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音乐 > 城市演唱会 > 老鹰乐队世界巡演 > 正文

迟来的“亡命之徒”:一个晚近老鹰迷的吉他路

2011年03月13日15:41腾讯娱乐[微博]seamouse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seamouse

今年春节,老爸新凑了一台功放,将环绕什么的拼好后,急不可耐地塞进一张试音碟。第一首,蔡琴,《被遗忘的时光》;第二首,老鹰,《加州旅馆》,1994年那个著名的不插电现场版……接下来,我想还将会有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这番试音风景,十多年从未变过。

《加州旅馆》,是老爸自《月亮河》和《说你说我》之后,第三首熟悉的英文歌。这番风景,或许也是很多从无英文教育的父辈接触欧美文化的人生步履缩影吧。也只能是这番重听,我才意识到这些吹口琴、弹吉他的美国乡村老农,要来中国了。而他们或沙哑或娇嫩的天籁,却早早就在我最叛逆的少年时光,在需要最狠音色的荷尔蒙欲望中,被刻意地抛弃了。

迟来的“亡命之徒”:一个晚近老鹰迷的吉他路

听觉世界早熟的少年,从来没有珍视和留下一点真正的声音,除了那些送给漂亮女生的JVC录音带

时间回到1995年的秋天,刚进高中的我搞到了校乐队排练房的钥匙,在一个午后嫉妒的看着那个军训后才跟我弹起吉他的家伙。他看我玩得爽,跟家里要了100块钱,去隔壁樱花购物中心买了把木吉他,拿着我那本刘传的教材,一个通宵就把老狼的《美人》基本练熟了。而另一个已经能将《加州旅馆》前奏弄得连贯动听的家伙,之前还一直被我从心底鄙视“不过喜欢点别安,就以为自己搞摇滚”,那乐谱还是我攒了一周早餐钱才从阳光琴行买来的,而他贡献出小林克己吉他教材,已然是隔年春节得到压岁钱后的事了。

“别弹这些婆娘音乐了,来点带劲的,听过死亡厂牌‘耳痛’吗?”哈,跟学校街对面的打口唱片店“回归天堂”混熟了的好处就是,什么最过瘾的乐队都能录到(如果买不起)。“我教你们”,作为技术拙劣毫无天分的师傅,我让一个家伙和我一道抄起排练室的电吉他,将那块破烂的依班纳斯效果器调到最失真,然后死命地对磨,迄今我还没见过那支乐队在台上这么干过!门突然开了,“限你们5分钟内全部消失!”靠,这不是周末吗?怎么音乐老师突然出现了。

老鹰那张著名的《冰封地狱》现场VCD,也在1995年末到达中国。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早早听过甚还刻意鄙视的“加州招待所”不插电版,真好听,即便追着Grunge和死金的我内心不承认。同学们坐在一起,伸出手比划着,没有guitar hero模拟器的年代,只能玩“空气吉他”。有个家伙一直在赞美提摩西·舒密特,“真帅!真像女人”,导致我一度怀疑他是弯的,后来,这个宅男却在这些年用Cool Edit和水果软件,做出越来越牛逼的音乐。而我每天回到家中,收起数学功课,盯着英文歌词一遍遍跟唱《亡命之徒》和《爱让我们存活》、《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播完再倒带再重听,理解不了歌词没事,考试又不会用到。

迟来的“亡命之徒”:一个晚近老鹰迷的吉他路

一塌糊涂的吉他技术,只供调侃的“科学金属”作品,这就是一个西方音乐早熟分子的直接下场

对西方声音的极度饥渴,让我如此花心,山羊皮、收音机头等英伦之音迅速取代了枪花、戴夫莱帕德等金属世界,更让老鹰、加斯布鲁克斯等乡村歌手的磁带被压倒箱底,至于最早让我认识老鹰主脑唐·亨利《小镇新丁》的有声读物《音乐天堂》也因变得流行而被我抛弃。可是那个假装凶神恶煞的我,其实已经开始偷听许茹芸,在校庆表演时弹起《四渡赤水出奇兵》和《我爱你,中国》,知道我斤两的音乐老师让我把贝斯音量调小,他来用键盘模拟,别丢人。

那张《冰封地狱》现场,特别是那首不插电的《加州旅馆》,开始从VCD变为发烧CD和DVD,在每个音像城,在每家电台的高保真节目,在日益增多的新车系统里放着,彻底成为中国人放松神经的好作料,和以前的保罗·莫里哀、理查德·克莱德曼一样,悸动的手鼓从城市响到乡村,从CD敲到手机铃声,迄今依然缭绕。而我对老鹰乐队仅剩的关注,只有当对外汉语牛逼学生的翻译作品:加州客栈诚待客,虚位以侯游子回,衣香鬓影佳人意,玉郎终始为君来;以及关于北大学生失踪的“加州旅馆”版。

“在我看来现在好东西早已摆在你面前,但你却只要那些得不到的。亡命之徒,噢,你已经不再年轻……最好开始接受别人的爱,以免为时已晚,事不宜迟”,直到此时此刻这个年纪,我才算理解《亡命之徒》,贴心切肤的感动,但也不至于像黄舒骏在《感动1995》里那番“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rado,满脸都是泪。”

更多阅读:我们是这样变成史诗的

迟来的“亡命之徒”:一个晚近老鹰迷的吉他路

相关专题:

老鹰乐队世界巡演中国站
订阅
[责任编辑:童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