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3届奥斯卡 > 正文

拷问奥斯卡⑤:《国王的演讲》与价值观输出

2011年02月24日22:05腾讯娱乐[微博]韩松落我要评论(0)
字号:T|T

拷问奥斯卡⑤:《国王的演讲》与价值观输出

《国王的演讲》剧照

文:韩松落

“那种感觉如同感受闪电,我眼前一亮,如同神谕出现,永生难忘。大地在我眼前无尽地延伸,地球从中间砰然裂开,喷射出一条巨大的水柱,直冲云霄,地球因而为之颤抖。当时的我似乎瘫痪了。”女导演莱妮·瑞芬斯塔尔用这样的字句,描摹自己1932年去阿道夫·希特勒的集会上听演讲时的感受。尽管这种描述有夸张的嫌疑,而且要结合莱妮·瑞芬斯塔尔本人的性格和野心来理解,但,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演讲家之一,希特勒那种催眠式的演讲,是他扩大权力疆域的重要手段。演讲,是政治家的基本技能。

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次子伯蒂比较不幸,他不善言谈,有结巴的嫌疑,更别提在公众面前演讲,更糟糕的是,还很容易情绪失控——这是身为政治家的大忌,更麻烦的是,天降大任给准备不足的他——1936年,父亲去世,兄长爱德华王子继位,成为爱德华八世,仅一年,他就为辛普森夫人退位,伯蒂继位,成为乔治六世。此时正逢二次大战,1937年9月初,德军入侵波兰,英国对德国宣战。他的语言矫正师莱昂纳尔·罗格,将要帮助他克服一切障碍,让他成为一个能够用演讲凝聚民众的国王。汤姆·霍珀的电影《国王的演讲》就是根据这段真实故事改编,以演讲为线索,展示一个政治人物的成长和成熟。

电影妙在没有神化。夹在国王父亲和国王兄长中间的伯蒂,像一个十足的受气包——这可能是他口吃的成因,直到结尾也没被夸大成光芒四射的魅力人物,而被神化,是英国王室一直以来担负的重要使命,较近的一个神话人物是戴安娜王妃,一个笨拙、沉闷的女人,被神化成世纪蓝宝石。《国王的演讲》则不动声色地将神话人物一一还原,国王也是由信心不足的普通人在情势逼迫下成熟起来的,电影甚至顺手破除了英国王室的另一个神话,爱德华八世的情圣神话,他为辛普森夫人抛弃江山,留下“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传说,但电影中的他,露面不过几次,风流债主的样貌却被刻画得纤毫毕现,一如曾经担任乔治六世和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私人秘书的拉塞尔斯的评价:“他放肆地追求酒精和女人,而且自私。他以后可能不适合佩戴英国的王冠……他的性格变幻莫测、很不成熟,在精神、道德和美学等方面,停留在一个17岁男孩的水平;他对事情适当或不适当的唯一衡量标准就是:我能逃脱吗?”

莱昂纳尔·罗格是《国王的演讲》中唯一有光彩的人物,但光彩也并不触目,是普通人的那种光彩,面对国王不卑不亢,成功地进行了生命经验的传递,这是那个古老欧洲的传统,也是英国王室的传统,生命经验不分高低贵贱——甚至一开始就不会有人想到为它划分等级,年轻人就是需要年长者传帮带,成长中的政治家就是需要长者的言传身教,里敦·斯特莱切的《维多利亚女王传》中,对此有精彩的描述。可以说,莱昂纳尔·罗格的出现,带出了整个电影要传递的价值观:平等、公正。

整个电影电影很工整,故事讲得很平和,细节恰到好处,价值观没有太奇突的地方,也并不复杂,更没试图引起争议,这就是奥斯卡要的东西。

对我们的启示,就在于它的价值观传递。崔卫平先生写了文章,将《国王的演讲》与陈凯歌电影进行比较,她认为,《国王的演讲》,表现出了人类的普世精神:平等、公正,而在陈凯歌眼中,“权力与人性是对立的,成功与人性是对立的,甚至责任与人性也是相悖的。”这种比较其实比较牵强,尤其作为电影来说,如果陈凯歌电影(或者国产电影),成功地表现出了相反的东西,不平等、不公正,哪怕是以沾沾自喜的态度,并且没有怀着现代文明社会的视角去注视,只要它是有现实依据的,作为电影,仍然是成功的和有价值的。但处于一个尴尬时期的中国影人的麻烦在于,他们意识到了什么,却摆脱不了过往,想跳脱出来,却又时时暴露出自己的本来的取向,意识形态是混乱的,这种矛盾的价值观,让电影混乱不堪,更别提接轨和输出。胡紫微大闹央视的时候说的话,现在想来,却是振聋发聩,而且也适用于电影领域:不能输出价值观,是不能成为电影大国的。当然,也谈不上被奥斯卡青睐。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bone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