在善与恶、忠与奸之间徘徊。在央视播出的《风语》中,胡军扮演的国民党军统上校陆从骏,又是一个“非善非恶”的人物,“观众看到前一半会喜欢这个人物,因为他并不冷血。虽然是特务,但有人的情感。他绝对不是简单脸谱化的反派,更不是反一号,而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谈《风语》 让观众为反派流泪

新京报:虽然主创一直强调《风语》是人物剧,但还是有不少观众把它当谍战剧来看,作为主演,会不会觉得无奈?

胡军:对,我当初本来就是冲着它不是谍战剧才接的。谍战剧要求的是情节的转化,人物已经固定了,但这部戏不是,人物是在往前走的,观众看到的是每个人物命运的不同。有的观众觉得节奏慢,就是因为他们把情节放在第一位了。其实这部剧是一点点地变化,一直到结尾的时候,陈家鹄和陆从骏的命运都很扣人心弦。

新京报:陆从骏这个人物什么地方吸引你?

胡军: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坏人,我不想把他演得太脸谱化。陆从骏很大程度上跟《十月围城》里的阎孝国有得一拼,他们俩都是为了信念在不怕死的拼搏着。在工作上,陆从骏是个不择手段的魔鬼,但是在妻子面前,他又是个好丈夫,有空都会回家吃饭。我就是想把这个人物演成一个让观众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又会为了他流眼泪、揪心的人。我觉得陆从骏应该是整部戏中最悲惨的牺牲品,最后他因为信仰破灭而自杀了。

新京报:从戏份上说,郭晓冬扮演的天才数学家陈家鹄应该是男一号,你有没有想过要演陈家鹄?

胡军:没有,我演陈家鹄也不合适,而且我本人也不太喜欢陈家鹄那个角色,那种较劲、神经质的感觉不适合我演。这点我很佩服郭晓冬,说哭就能哭出来,想让我哭挺难的,我拍哭戏不拿手。

新京报:但是不是对于演员来讲,像陈家鹄这样特别神经质的角色,其实都是一种挑战?

胡军:对,如果我来演可能会更极端。我觉得他的神经质还可以再过一点,一个知识分子被关在黑屋里,更癫狂,更痴迷,可能会更好看。

新京报:你觉得有什么角色是自己演不了的吗?

胡军:有啊,青春偶像剧就算了,肯定演不了。(是因为现在年纪大了吗?)也不是,我大学刚毕业那时候也没有偶像剧啊,那时候大家还在看日剧,连韩剧都没有呢。

谈风格 我是妇女之友?

新京报:但是现在大家提到你的角色,想到最多的词汇还是硬汉。

胡军:我还真没想过要怎么去演成一个硬汉(笑)。

新京报:很多人说从你的戏里都能看出大侠的感觉,这是你偏爱的一种处理角色的方式吗?

胡军:可能萧峰留给大家的印象太深了吧,其实我演戏还是从人物出发,比如《机器侠》《我的唐朝兄弟》那种喜剧片,我就不可能会处理成大侠的感觉,尤其是《我的唐朝兄弟》演成大侠其实挺容易的,但他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毛贼。我也不是什么角色都要演成英雄大侠。

新京报:听你在聊《风语》的时候,一直提到《十月围城》中的阎孝国,你是不是很喜欢这个角色?

胡军:对,我更喜欢有争议的人物。我记得《十月围城》在香港首映的时候,看完电影出来,甄子丹的太太跟我说,胡军,只要你在电影中一出来我就直起鸡皮疙瘩,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觉得这是对我很高的认可,说明这个人物演活了,我不喜欢演面具化的人物。

新京报:在《金婚风雨情》之后,除了“硬汉”,还有媒体因为“耿直”这个绝世好男人的形象把你也称为“妇女之友”。

胡军:妇女之友?哈哈,喜欢我的观众年龄群能不能小点啊?大家对耿直这个人物的认可,我觉得挺好的。80后、90后的孩子们都挺喜欢看的,而且通过这部戏,很多人开始是在恐惧婚姻生活,现在有一种向往婚姻生活的倾向,我觉得这个特别有意义。

新京报:你自己是更喜欢《金婚风雨情》中“耿直”这样接地气的人物,还是比较偏向大侠气质的角色?

胡军:都喜欢。其实我觉得自己没有局限,只要付出了心血就对得起观众。比如陆从骏,一开始麦家的剧本写他不择手段而且狡诈,我在表演时刻意去掉了狡诈的部分,改变了陆从骏的性格走向。我很期待自己的这种表演,我觉得这么走才会让人物可爱,才会让观众记住。

谈生活 刻意让自己慢下来

新京报:去年一年你好像只拍了《风语》和话剧《原野》,是因为好剧本难找吗?

胡军:也不是,这一两年我刻意让自己的步伐慢下来,以前拍戏每年只能在家待20多天,现在觉得没必要那么拼。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就觉得自己到这个阶段了,没必要那么忙了,想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能安静下来。现在能陪家里人的时间挺多的,当然让我一直在家待着是不可能的。2011年比去年要忙一些,话剧、电视剧、电影方面都有工作。

新京报:听说你已经开始向幕后转型,自己开了工作室,有具体计划了吗?

胡军:还在学习的过程中。幕后工作看上去轻松,其实并不容易。现在已经有项目在运作。

新京报:最近你和家人一起上北京台春晚,很多人才知道原来你大伯是胡松华(注:男高音歌唱家),你爸爸是胡宝善(注:海政歌舞团男中音歌唱家)。

胡军:我不是要刻意高调,当时和我爸、我大伯一起做这个节目,主要目的就是抛砖引玉,让老一辈们开心。我大爷和我爸一个80岁,一个76岁,只要他们高兴,我干啥都行。北京台当时本来让我唱《金婚风雨情》主题歌,后来我唱了一半就把他们介绍上台。

新京报:不少演员在成名之后,都集中拍电影,而不太想拍电视剧了,但你似乎还是影视两边都有发展。

胡军:我觉得电视剧真的不能丢掉。作为演员最想要的就是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你的作品,让更多的人去喜欢你,去认知你、甚至是品评你,这是做演员最直接的一种需求,电视剧能够帮到你这一点。中国的演员很幸福,没有必要把电影和电视剧分得很开,都可以互相去拍。

本报记者 刘玮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