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香港国际电影节 > 正文

影像香江——香港国际电影节32周年回顾

2011年03月22日17:57腾讯娱乐[微博]文/阿木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十九届(1995):

1995年是世界电影诞生百周年纪念,电影节亦举办一些庆祝活动。从默片时代就参与香港电影的99岁老人关文清专程回港,出席他的《关公月下释貂蝉》(修復版)的放映。

开幕导演是姜文的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与许鞍华导演的《女人,四十》,电影节继续“不听话”,又选映了《广场》、《邮差》等“非法电影”,因此中国并未派片参展(合拍片除外),这也使得将近十年前的两岸三地佳片共聚一堂的欢景在这一年被布满了阴影(香港电影的台湾市场也已经从1993年开始逐渐萎缩,另一方面,香港与内地的合拍片也受到更多的限制)。

最令人兴奋的还是“香港电影回顾”的“早期香港中国影像”专题,不仅有爱迪生等拍的十九世纪末香港风貌,也有二十部三十至五十年代的剧情片与纪录片,这次错过,再会遥遥无期。(尽管香港国际电影节从第二届开始特别设置了“香港电影回顾”一栏,但是主要是放映战后尤其是五十年代以后的香港电影,而很少涉及战争结束以前的。)

第二十届(1996):

踏入第二十周年,电影节高调庆祝,除增加一本纪念特刊(访问多位电影节策划与顾问外,又罗列历届经费,选映影片数量及场次、入数观众人数等),又印邮票纪念封与增加户外放映。但因文化中心被歌剧《孤星泪》佔用,放映场地搬到会议展览中心,但这里不设售票处,要到艺术中心购票,令观众颇感不便。今年的开幕片是《虎度门》,闭幕则是台湾片《麻将》。回顾专题是“六十年代粤片新星”,但只是将六十年代电影专题“拆细”的探讨进一步文章。今年最大震撼是看到两个美国人拍的纪录片《天安门》(The Gate of Heavenln Peace)。而座谈会除了“六十年代粤片新貌”之外还特别选择了“电影节往何处去?”和“战后韩国电影”两个主题,前者显示出香港国际电影节第二十届后试图走出新路以面对九七的心态,而后者估计想不到仅是第二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就促使了韩国电影的再度复兴吧。

多元化发展:

“三十年来世界日新月异,变幻离奇,香港也改朝易主了,‘香港国际电影节’当然也有变化,由小到大,由官办变公司化,由纯观摩变为增设小型竞赛奖项等等。但这影节的模式早已定型,基本不变;成为亚洲一个可能最长久和稳定的国际电影节,这是可喜可贺的。……香港电影节的优点,是为本地影迷提供观赏世界各地各式精选影片的机会,成为影迷的节日。至于国际影响力就可有可无,有固然好,就算没有,今后保持为影迷热情看电影的节的,也不错。”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三十周年纪念》特刊中,资深影评人石琪如此评价说。

而在此前的《电影双週刊》第443期刊出《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一文,建议电影节要平衡节目策划与市政局的权力,加强节目策划的人手及增加资源,脱离市署独立运作,加强与资料馆合作等。这些建议在九七以后的电影节中也己渐步实现。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第3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
订阅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