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香港国际电影节 > 正文

影像香江——香港国际电影节32周年回顾

2011年03月22日17:57腾讯娱乐[微博]文/阿木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廿三届(1999):

今年选映电影多达三百部,最勤力的影痴都只能看到三分之二,是不是重量多于重质呢?

今年的开幕影片是许鞍华的《千言万语》与杜琪峰的《再见阿郎》;中国电影《赵先生》与《疯狂英语》被选为闭幕影片,但却是以与香港合拍片的名义,由香港的发行公司送片的。本届的焦点导演则有三位,包括本土导演杜琪峰和两位外语片导演,即巴西的和路达·沙利斯(Walter Sarris)与日本的黑泽清。

今年的重头戏是“香港电影新浪潮——二十年后的回顾”,除了展映《疯劲》、《蝶变》、《父子情》这些必有之作外,也有《跳灰》、《冤家》、《慾火焚琴》、《夜车》这些难得一见之作,连不属于新浪潮导演的吴宇森,他的处女作《铁汉柔情》也选作附录参考。而这个专题更大量选映了这些新浪潮导演的电视时代作品,如许鞍华被禁的两集《ICAC·查案记》(本片由许鞍华导演、严浩编剧,被罗卡评论为“编导显然有充分的资料搜集与拍摄筹备,全片对人物、案情来龙去脉交待经济而细致,实景的运用有现伤感。许、严在揭出了查案的艰险、贪污的黑幕之余,更隐隐道出了殖民地管治下英国人的特权和虚妄”)与《ICAC:男子汉》更是首次曝光。而本届的特刊《香港电影新浪潮:二十年后的回顾》也收录了张建德的《回顾香港新浪潮电影》、罗卡的《香港新浪潮:在对抗性文化中进行革新》等重要论文之外,还收录卓伯棠的《七十年代电视生态环境》、《香港电视产品及人才在亚洲地区的流传》两篇重点分析当时的电视对电影新浪潮的影响的论文,而卢伟力的《失母的孩子,失家的成人——许鞍华研究》、张凤麟的《从<苗金凤>、<爱杀>的影响分析看谭家明对电影语言的创新及其得失》这两篇论文则试图贯通电视与电影时期的异同而寻找其变迁的痕迹。

今届起增设国际影评人联盟奖,由印度电影《漫漫人生路》(A Journey)获奖,香港余力为的《天上人间》获评审团特别推荐奖。

此外,本届与艺术中心合办的“独立时代——亚洲新电影与录像”,展示形形式式的电影与录像制作。尽管电影节过去虽也曾放映录像制作,但这次是首次挂名“领衔主演”。

第廿四届(2000):

电影节今届起交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主办,李焯桃、王庆锵、罗卡三个节目策划,仍然不变,但最高负责人则与罗德星则换成了林觉声。可能因往届选片太多,今届便只有二百三十多部,降回一个较合理的数量。

开幕电影是刘国昌导演的《无人驾驶》和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的《百万美元酒店》(Million Dollar Hotel),闭幕电影是陈果的《榴连飘飘》和台湾陈以文的《想死趁现在》。而焦点导演是格鲁吉亚导演奥达·依奥塞里安尼(Otar Iosseliani),但他1984年后的作品都是在法国拍摄的。此外,本届还特别选了黄秋生、刘青云、吴镇宇作专题研究。

本届有两个大型座谈会同期举行,一个是配合“跨界的香港电影”的座谈会,一个是“第二届国际华语电影学术研讨会”,但两者都差不多是在同日举行(如此的安排让人惊讶),令人疲于奔命。

在“香港电影面面观”特刊里,刊载了1990年至1999年的香港电影目录,明明是转载自《电影双周刊》,但却写成是香港电影资料馆提供资料,我曾写信给林觉声,但亦无法改错误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第3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
订阅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