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83届奥斯卡 > 正文

邬君梅炮轰中国电影太过追求票房 难入围奥斯卡

2011年03月03日00:27羊城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邬君梅炮轰中国电影太过追求票房 难入围奥斯卡

邬君梅(微博)

羊城晚报3月2日报道 “《国王的演讲》是一部全面而均衡的优秀电影,英国电影制作一贯的严谨和精致都体现于此。”

“娜塔莉·波特曼在《黑天鹅》里的表演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但也确实很让人眼前一亮。”

“华人担任奥斯卡评委,我想应该和中国市场关系不大。”

“国内的一些电影拍得太过形式化、太肤浅,过于追求所谓大场面大制作。”

“现在的中国电影无须纠结于最佳外语片,而应该争取和美国电影一样的全面竞争机会,反而可能会让更多中国优秀电影人才被认可。”

奥斯卡颁奖典礼刚刚落幕,已多次担任奥斯卡主竞赛单元评委的华人演员邬君梅接受了羊城晚报的独家专访。她分析了今年主要奖项的选择标准,介绍了奥斯卡挑选评委的程序以及华人评委在其中的地位。

谈到中国电影申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多年落败的原因以及中国电影评奖跟奥斯卡的距离,邬君梅毫不留情,直言某些中国电影太形式化,过度追求大制作而牺牲艺术追求。她以其在好莱坞的多年经验为中国电影人指出一条新路:别管什么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了,索性去跟美国电影人合作,在全球争取跟美国电影一样的全面竞争地位。

“国王”获奖因严谨精致

羊城晚报:奥斯卡“最佳影片”颁给了《国王的演讲》,跟你的预测一致吗?

邬君梅:和我的预测完全一致。这是一部全面而均衡的优秀电影,英国电影制作一贯的严谨和精致都体现于此,真是很有品质的一部作品。

羊城晚报:最佳男女主角奖呢?

邬君梅:科林·费斯拿“最佳男主角”也在我意料之中,他的表现不能说有很大的突破,但一以贯之的纯熟演技让他当之无愧。“最佳女主角”颁给娜塔莉·波特曼,我毫无异议,她在《黑天鹅》里的表演虽然不至于到脱胎换骨的地步,但也确实很让人眼前一亮。奥斯卡评奖不会因为演员的年龄有任何偏移,当年海伦·米伦《女王》得奖也不意味着“老人”就能得到更多照顾。奥斯卡只有一个原则:作品说话———不管你是新人,或者老人。

羊城晚报:那么过去一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影片有哪几部?

邬君梅:其实这次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影片我都有关注,尤其是《国王的演讲》和《盗梦空间》。当然,除了奥斯卡,我主演的电影《戒烟不戒酒》也让我印象深刻,哈哈!能让我真正记住的电影,都有着电影本质的动人的东西。

羊城晚报:听说你个人最喜欢的是《盗梦空间》?

邬君梅:说到这部影片,主要是它深邃的想象空间、精彩的故事以及对人的精神世界和内心潜藏欲望的探求深深打动了我。

羊城晚报:作为多届奥斯卡的评委,你觉得今年的提名作品跟往年相比有什么新的特点吗?

邬君梅:感觉今年的提名让评委们更加为难,去年好选多了……今年入选者的实力更加均衡。

羊城晚报:所以今年是进步了?

邬君梅:作品有起伏是正常的,但我觉得评选的尺度和标准还是很稳定。

华人当评委不因中国市场

羊城晚报:奥斯卡是如何挑选评委的?有什么硬性标准吗?

邬君梅: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会挑选他们认为最优秀的电影工作者,邀请他们成为会员,而受邀成为会员的人则自动成为奥斯卡评委。印象中要成为评委并没有类似于参与过多少部作品、发表过多少篇论文之类的硬性标准,只要在电影界的成就得到学院认可。

羊城晚报:华人担任奥斯卡评委,是否意味着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受到好莱坞的重视?

邬君梅:华人担任奥斯卡评委,表明华裔电影人为电影艺术作出的贡献越来越得到好莱坞的关注和肯定,但我想应该和中国市场关系不大。也许国内还有一些对“小金人”的误解,认为与欧洲三大电影节相比,奥斯卡更加商业化,但实际情况却是奥斯卡的艺术性和权威性非常高。奥斯卡的评委不会太在意作品的票房有多少,更注重的是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和精彩程度,是电影作为艺术创作体现出来的创意、技术、美感以及它所带来的心灵震撼。

羊城晚报:奥斯卡有6000多名评委,华人评委却只有十位,很多人觉得这个数字还是太少。

邬君梅:当然太少,但也可以理解。这或许因为华语电影还不够强大,需要我们更加努力。

羊城晚报:你觉得国内的一些电影评奖应该向奥斯卡学些什么?

邬君梅:尽量专业一些,尽量公平一些,尽量纯粹一些。

羊城晚报:奥斯卡会有“分猪肉”的现象吗?

邬君梅:一般来说,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不会轻易重叠,除非优秀到无法作他想。但这不该叫做“分猪肉”吧。

中国电影人别纠结“申奥”

羊城晚报:你怎么看中国电影连续八年未能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邬君梅:或许是中国的部分电影人在看法上还有误区吧。奥斯卡重视的还是电影作品本身,而不会太关注那些电影之外的东西。当我们看奥斯卡提名电影的时候,会感觉到它们都很沉得住气、很接地气、很有诚意,拍摄的手法和讲述的题材都非常有人性,质朴却深邃。今年的题材有很多都是有现实意义的,表现的都是人物内心跟外界抗衡的过程。但是,我个人认为国内的一些电影拍得太过形式化、太肤浅,过于追求所谓大场面大制作,或者对于票房追求太过在意,而牺牲了一些艺术上的坚持。

羊城晚报: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跟在美国本土的发行有多大关系?

邬君梅:最关键的还是要在电影作品本身上多下些工夫。当然,如果真有中国电影有意冲刺美国市场或奥斯卡,可以好好研究探讨相关的制作和发行手段,要有北美的发行公司一起合作,要有专业美国影评人的积极影评,以及奥斯卡评选初级阶段的宣发工作等,但基础还是作品本身要好。不过,我倒觉得现在的中国电影无须纠结于“最佳外语片”,而应该争取和美国电影一样的全面竞争机会,反而可能会让更多中国优秀电影人才被认可,因为中国也有很多可以感动世界观众的电影题材。

羊城晚报:国内的导演和电影公司还是把奥斯卡看得很重,你怎么看?

邬君梅:奥斯卡固然是个巨大的荣誉,但我觉得作为国内的导演和电影公司也不必太看重,毕竟中国电影首先面对的还是中国的影迷,先要打动中国的观众,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奥斯卡对于宣传发行当然是有帮助的,但我想,所有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都是先创作出优秀的作品,然后才拿到奖,而不是因为拿到了奖所以才成为一部优秀的作品。

新动向

监制中美合拍反战片

邬君梅最近出演了《雪花与密扇》以及《琴动我心》两部国产片,后者据说女主角是影片投资商的女儿,因此有关“富二代”涉足娱乐圈的争议沸沸扬扬。这次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邬君梅坦然表示自己知道女主角的身份,“我认为很正常,又没有规定说‘富二代’不许涉足娱乐圈。我见过一些素质很高的‘富二代’,也不认为‘富二代’只能是个贬义词”。她澄清了外界关于她自荐出演吴宇森新片《飞虎》的消息,“这可能是个误会,我从来没有说过,只是因为我和吴宇森夫妇关系一直很好,我说过如果他需要我演的话我会尽力支持”。

邬君梅还将监制并主演一部中美合拍片,她透露:“这是一部反战题材的电影,讲述战争带给人们的警示。导演应该是老奥(她的老公奥斯卡),其他演员还没定。”对于涉足幕后工作,邬君梅表示:“每个人都有电影梦,我这些年很开心地在当一个演员,但我想我在好莱坞积累的经验,可以通过更多的尝试来和大家分享。”

相关微博:

  • 再来张正面的!妈咪我太有“Puppy Fever"了-发小烧了呀哈哈。看看这小Bella,像个上了发条的小动物玩具-stuffed animal!养惯了四五十公斤的拉布拉多狗狗的我,突然脚下是个才三磅的比我手掌大一些许的小东西,老提心吊胆怕踩上她、于是现在走路像日本女人了——轻手轻脚地、温存小心地、就怕踩上她
    2011-03-01 08:23:20
    -转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