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香港国际电影节 > 正文

影像香江——香港国际电影节32周年回顾

2011年03月22日17:57腾讯娱乐[微博]文/阿木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三届(1979年):

本届电影节正式将节目划分为国际、亚洲与香港回顾三部份,且分别出版三本节目特刊,其中《战后香港电影回顾(1946-1966)》是为了配合本届“香港电影回顾”这个特别节目的。但从这一季的特刊开始,除了一些已广泛地被採用的英文名如Bruce Lee,Run Run Shaw 外,所有中国人的名字都用了内地使用的拼音方法,于是出现了Huang Fei Hong(黄飞鸿)、Bai Xue Xin(白雪仙)这样不伦不类的译法。现在很多外文刊物、电影节与网站将张彻、关德兴写成Zhang Che、Guan Dexing,才知遗毒深远,毕竟,当年深受英殖民统治影响的香港人普遍有英文名,而这英文名与中文的直接拼音有所不同。

本届的开幕片是胡金铨导演的《空山灵雨》,专题为纪录片的专题,而研讨会则包括知名香港电影研究者汤尼·雷恩的讲座、林年同讲座等。

第四届(1980年):

电影节由本届开始改为三、四月復活节期间举行(之前都是六月底到七月初之间举行)。这一年以香港功夫电影研究为主题,特别为关德兴师傅拍了一辑十形拳照片,放于特刊每页的左下角,快速翻动就有连环动作的效果。今届起增加了娱乐戏院为放映场地,但水准差劣,令观众不满。

本届电影节还特别增加了“香港新电影”的特别节目,放映了许鞍华的《疯劫》、徐克的《蝶变》、章国明的《点指兵兵》等六部新浪潮的新片;“香港电影回顾”部分则是“香港功夫电影研究”,放映了数部关德兴主演的《黄飞鸿》系列影片、《路客与刀客》、《报仇》、《唐山大兄》、《迎春阁之风波》、《忠烈图》、《神打》等影片;座谈会也主要是关于功夫电影的,涉及到黄飞鸿电影、刘家良作品、袁和平作品等。

而本届特刊《香港功夫电影研究》也成为后来研究香港功夫片的一本重要参考书,收录了石琪、吴昊、余慕云等人的专论,不过,刘成汉在序言中所说的“最早武侠片是一九二八年在上海出现的《火烧红莲寺》片集”这句话是有误的,因为在二十年代中期就出现了《女侠凤飞飞》等功夫武侠片,只是影响力不大。

第五届(1981年):

1月19日,邵逸夫爵士参加第一届马尼拉电影节筹备会议(请注意:只是筹备会议)后说出香港国际电影节可以停办的惊人之语。大概邵爵士以为香港电影节的九万人(次)观众都可以飞去马尼拉看电影。但马尼拉影展办了两年便停办了,香港观众想去都没得去了!

今年的焦点是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与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此前,第一放映室、火鸟电影会等放映过多部小津安二郎的电影)的专题(另外还有一个专题是“匈牙利电影”),并举办了小津安二郎的座谈会。不过,关于小津安二郎的纪念特刊后来在2003年小津安二郎的一百年诞辰时才推出,收录了电影专家、影评人、电影人的多篇谈论小津安二郎与他的电影作品的文章。

另外,延续上届的主题,本届以香港武侠电影研究为主题,而成为对香港武侠电影的一种整体上的研究。出版的相关特刊《香港武侠电影研究(1945-1980)》也改上一届的以导演为主为侧重于作品风格的变化,收录了刘成汉的《武侠电影的赋比兴艺术》、吴昊的《重入江湖——武侠片的初步探讨》等重要论文。不过,因为邵氏公司未能提供《多情剑侠无情剑》的拷贝,特刊中一篇中英文加起来长达三十页的特稿(也即高斯雅所写的《武断的阅读——一篇文字的讲演》),便看了也如白看了!此外,特刊中一些图片说明也有些莫名其妙(像说陈宝珠手握的天剑是阳具的象徵等)。

本届有所遗憾的是本来是将方育平的《父子情》作为开幕电影,但后来因为种种缘故本片都没有接受邀请在电影节期间展映。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第3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
订阅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