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3届奥斯卡 > 正文

拷问奥斯卡⑥:我们距离《社交网络》还很遥远

2011年02月25日21:5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拷问奥斯卡⑥:我们距离《社交网络》还很遥远

《社交网络》

文:韩松落

我有一个哥们,和我关系很铁,在观影数量上,我们也都相差无几。但他极为推崇的两部电影,都是我看不下去的,一部是《机器人瓦力》,另一部,就是奥斯卡大热电影《社交网络》。前者是我在必须要交作业的情况下,强打精神分两次看完的,后一部,在看到三分之二时,就放弃了,隔了很多天,才鼓足勇气把剩下的三分之一看完。

我问他,《社交网络》好在哪里?他回答:凌厉的剪辑,暴风骤雨一样的对白,还有,对人性的深刻揭示。剪辑和对白,属于技术范畴内的问题,是客观的,可以不拿来作为我们分歧的比较,而所谓的人性展示,却是我最不认同的部分,在我看来,《社交网络》里的人性展示,虽然被精致的影像技术包裹着,但实质上却是一种粗陋的人性展示,谈不上深刻,更缺乏情感的浓度和厚度。

但,让我感兴趣的,不是我们各自的看法是否成立——不同的会人有不同的判断,这绝对无法强求,而是,我们对这两部电影的观感差异,是怎么产生的。经过认真探讨,我们发现,这和我们的出身以及境遇都有关系,他虽然也是个生性敏感的人,但自幼生长在省委大院,此后生活非常顺利,能够称得上挫败的,不过是朋友的几次背叛,家人的若干争吵,而我从小生活动荡,人生所能遇到的最惨痛的事,全都一一经过,因此,《社交网络》里的人性展示和情感浓度,能让他满足,却不能让我满足,能刺激到他,却难以撼动我。

当然,影像里的人性展示,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豆瓣上一篇署名为Layla的《社交网络》影评中说:“无奈,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讽刺正成为唯一可信的时代精神(相比起纯情和悲壮)。”很可能,《社交网络》也就是美国人在新时代创造的希腊神话,荷马史诗。对他们来说,这个时代的最大最重,无非如此。

问题在于观众。刘瑜写过一篇题为《历史的尽头》的文章,非常有启发性,她说,欧美人已经解决了他们生活中大部分与生存有关的重大问题,已经实践了大部分可能性,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因此,他们的生活呈现出一种近乎腐朽的缓慢,近乎无趣的安宁,而国内却还在发生惊天动地的巨变,还有无数的机会,还有无穷的可能性供人探讨,所以,中国留学生在回国之后,往往会觉得自己已经被甩出了真正的生活,一部分人因此急于回国,为 的是逃离那种走到尽头后的无所事事。《社交网络》之所以在欧美引起轰动,很可能因为,那就是那些走到尽头的人世界里的最大——他们已经完成了社会大厦的建造,致力于在大厦上进行微雕。

而中国观众是不是需要这种微雕呢?可能需要,但只是一部分人,是在自己的局部世界里,完成了大厦建造,生活里别无新事的那些人,如同我的那位朋友,或者其他中产阶级,以及知识精英,而对大部分中国人(包括我)来说,许多大事还没完成,奇惨离奇的事情还在发生,满怀创痛的我们,是欣赏不来这种人性微雕的。这可以解释很多奇怪的现象,比如,同为英国作家,D·H·劳伦斯小说所描绘的现状,可能更符合我们当下的现实,比如,脏脏矿区的男女在被摧毁的故乡寻找新生的故事,但,被读书界奉为珍宝的,却是伊恩·麦克尤恩,冷漠、寡淡,因为,他或许更符合中产阶级的口味,而群众的呼应寥寥。再比如,凡是国产的城市电影,都会遭到观众的普遍批评,而批评的焦点往往是,里面的生活场景,距离普通人太远、太不真实。

显然,已经有人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可以仿照欧美电影和文学进行人性微雕了,他们掌握话语权,可以制造天下太平,生活白亮华丽,正在为朋友背叛痛苦的假象,但大部分人还没有,大部分人生活的地方,是个生死场。断裂如此巨大,落差如此巨大。这正是国产电影艰难处境的来源,我们的电影要和世界接轨,要学习他们的人性微雕,他们的话语方式,但我们身处的面对的,却还是狄更斯时代的荒谬恐怖,我们明明和整个世界不同步,却要以伪装后的文化产品来说服自己,结果是,既得不到欧美观众认可,也被国内观众呲之以鼻。

我们能欣赏《社交网络》吗?有些人可以,我们能制造属于自己的《社交网络》吗?或许还很遥远。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