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专访袁莉:学施南生做制片人 曾被繁琐工作累哭

2011年05月16日23:59腾讯娱乐[微博]文/欣培 图/宅瑞 视频/汪悍贤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袁莉:学施南生做制片人 曾被繁琐工作累哭

袁莉(微博)接受专访

腾讯娱乐戛纳讯(文/欣培 图/宅瑞 视频/汪悍贤)袁莉作为受邀嘉宾走上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开幕红毯,因为宣传影片的工作,这次的她反而更为惬意,偶尔可以抽出时间观看影片、选景拍片。在离开戛纳前一天(法国时间5月16日),袁莉接受了腾讯娱乐的专访,她回忆了红毯上看到德尼罗的情形,当时看到德尼罗的作品回顾非常感动,认为他是一个极富人格魅力的演员,而其他的一切,女星的妆容、礼服都被比下去了。

此次来到戛纳,袁莉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带领自己的团队取景拍片,作为制片人,所有的工作她都是亲历亲为,曾一度被繁琐的工作累哭,不过哭过以后,袁莉就会变得无所畏惧,她将这样的过程称之为“积累经验”,而她更是打算向施南生讨教制片的经验。

演员要靠作品说话

腾讯娱乐:您怎么看中国的女明星过来走红毯呢?

袁莉:其实我们的国家还是在相对发达的国家来说,发展得非常非常快,在发展中,我觉得有一些人的心态会觉得不同,你真正看到了海边,其实就是一个松松的头发,加上浅浅的妆,其实就是一个状态包括电影作品。你去看红毯的很多外国明星都没有刻意的头发,其实都是很自然的状态,很自然的微笑,很亲和力的微笑,内心洋溢的自然放松的状态,不是来服装秀,不是比谁来艳压谁,国内的观众更多的关注了这些东西,我觉得应该是享受电影的成功。就像那天德尼罗作为评委之一他出来,那几个评委也站出来了,但是德尼罗出来之前幕布先拉起来,然后放他所有曾经的作品,《美国往事》《出租车司机》、《拳击手》,都是一部一部伟大的作品,伟大的演员,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我觉得我的眼眶里有眼泪,我是被这个伟大的演员感动,我觉得演员是作品说话的,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好的中国的电影,更多的中国好的优秀的演员明星集体走向红地毯。展现我们这一代的中国演员的状态,而不是我要眼线化得多漂亮,我的嘴唇要多红,我的红地毯,我的衣服花了一年的时间去绣它,我不觉得是这样。

腾讯娱乐:袁莉这次过来没有带自己的作品,会不会感觉有些遗憾呢?

袁莉:这次没有一部中国电影入围,也没有任何一个中国的电影演员入围,大家都没有作品,大家带来作品来参展,来卖。包括我们的《龙门飞甲》,都没有,我没有任何遗憾。我希望将来,明年、后年,中国有可以入围的片子,有可以入围的演员。

德尼罗极富人格魅力

腾讯娱乐:刚才您特别提到了德尼罗,你非常喜欢他的作品是吗?

袁莉: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人如其人,戏如其人,字如其人,我通过他的作品,包括前两天的见面,我觉得他真的非常非常绅士,有魅力,有个性,充满了善意,伟大的演员。他一定是一个有伟大的人格魅力的人。

腾讯娱乐:你和他有交流吗?

袁莉:有一些小小的交流,很慈祥。今天晚上他也会来参加我们《龙门飞甲》的Party。

老爷的《龙门飞甲》飘逸侠气

腾讯娱乐:这次《龙门飞甲》的作品,因为没有最终的版本呈现出来,你有多少期待呢?

袁莉:我昨天已经看了《龙门飞甲》的宣传,用3D看的,我觉得老爷真不愧是一个有大侠风情的导演,我也看了《武侠》,我也看了《龙门飞甲》,我觉得我蛮喜欢老爷的片子。

腾讯娱乐:通过看片花,你觉得是什么样的作品呢?

袁莉:我觉得有那种侠气,飞砂走石的侠气在里面,我觉得飘逸侠气,古典浪漫的情怀在里面,很不一般。还有李连杰(微博)在里面,我很期待,会跟很多年前我们特别喜欢的张曼玉演的那个版本,我觉得有很大的不一样。

电影要传达的是真善美

腾讯娱乐:除了这些中国的影片,国外的影片展映你有看过吗?

袁莉:看过,我对英文能听懂60%,我还看了一些别的片子,因为我的英文水平只能看懂60%。

腾讯娱乐:这些影片给你触动最多的是什么?

袁莉:这些影片给我触动多一些的,我觉得我现在在讲这个话题,我不够客观或者是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我没有看懂,没有能够太听明白的话,我不能去讲它。可以说我最喜欢的还是我前一段时间看的我最欣赏的导演达伦的《黑天鹅》。

腾讯娱乐:你平时会选择什么样的影片来看呢?

袁莉:对于电影我们要传递真善美,我希望观众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能够由衷的感受到一些美,或者是由衷的感受到,也许社会上有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我们看了以后会觉得生活是充满了未来,生活是充满了美,真的,上帝创造了这么美的世界,我们要去享受它,我们不要把不好的东西放大。我们不是追寻恶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追求真善美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所以我们选择这样的电影。但是有一些电影可能会探讨一些话题,终极目标我们要解决它,人心向善,美好。

腾讯娱乐:像你追求的这样会不会是你接拍影片的标准呢?

袁莉:是的。

被《黑天鹅》的导演称赞敏感柔软

腾讯娱乐:有没有接下来的计划呢?

袁莉:刚才我跟你讲的达伦的导演,我跟他接洽了很多次,用他能听得懂的英文,我有的时候会让翻译翻,他说NO,你能说英语,你一定要讲,我就跟他讲,我就问他说,我说《黑天鹅》的导演一定要试镜头吗?他说如果有名气的就不用试,稍微往下一点的要试。然后我说,导演,如果不试镜头,你就知道他适不适合演吗?他说我有感觉。我说那你感觉我怎么样?他说你非常非常敏感,柔软,如果我在中国要选择一个女演员,那就是Li(指袁莉),我看他的《黑天鹅》,我觉得很极致,我很喜欢他不顾一切追求完美的那种极致。不顾一切追求完美,我觉得他就是我想象的那个导演,我就跟他讲,我觉得他没有太听懂,所以这次在上海电影节他跟我讲他会再来,因为他这次是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上海电影节他也会来,我一定要让他能够看明白。其实当你的语言不成障碍的时候,我们也能看懂《黑天鹅》,任何人之间是可以交流的,心都是通的。

腾讯娱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剧本呢?什么时候可以向大家公布呢?

袁莉:这个片子很难做,因为很大,很难做。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个本子我也给博纳的老板看了,博纳的审片的老板都觉得很好,是一个现代的题材,很适合现在当下白领的社会话题,一种心态,我想把它拍得非常的时尚,里面有很多的智谋,有很多漂亮的台词,那些台词是很机智的,这个电影比我刚才讲的要容易一些,好进入一些,可能我会先做一个。

将向施南生学习制片

腾讯娱乐:除了担任演员还会担任一些幕后的工作?

袁莉:我跟老板说,我想做制片,其实这次我来走红地毯是我的一小部分,我带了一个团队来,我们团队要在戛纳还有意大利要拍很多的片子,我其实可以找人来帮我,我可以来找制片人来帮我,但是我想自己试一下。所以我跟施南生小姐说,因为南生是我们博纳的股东,我跟她说我想跟她学习制片,因为她非常的优雅,非常有自己的态度,我说我想跟你学制片,这次我来的时候我也刻意没有制片来帮我做任何事情,包括在意大利联系所有的行程、饭店、道具,我们的苛刻的摄影师要一辆赫本骑过的摩托车,我愣是从博物馆把那辆摩托车借过来。外国人做事情是非常严丝合缝的,要求你几点几分几秒到,几点几分几秒结束,所以我说我太难了,我说我连一个国内制片都没有做过,让我做一个国际制片,那个Email全是英文的,来来回回的探讨,我已经流了很多次眼泪了。

等今天戛纳部分已经完成了五天,还有五天在意大利要完成,我很有信心,再有问题我觉得我可以来试一次,其实有问题就是我想要积累的经验,来吧。

腾讯娱乐:很期待你的作品,制片人身份的一个作品。

袁莉:好吧。我觉得其实做制片和做演员是不能兼,因为在拍片子的时候,底下的剧务会跟我说,我超时间了,不能干了,我开车要走了,或者那个剧务说马拉不过来,从意大利。或者那个人说我回国的机票不对了,要改,我听很多很多的事情,我在镜头前还要很放松,我觉得好难。

以后,我觉得制片就是制片,没有演员。我做演员,不要让我再做制片,我觉得要分开。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相关微博: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