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30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香港金像奖系列评论之三:左派电影的金像命运

2011年04月13日09:49腾讯娱乐[微博]韩松落我要评论(0)
字号:T|T

香港金像奖系列评论之三:左派电影的金像命运

《飞越黄昏》和《投奔怒海》

香港金像奖系列评论之三:左派电影的金像命运

《天水围的日与夜》《忘不了》

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韩松落

对一段历史发生兴趣,往往是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个故事。开始了解香港左派电影,是因为鲍起静朱虹(微博)

尽管一早看过鲍起静主演的《白发魔女传》,但当真开始详细了解她,却是因为《天水围的日与夜》。检索她的生平,却宛如进入一个异域:她生于1949年,小时候的读物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受演员父亲的影响,她19岁考进电影公司,电影公司要求演员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她于是在纱厂当了三个月女工,再到片厂干杂活,随后才被安排到演员的岗位上去。此后十年,她出演的角色,大多是劳动妇女,她也经常说,自己是劳动人民的女儿,要用劳动来回报人民。同样让人大跌眼镜的,还有朱虹。因为新版《画皮》(电影版 电视版) 对朱虹主演的老版《画皮》产生兴趣后,看到一本《朱虹画传》,写到她在昆明的生活,她拍《金鹰》,如何在塞北体验生活,文革期间,香港左派电影努力迎合内地市场时,她甚至出演过阿庆(微博)嫂!

香港左派电影的历史,由她们两个作为线头,逐渐展开——那真是一段被遗忘的时光的缩影。八十年代前,在香港人确认自己的身份之前,占据主流的是国语和国语片,“粤语一度是低下阶层的共同语言……粤语文化在统一的国语里一度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表江这么说。但博弈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了,左派的中原电影(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从内地转移到香港的电影公司,以长城、凤凰影业公司为代表)与右翼的新马电影(50年代初期从新加坡、马来西亚转移到香港的电影公司,以邵氏兄弟、电影懋业为主),两种力量,一直在此消彼长中,最终,粤语文化成为主流,“香港人”的身份正式确立,长城、凤凰的往事渐渐被覆盖,成为无处安放的史前文明。

香港左派电影,曾与金像奖有过一段“相见欢”。

1982年,凤凰公司和中原公司(长城和新联合并而成)合并,成立了银都公司,也是这一年,《电影双周刊》举办了香港电影金像奖,前四届的大赢家,都是“新浪潮”导演,而出品方,都是左派电影公司。第一届,方育平导演的《父子情》获得最佳电影与最佳导演奖;第二届的大赢家是许鞍华导演的《投奔怒海》;第三届,方育平导演的《半边人》获得最佳电影与最佳导演奖;第四届,严浩导演的《似水流年》,获得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斯琴高娃凭借此片获得最佳女主角奖,成为金像奖首位来自内地的影后。而下一位内地影后,出现在第二十四届金像奖,得主是章子怡获得。由左派电影公司创作的影片连续四届获得最佳电影与最佳导演奖,曾引起极大的争议,因为,左派公司在当时的香港,是比较受到冷落的,在《白发魔女传》戏里饰演配角珊瑚的刘雪华,多年后在蔡康永(微博)的节目中回忆说:“那部戏没人要看”。

这也是香港左派电影元气充沛的时期,1981年,内地制定的《进口电影管理办法》,对香港左派公司拍片和发行,都给予了极大的便利,在拍摄上,左派公司和内地合拍电影,直接由国务院港澳办同与有关地区和单位联系,其他香港电影公司和内地合拍电影,则由中国电影制片公司管理,剧本要经过国家电影主管机关审查通过,在发行上,左派电影每年享有在内地发行电影的配额。《少林寺》、《白发魔女传》、《火烧圆明园》、《海市蜃楼》、《木棉袈裟》等等经典之作,都是在这段时期出现。

而左派电影注重写实、注重情怀,热衷于表达社会热点问题的特点,使得他们在整个八九十年代总能拿出震撼华语电影世界的作品,银都主导制作的《童党》、《飞越黄昏》及《笼民》等片,都曾在此后的金像奖上大放异彩。

左派电影在娱乐性和商业性上的欠缺,使得他们在九十年代逐渐呈现颓势,2003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签订,左派电影在内地享有的优势完全丧失。

银都开始缓慢转型,他们依然主导或者参与了许多电影的投资或者制作,但他们的姿态过于小心翼翼,比如,银都曾是张艺谋《英雄》的合作方,但在这部投资达2700万美元的巨制中,银都的投资额是400万人民币,到了张艺谋的下一部大制作《十面埋伏》,银都消失了。2005年后,宋岱接手银都,银都渐渐活跃,五年时间,“银都主导投资的影片共有21部,并与香港电影公司合作31部(包括《童梦奇缘》《头文字D》《不能说的秘密》《老港正传》《生日快乐》《桃花运》《窃听风云》)”。但他们依然是那样小心翼翼——时代重创后的那种小心翼翼。

银都的作品, 还是脱不了人生关怀的底子,饱满结实,依然是金像奖的常客,比如2004年的《忘不了》,获得金像奖多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女主角奖,2007年的《C+侦探》虽然只获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但那毕竟是那一年最让人惊艳的电影。

2010年,是银都公司成立60周年,由银都主导投资的巨制《一代宗师》开拍,导演是王家卫,到本届金像奖开始,这部电影还没有完成。

尽管香港左派电影,已经呈现风雨飘摇之姿——当然,飘摇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与金像奖的关系也逐渐淡薄,但左派电影公司培育出的影人依然活跃:鲍起静(本届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许鞍华、徐克关锦鹏(微博)徐小明尔冬升,仍然是香港电影最沉厚的底子。值得尊敬的,不是身在哪种阵营的身份,让人坦然立身、在跌宕起伏的命运中保持平和的,也不是任何一种立场或者方向,而是这种踏实、耿直、敦厚,以及对人世的一份相信。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订阅
[责任编辑:童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