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邮箱 | 网站导航

视频:邹文怀获终生成就奖 接受腾讯独家专访

腾讯娱乐讯 3月21日,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昨日(20日)宣布颁发“亚洲电影终生成就奖”给资深电影人邹文怀,腾讯娱乐独家视频专访了这位在香港电影史上有着巨大贡献的资深电影人。

邹文怀1958年加入影圈,曾效力邵氏,并在1970年创立嘉禾,成就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他又捧红李小龙成龙李连杰(微博)等跻身国际巨星之列。电影节协会主席王英伟表扬邹文怀对香港电影圈的贡献,说提及香港电影不能不提邹文怀,。他一手将香港的新星提拔成国际巨星,也将本地功夫武侠片提升成世界级经典。

“亚洲电影大奖”颁奖礼将于今天晚上举行。

采访实录:

主持人:邹老爷子,这次获得的是终身成就奖,08年的时候获得金像奖,这两个奖觉得份量怎么样?

邹文怀:当然很开心。我太太跟我说我是很幸运的,因为我退休以后可以得到这个奖,有很多终身成就奖都是人过去了以后才补发的,我很幸运,那么多年做一些能做的事情,可以在退休之后得奖,得奖至少是人们对你的工作的一个认可,用不着等到过去了以后,人家才说,你自己听不到。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

主持人:您的一生也是特别传奇的一生,如果有人把您的一生拍成电影,您觉得你最介意的会是什么?

邹文怀:我觉得会是一个很沉闷的电影。

主持人:您的一生很有风云感。

邹文怀:没有,我不觉得怎么样,我在香港出生,我在香港念书,我爸爸一直要我回中国去念书,接受香港的教育,是1934年的时候,我觉得香港无论怎么样好都是殖民地的香港,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回中国念书。我那个时候很小,刚刚进初中,就说到什么地方去念,最好到北京,上海也可以,这个我一直都记住。后来我13岁就过去了,我妈妈,我跟弟弟、妹妹一起搬到上海去,在上海念书。

主持人:上海念了几年?

邹文怀:初中、高中、大学,9年,然后回到香港。

主持人:我知道您最早的工作是体育记者,也是做媒体。

邹文怀:我是念新闻的。

主持人:如果把您归为媒体人,您就是媒体人最光荣的一位。

邹文怀:念书时候的理想,那个时候没有想到会来香港,因为在上海念书已经念了9年了,那个时候毕业了以后有办法的话就开报馆,在上海一直开,从上海、苏州一连串开报馆。那个时候念新闻主要还是想做报纸。

主持人:那时候您还是有新的理想。

邹文怀:对,念书的时候我自己已经出了《体育周刊》,在外面卖。

主持人:那个时候您只有21岁吧?

邹文怀:我还要小一点,念高中的时候已经出版了《体育周刊》,大学的时候继续出。大学念新闻,几个教授跟主任觉得我这样做很好。第二年,我用不着上课,就办我外面的周刊还有学校里面的校刊,一个星期一次,那个时候传统的校刊是一个礼拜一次,是英文的。我做了一年我就提出,为什么不出中文版?校长就把我叫去了,这里念的都是英文,没有念中文新闻学。我跟他说,我自己现在在办中文的周刊,中文还是大多数人看得懂的东西,结果他就同意了。可以说是革命性的,上海圣约翰大学有70、80年的历史,所有的东西都是英文的。那个时候我跟他谈了以后,他批准了。出校刊周刊,一个礼拜中文,一个礼拜英文。

主持人:您那个时候是学生?

邹文怀:是。

主持人:为什么后来放弃做新闻呢?

邹文怀:毕业了以后我就回到香港,我的妈妈和我的弟弟已经回到香港,49年我毕业也回了香港。那个时候英文《虎报》刚刚开办,有位教授介绍我进去,当时记者的待遇不是很好,可以说不能养家。我念完书了,当然要负担家里的经济,所以我就兼差做很多,做《纽约时报》的reporter,他们用我写的东西,它这里有资深的记者,我们就把东西告诉他,然后他写,然后他制作。我在英文《虎报》做的时候一共有7份工资,兼差很多。其中有一个香港的有线的网络,中文、英文都有,他们有一个节目的周刊编辑,我就去编辑,帮他们编辑周刊。跟《纽约时报》的记者做跑腿,有什么新闻就告诉他,他就一个记者在香港,需要有人帮他简单的写一些东西。就交给他,他再决定怎么样写,怎么样做。另外还帮中华厂商会做公关的工作,一共7份。

主持人:您的身体受得了吗?

邹文怀:受得了。因为很多工作是编辑周刊,一个星期就做一个晚上,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也习惯了当新闻记者的生活。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您做记者兼职太多了,后来就到邵氏公司了是吗?

邹文怀:后来因为做的工作太多,我的教授就把我介绍到邵氏公司,那个时候邵逸夫先生刚到香港来,他本来主要在新加坡那边,香港也有一个上市公司,不是他们的,是他的哥哥的,是分开的,他一个人到香港来,教师就介绍我们认识,他叫我去。就开始在那边当宣传主任。

我喜欢电影,我想都没想过干电影,我觉得宣传是我的可以做的工作。做宣传以后,进去大概两三个星期就说,我进去以后电影刚刚还好就看电影,我是宣传主任宣传这个电影,看完这个电影很多导演、演员、老板都看,看完以后大家都拍手叫好。大家都跑掉了,我相当不满意,我是宣传主任,我想,我怎么样去宣传这个我不喜欢的电影,我觉得这个电影没法儿宣传。我觉得我要有点喜欢才能做,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可以做这个工作。

他们跑掉了,我一个人在那儿想,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后来秘书来找我说,老板找你,你在什么地方,我说我一直在这儿,好多人说你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说我想这个电影我觉得不好,“他们都觉得很好啊”,大家都拍手,我说“我觉得不好”,那你觉得怎么样。他说“我也觉得不是很好”。我跟他说,我不适合做这个工作,他说“为什么”,因为我没法儿宣传这个电影,我自己都不相信。他说“你只要说它好,他们都说它好”。我说“真的不行”。我的教授说,“你不能碰到难的事情,碰到难的事情你就跑掉,你不行”。你一定要做下去。做下去以后,你既然觉得不好,你试试看,我也喜欢电影,慢慢就转到制片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邵逸夫先生,对我们后辈来讲,你和邵逸夫的这一段大家都觉得非常传奇,您对邵逸夫先生有什么评价?

邹文怀:他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尊敬的人,因为他做事情,他决定的东西他去做,很少人可以像他这样坚决去执行一个决定,所以他的事业做得很好,做得很大,我很佩服他。

主持人:70年代、80年代斗得很厉害。

邹文怀:都是很厉害的。那个时候你拍什么戏,我也拍什么戏,大家一起拍,拼命赶,拼命赶,赶到前面。后来觉得一起做最好,因为这个很大很刺激这个事情。那个时候国片发展得很蓬勃,也是因为两大公司,只有一家公司去做的话,我相信没有那么多新闻,没有那么多刺激。

主持人:之前你说过华语电影可能会超过好莱坞,至少是并驾齐驱的,您觉得华语电影可以超过好莱坞的优势在哪里?

邹文怀:我们有自己的市场,好莱坞在发展最早期也只是在美国本身,他们海外并不怎么样注意,我们现在的发展当然不同了,现在的影片都是全世界看到,中国市场本身已经足够足够去支持了。

相关视频

(共7段)

网友评论

已有7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