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八年祭(上):格局不止“路过蜻蜓”

张国荣八年祭:格局不止“路过蜻蜓”

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钱德勒

陈凯歌(微博)在宣传《梅兰芳》的时候无数次讲到初见黎明时,恍惚中回神到初见张国荣的情形,都像旧时代的公子哥坐在椅子上,两个指头擒着一根烟,氤氲中五官轮廓略有模糊,反倒被激出男性特有的美感。

无论多少次谈及张国荣,都要提及他玩转雌雄,混淆性别所达到的“妖”与“媚”,甚至将他视为香港至少半个世纪以来唯一的“程蝶衣”,要的就是美,要的就是爱,不疯魔不成活。但随着时间的叠嶂,哥哥的面容反而被过分强调他作为女性的特质,这似乎是讨论性取向难免会走的极端。但事实上,对某类群体稍有接触或者了解的人都知道,爷们与娘,并非是简单粗暴划分的分水岭。性取向也不等同于性别,甚至在一些情况下,那些调乱左右,颠倒前后(语出张国荣演唱的《左右手》)的男子未必就没有让人叹服的胆识和格局。事实上,张国荣的格局又何只在“路过蜻蜓”?

1997年,香港回归年,在此之前中英政府进行了让港人折磨的拉锯式谈判,很多香港人对前途表示怀疑和焦虑,对回归后的身份表示困惑,不少香港名流都考虑到移民,或者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念书,接受西方教育,为未来做准备,这群人中当然就包括了我们熟悉的谢霆锋陈冠希(微博)还有沈殿霞的女儿郑欣宜(微博)等。

也就是在这一年,张国荣出演王家卫电影《春光乍泄》何宝荣一角,片中有一段是梁朝伟出演的黎耀辉百无聊赖中通过电视观看反映内地政治局势的新闻片,香港但凡有点文艺情怀的导演都乐于在自己文艺小品式的电影狡黠地夹杂一些政治诉求(多半是新左派的价值观和观点),所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基本可以认为是部分乐观和有信心的香港知识阶层向内地喊的话。而张国荣显然也并不排斥与内地的合作,早在1993年就出演了陈凯歌的《霸王别姬》,然后又合作了《风月》,到了1998年他更是大胆地首度以香港明星的身份在《红色恋人》中出演共产党人赢得好评,反倒女主角梅婷映衬得像矫情的香港女演员。张国荣与内地名流相交甚笃,去世前曾考虑借助内地资本亲自执导一部电影,而且还在北京面试了当时名气尚微的胡军(微博)李冰冰(微博)(微信号:libingbinglove)。从这点看,张国荣的眼光和魄力是很足够的。

而也就是在这一年,张国荣借演唱会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公开表达了对爱人唐鹤德的感谢,算是以歌手的方式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此举引起全港震惊。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将面临的巨大压力,他在演唱和造型上的诸多突破倘若换了别人肯定是创新,而在他的身份之下就成了“理所当然”和“无所谓”,所以他在2000年精心筹备的“热与情演唱会”反倒遭遇质疑,有评论认为他的中性造型不过是他性取向驱使的游戏罢了。但不得不说,张国荣在追求真我的道路上从来都是具有无畏的精神,只不过他一个人去扛那么大的压力实在有些力不从心,最终才导致崩溃。人生若能重来,他还打算自己扛么,或者真正像个阿飞,将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吧,这样或许能轻松些。

更多心香泪酒 请君收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张国荣逝世8周年纪念 张国荣逝世10周年纪念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童姥]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