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独家专访张元:一直拍电影,要真实的反映生活

2011年05月16日20:1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戛纳讯 (记者曾剑) 5月15日,张元带新片《有种》参加戛纳电影节市场环节,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张元透露,最近感觉都挺好的,在歇了3年后接下来要拍很多电影

夸海口夸出来新片《有种》

腾讯娱乐:怎么想到做《有种》这样一部电影?

张元:去年1月当代美术馆尤伦斯,约我做一个叫《有种》的展览,为了做这个展览,访问了特别多的生活在北京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一般都是在30岁以下,生活在北京。当时我拍了很多的图片,也拍了很多的录像,最后选出了十组年轻人的故事。当时夸了一个海口,做这个展览之后也要拍一部电影,这个计划一直延续到我在做这部电影。实际上当时拍完这个图片以后,本身已经很震动我了。

腾讯娱乐:哪些方面会震动你?

张元:对我来说,《有种》里的年轻人已经算下一代了,我最初觉得这些年轻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应该是特别幸福的一代人,因为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而且我认为无论是在经济或者是在思想的自由度或者是每个人就业的可能性,或者是感情方面一些方面,肯定要比我们幸福得多。

但是在做完这个展览,拍完整个图片,在我做收集素材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觉得他们有很多的不幸或者说生活非常的艰难。有一些人很年轻已经换了20多种工作,也有一部分人是来自于破碎的家庭,生活在某种程度上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好。我今年开始准备剧本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对来说有很大的刺激和冲动。

从“杂种”到“有种”

腾讯娱乐:1993年你拍了《北京杂种》,今天拍《有种》,这两部电影有联系吗?

张元:18年前那个《北京杂种》,某种程度上它没有剧本,它是一个纯粹的记录式的影片,没有强烈的剧情,当时可能无意当中捕捉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那种空气的流通感,真实的人物之间的那种关系。这一次我希望《有种》和《北京杂种》有很大区别,它是纯粹的剧情片。

此外,我觉得《有种》的确是一个好名字,我们在小学学古典文学的时候,可能每个人都记住一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今天也有人不断的在讲有没有种,我希望这部影片也像电影的名字一样那么响亮。

腾讯娱乐记者:你之前提到的“思想自由度”的问题,那您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比起18年前的年轻人,在思想自由上是更有种还是更没种?

张元:今天的年轻人都有很大的负担,另外,今天的年轻人获得的咨讯又要远远多于我们那个时候。我觉得今天年轻人到底应该怎么选择,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在做这个展览的时候,和尤伦斯的馆长有过一次对话,后来也出过一本书,标题叫做《年轻人总是对的》,我希望这个标题本身也是一个立意,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坚持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的选择。

理想打碎了

腾讯娱乐:你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

张元:我觉得不能这样评价,年轻人永远是好的。

腾讯娱乐:那我换一个说法,你觉得现在这个时代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

张元:这个时代有意思吗?中国青年变化得太复杂了。生活变好了,的确很多方面给大家提供的选择多了,可是,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在多了一些选择之后,可能也使他们的选择更难了。到底要选择什么东西,这个可能是对今天的年轻人特别重要的考验。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

腾讯娱乐:我个人觉得,80、90年代的年轻人还是有一种很清晰的价值观,现在的年轻人有点越活越糊涂了。

张元:都给打碎了,可怕就可怕在把你的理想打碎了。

想拍 《黄金时代》

腾讯娱乐:现在拍电影最能给你灵感,最能给你刺激的是什么?

张元:最重要的还是题材吧。对于电影来说,描写人性可能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所面临的一些社会问题,一些困境也很值得去说。我最近想做的一部电影是《刽子手的花园》,它改编自张小波的《检察大员》,写的是不知是存在于当代还是存在于未来的监狱的故事,实际上就是探讨死刑是不是应该废除的问题。现在不是老说药家鑫么?

腾讯娱乐:未来的监狱的故事,这让我想起了王小波的《青铜时代》。

张元:王小波特别可惜,只写了一部电影剧本,就英年早逝。张小波还活着,但他也只写了一部小说。

腾讯娱乐:你之前把王小波的《东宫西宫》拍成了电影,有没有计划把王小波的其他小说改成电影?

张元:《东宫西宫》其实是王小波为我写的剧本,在电影快拍完的时候,他又写了小说《柔情似水》。王小波是创作欲望非常强的人,《东宫西宫》的剧本他就写了很多稿。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我觉得能拍成电影,如果中国有分级制度,我觉得非常可以拍成电影。

王朔不讲脏话

腾讯娱乐:我个人最喜欢的两位中国作家,王小波和王朔,你都把他们的小说拍成了电影,你和他们还都是好朋友,这太棒了。你喜欢现在信佛的王朔吗?

张元:我和王朔现在一起准备《六祖坛经》的剧本。王朔是一个特别有思想的作家,很多人没有理解他,把他看成是一个嬉笑怒骂的人,其实我觉得他是非常单纯,非常柔情,非常脆弱的人。王朔平时演成一个流氓,其实不是,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我和他在一起十几年,我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脏话。

王朔在很多价值观上和王小波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他们两个人能成为朋友。他们两个人其实都是非常宽容的人。王小波在生活里是一个特别冷幽默的人。

腾讯娱乐:十几年你没听过王朔讲脏话,这和人们印象中的王朔差太远了。

张元:王朔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大家对人都存在误读。

腾讯娱乐:媒体特别擅长误读。

张元:说来有意思,最近好些媒体人和我聊天,说,诶,你怎么不是我想象的样子啊?我都不知道我应该是想象的什么样子。

我是一直要拍电影的

腾讯娱乐:现在经常愤怒吗?

张元:实际上我现在面对事情很平静。愤怒是必须的,因为你如果失去了愤怒,你可能失去了情感当中最重要的东西,不过,我需要的愤怒不应该是简单的释放。

《有种》这部电影是一部愤怒的电影,实际上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非常的焦躁,而且也可以说使的劲很大。但是,这种愤怒不是要作用其他地方,是作用我自己内心的,因为它让我自己很不平静。

腾讯娱乐:这种焦躁持续了多长时间?

张元:到今天看我自己的样片,还是有这个问题。

腾讯娱乐:歇了三年,最近有什么计划?

张元:接下来要拍很多影片,很多计划在做。最近很多题材,感觉也挺好的,很想多拍一些电影。

腾讯娱乐:当下的拍片的环境对你来说更好还是更糟了?

张元:今天很复杂了,这个环境在某种程度上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但是无论怎样变,我是一直要拍电影的。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