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3届奥斯卡 > 正文

拷问奥斯卡③:《黑天鹅》的新意在哪?

2011年02月23日00:01腾讯娱乐[微博]韩松落我要评论(0)
字号:T|T

拷问奥斯卡③:《黑天鹅》的新意在哪?

海报

文:韩松落

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编剧和导演、娜塔丽·波曼主演的电影 《黑天鹅》,出现得有点晚。

如果它出现在十年之前,单从故事上来讲,就已足够惊世骇俗,但这十年时间里,从《搏击会》、《游泳池》、《高电压》、《致命ID》、《神秘窗》、《镜中鬼影》《歌西卡》《蜘蛛丛林》到即将问世的《少年PI的奇幻旅行》,都拿人格分裂大做文章,它们的创作者,似乎是被我们的广电总局约束着,众多鬼影重重的故事,一律要从精神问题上得到现实的解释,“那个人不是我”以及“那些人不是我”,几乎形成一种叙事支流,那么,刚刚凭借《摔跤王》引起好莱坞垂青的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又有什么必要来趟这浑水?旧瓶装新酒的《黑天鹅》,却成了今年奥斯卡亲睐的热门影片。这部在老旧题材中,力图搞点新意思的影片,到底有何高招,能挽留住奥斯卡评审们另类怪诞的目光呢?

或许因为,在讲俗了的套路里,讲出新意,才更显出心智和才力。俗里翻新,是挑战,是一种沉默的骄傲,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呈示了这种骄傲。《黑天鹅》的故事框架虽不新鲜,好在芭蕾舞者生活少人涉足,用作背景的《天鹅湖》又增添了意境上的厚度,更何况,它细节扎实,心理过程层层推进令人信服。

娜塔丽·波曼扮的女主人公妮娜,在一家著名的芭蕾舞团跳了许久的舞,终于得到机会,在《天鹅湖》中出演主角,但争取主角的过程充满龃龉,执掌舞团的总监,在给了她一个侵略性的吻之后,宣布她成为主角,随后,一个替补从天而降,出现在排练场,似乎对她的位置虎视眈眈。排练的劳累、过度入戏、对同事的猜忌、回家路上必经的阴暗地铁、强悍的母亲,以及被她顶替掉的主演的悲惨遭遇,种种紧张的碎片,渐渐填满她的生活,将她推入失常的境地。

作为今年奥斯卡最有力的角逐者,诠释它的观点已经非常之多,最常见的一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黑天鹅,有一个时刻会出笼的心魔。但我从中看出的,却是一个内向者的悲哀,一个在黑白判然的理论指导下成长起来的女人的困惑。妮娜的家庭,有一种清教徒式的清寂,控制欲(有点类似《钢琴教师》中的母亲)极强的母亲,早年因为怀上了她而放弃舞蹈事业,她被母亲管束着,成为一个矜持内向的人,从心智到处世到性欲,都处于一种蒙昧状态。

当然,身为一个内向者,如果能一直蜷缩在自己的洞穴里,也是安全的,但成为《天鹅湖》主演的机遇,将她从这个内向的洞穴里拉了出来,在现实中,她得去竞争,一次再次突破自己性格的底线,慌乱地揣测舞界潜规则,笨拙地模仿前主演的处世之道,在舞台上,她不光要揣摩可以让她本色出演的白天鹅,还要释放欲望,开拓内心的疆域,去揣摩黑天鹅的热烈和邪恶。于是,一个对手在她的想象中诞生了,她未必在舞艺上强过她——影片从没在技艺上着墨,只是性格更适合这世界,比她热情,比她受同事欢迎,在男人中间游刃有余,更善于呈现心中的欲望,更重要的是,从不对事物的黑与白耿耿于怀。她得竭力和她攀比。被所有这一切激发着,她终于超越了自己精神世界的安全线,一脚踏入深渊。《黑天鹅》其实是一个内向者失去了内向的权力,失去了熟悉环境的隐蔽,走向危险荒野的故事。

让人反复思量的,还有它和《天鹅湖》的互文,开始,觉得妮娜像是奥杰塔和奥吉莉亚的综合体,黑和白是她精神的两面,后来,觉得她更像王子齐格弗里德,出身单纯的环境,懦弱、游移不定,但却因为欲望,陷入了超出他应对能力的复杂境地。

这些“新意”,都成了奥斯卡看上它的原因。当然,正如我前面说所,如果它出现在10年前,必定是惊世骇俗的影片。仅仅只是10年,我们对于生成与臆想的敌人,人性中的黑暗早已经了然于心。我们不能说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在片中强烈的目的性和暗示性行为,作为一部旧瓶装新酒的作品,《黑天鹅》无疑是成功的。但我们需要的,绝不仅仅是影片带来的心灵上的认同与悲悯。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