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女人如花》:“三化”特色道路的成功

2011年04月20日14:49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女人如花》高收视 “三化”特色道路的成功

电视剧《女人如花》海报

目前国内的女性情感戏大多是“新瓶装旧酒”,没什么重大突破。虽然有较高的收视率保证,导演们也赚得盆满钵实,然而高收视的背后往往是“山寨”、“雷人”、“狗血”的骂名。电视剧《女人如花》上映后口碑与收视率双丰收,如果说高收视率并不能代表成功,那么如此之好的口碑绝对是其高质量的最佳证明。这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中国女性励志情感剧收视好口碑差的怪圈。

特色一:时代化典型

《女人如花》选择将故事搬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选取年轻人中的典型人物,塑造时代的典型形象。从敢爱敢恨的“厂花”白玉萍(马苏(微博)饰),到粗俗但朴实的青工老瘪(姜武(微博)饰),甚至“厂花”以及“女流氓”、“破鞋”这些名词,都带有厚重的历史时代感。改革开放之初的八十年代没有那么多国家大义和儿女小情的抉择,有的是新旧两种价值观的碰撞,以及由此导致的人们内心的迷茫。

剧中的爱情是在时代和人物的命运中展开的,讲述的不是简单的你情我爱,而是社会的问题、人生的问题。“厂花”白玉萍的“先锋”做派与传统社会道德的不相容,青工老瘪质朴又不免狭隘的市井小民思想,这一切反应的是敏感时期人们的价值观的冲突,也唯有发生在八十年代才最合情合理。

特色二:悲情化歌颂

女性励志情感戏一直以来都比较“苦情”,悲剧多,幽默少,难怪会被批判“励志是幌子,苦情才是王道”。《女人如花》中自然少不了催泪的情节,无辜变成“女流氓”、被骂“破鞋”、未婚先孕、母亲去世等等,但在我看来,这些都只是“悲情”而绝非“苦情”。因为这些经历是那个时代赋予她的负担,而某种程度上说,那一代人的生活大都是悲情化的。

对悲情化的氛围的营造给本剧加上了一层深沉的意味,总引人去探求悲情背后的深层次反思。其实剧中一直在歌颂真诚、善良与坚强,白玉萍境遇坎坷,在爱情与幸福触手可及时骤然失去,甚至不停被刁难和背叛,颓废过,放弃过,失望过,但最终还是重新站了起来。而从更大的视角来看,通过对八十年代人的遭遇的回顾,观众不免会与今天的生活对比,去思考现代的人们生活中多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特色三:人性化诉求

不同于以往情感戏中的大爱大恨,《女人如花》剧中人物的设置都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自私嫉妒的乔娜(刘敏饰)不免让人心疼,猥琐丑恶的贾东升(刘欢饰)仿佛也很可爱,没有人性的彻底沦陷,反而处处流露出人性的美感。

乔娜错在太执着,她的爱就是要得到,不免太极端;“假流氓”贾东升错在被爱蒙蔽双眼,不分是非善恶。然而面对爱的人时,他们都会流露出至真至纯的那一面。导演通过对人性的保留,善意的为观众塑造一块净土,并以此告诉人们:人性本善,没有绝对的恶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净土,所谓恶人只是人性一时被蒙蔽。这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很欣慰的吧,毕竟没有谁愿意去相信事件充满邪恶。

不可否认的,资质差的作品靠“说”,资质优的作品靠“品酌”。而《女人如花》无疑属于后者,大家自己去细细的体味便明白其中滋味。(文/王影)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