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戛纳电影节系列评论之一:戛纳的冷与暖

2011年05月11日00:36腾讯娱乐[微博]韩松落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戛纳电影节系列评论之一:戛纳的冷与暖

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韩松落

渐渐明白,戛纳电影节为什么要放在夏天,因为,戛纳电影,着实是最好的清凉剂,它的取向,一项是是冷、淡、粗糙,相对于好莱坞电影的热烘烘、浓、满和雕琢。

第64届戛纳电影节依旧如此。用一个字概括:冷。阿莫多瓦拿出的是恐怖片《吾栖之肤》,他近年来越来越干燥凛冽节制的倾向,也许更适合恐怖片;达登内兄弟带来的是《单车男孩》,似乎仍是从前风格的延续;阿基·考里斯马基带来的是《勒阿弗尔》,而他上一部作品《薄暮之光》的阴郁还挥之不去;努里·比格·锡兰的《安纳托利亚往事》,也许接的是《五月碧云天》、《乌扎克》的一贯追求,而不是《三只猴子》的偶然突变;拉斯·冯·提尔的《忧郁症》,解释了《反基督者》的狞厉和厌世、狂暴从何而来;河濑直美的《朱花之月》,改编自恐怖小说;三池崇史的3D版《一命》,翻拍自小林正树的《切腹》,进入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基调是冷,清冷,阴冷,寒冷,冰冷。但冷并非褒贬,只是对戛纳取向的描述,如果一定要对64届戛纳的价值进行估算,它最接近第60届、第62届戛纳电影节,有让那种星月交辉光景重现的意思意思。

尤其值得思慕的,适合比较的,是2007年的第60届戛纳电影节。克里斯汀·蒙吉、玛嘉·莎塔碧、波斯波利斯、卡洛斯·雷加达斯、朱利安·萧贝尔、费斯·阿金……这些被奖掖、被瞩目的导演,都是新人,有的入行不过十年,有的曾经是画家,有的始终在电影的边缘徘徊。《四月三周两天》的导演克里斯汀·蒙吉不过38岁,2000年才凭短片入行,履历表上寥寥数笔,稍早连拍《四月三周两天》的钱都凑不够,评委会大奖获奖影片《殡之森》的导演河濑直美算是戛纳名单上的熟客,当时也不过38岁。他们不是来自那些“泱泱大国”,至少不是来自电影界的那些“泱泱大国”,他们是罗马尼亚人,是墨西哥人,是韩国人,是土耳其裔德国人,使他们站在领奖台上的,是电影。而他们却让艾米尔·库斯图里卡、科恩兄弟、亚历山大·索库洛夫、昆汀·塔伦蒂诺、凯瑟琳·布雷亚、大卫·芬奇成了历史书里的人物,让《老无所依》《十二宫》成了拱月的群星。

而今年或许依旧如此,所以,阿莫多瓦或许照旧与金棕榈无缘,河濑直美或许依旧锐气十足,但却不会得到戛纳的眷顾,因为,戛纳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渴望年轻,更渴望摈弃陈腐,更急切地得到肯定,更有理由回到“电影”本身,去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甚至不惜牺牲一些伟大作品,暂时忽略一些天才的努力,他们当然相信,只要这些作品分量足够,自然能够逃过时光的筛选,在将来,铭刻在电影的星空之上,而现下,他们需要给那些年轻人以出头之日。

在被称为“白发电影节”的第6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之后,64届戛纳或许还将回归到它对新与锐的渴望上,在即将到来的那个星月交辉之夜,为我们奉献一张让人意外的名单。而这种意外,是它最暖人之处。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