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腾讯独家娱评 > 正文

戛纳系列评论之四:从《教皇诞生》说起

2011年05月17日09:43腾讯娱乐[微博]seamouse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戛纳系列评论之四:从《教皇诞生》说起

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seamouse

在《政坛大鳄》里激烈痛斥了贝卢斯科尼一把后,意大利导演南尼·莫瑞蒂又以自己的方式“直播出”一场不想被选上的《教皇诞生》。方法温和多了,但态度却依然摆在那,不屑于一切高高在上的政客和宗教领袖。作为本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的竞赛片之一,《教皇诞生》放映后,被电影节官方场刊打上了2.3的高分。

对于宗教话题,去年评审团大奖那部《人与神》也备受关注,它们总是如此敏感而吸引眼球。敏感才最容易有高潮,这一点,从电影节创办伊始的评委们再清楚不过。与宗教一样,政治、战争从来也是观众和评委都喜闻乐见的题材。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戛纳电影节的举办延期了7年,于是戛纳把第一届(1946年)的评委会大奖荣誉适时的给了战争影片《铁道之战》,随后便开始了与战争题材和政治文化的恋爱史,它们之间的亲热关系或许不如充斥着政治抗议的柏林电影节,但也呈现一番智慧而趣味的风景。关于意大利人同纳粹斗争的《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关于朝鲜战争的《陆军野战医院》、讲述水门事件的《谈话》、表现南斯拉夫内战的寓言《地下》、暗示纳粹一代即将崛起的《白丝带》纷纷成为戛纳电影节的宠儿。

戛纳电影节更和政治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出名的当然是在1968年,法国左派“总立场”号召电影工作者大罢工,要求电影业实现激进的民主化。5月份,索邦大学和法国电影资料馆开始了“反马尔罗,捍卫资料馆”的示威游行,随即演变成为学生运动史上最著名的“五月风暴”。一切就像电影《梦想者》中那样,戈达尔和特吕弗带头对同时期的戛纳电影节发难,路易·马勒、罗曼·波兰斯基等评委纷纷辞职,最终那年的戛纳电影节停办了。戛纳最早的贵客卡尔·德莱叶就在这时去世。因为电影节停办,戛纳错过了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特吕弗的《黑衣新娘》和《偷吻》、维斯康蒂的《纳粹狂魔》、帕索里尼的《定理》、索拉纳斯的“阿根廷解放电影”《燃火时刻》等众多载入史册的名片,但电影人放弃荣誉的同时赢得了被后世如英雄般地膜拜。

1969,因为苏联政府阻挠,塔可夫斯基作品《安德烈·卢布廖夫》被禁止参加戛纳电影节。但它还是拿到一个非竞赛性质的“国际影评人大奖”,之后这部在苏联被禁的电影在国外持续放了4年多。

而1989年,在戛纳一场电影业研讨会上,威尼斯电影工作者努里·伯兹德却表示:“电影市场审查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国家审查,西方超级大国对第三世界国家电影发行的阻碍已经超过了本土的政治审查”,这种经济上的“禁令”成为了第三世界国家电影人们真正头疼的事情,它们在本土银幕上被好莱坞电影赶走,在西方世界银幕上更难觅踪影。如何传播多种文化的电影也成为上世纪90年代后戛纳电影节主办方关注的问题,于是,我们在近20年的金棕榈阵容里见到了来自新西兰(《钢琴课》)、希腊(《永远的一天》)、南斯拉夫(《地下》)和中国(《霸王别姬》)的电影作品。

华语电影的势力一度在蓝色海岸非常强势,2000年,姜文《鬼子来了》王家卫《花样年华》杨德昌的《一一》纷纷在戛纳捞到各自奖项,华语电影满载而归。

此后,感谢WTO给予中国电影市场的十年保护罩,我们的电影界建起了坚不可摧的商业长城。城内票房蒸蒸日上,以进一步恶俗的作品带坏着观众的审美;城外外贸生意兴隆,粗制滥造的合作制片换取无关痛痒的一丁点外汇,无所谓,谁让咱人口多、业余生活乏味,电影市场旺盛呢?久而久之,以前有着被政治迫害嫌疑的电影艺术家几近灭绝,他们竟不是被超级大国对第三世界国家电影发行阻挠住的(感谢即将寿终的配额制),而是彻底被这个单向度的短视的国内市场自绝而去的。除了一些技术性的安慰奖项,华语电影在戛纳的角色,成了明星走秀的T台、片商再接再厉拉投资拍片找骂的交易所。东欧国家在1980年代的政治高压气氛下,尚能诞生诸多杰出的“丝鹅绒监狱电影”(我们何尝又不是);可中国电影在21世纪强大的商业市场中,就彻底沦为一堆堆生产过剩的烂菜。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童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