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传奇梦幻行动 > 正文

专访《杀死比尔》制片人:好的电影从剧本开始

2011年05月17日17:29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杀死比尔》制片人:好的电影从剧本开始

班尼特·沃尔斯(Bennett Walsh)

专访《杀死比尔》制片人:好的电影从剧本开始

小崔与Bennett在交谈,背景的荧幕上是其新片《灵魂战车2》

专访《杀死比尔》制片人:好的电影从剧本开始

小崔与Bennett

腾讯娱乐5月16日洛杉矶讯(特派记者代维) 电影《杀死比尔》开启了好莱坞暴力美学电影的先河,今天我们有幸在其位于索尼影业内的工作室采访到《杀死比尔》系列的制片人班尼特·沃尔斯(Bennett Walsh),并提前欣赏了他担任制作人、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最新影片《灵魂战车2》(《Ghost Rider:Spirit of Vengeance》)。

以下是崔永元老师对班尼特·沃尔斯的采访实录:

崔永元(以下简称崔):我们想知道,美国好莱坞电影是在筹备时就想好要拍几部呢,还是根据市场和观众的反映来决定是否拍续集?

班尼特·沃尔斯(以下简称B):有的电影从策划阶段起就决定了是拍三部曲还是上下集,但有些还是会根据市场反映来决定是否继续。《杀死比尔》1和2的剧本是同时完成的,导演昆斯坦丁将其做成了两集。也有的电影原本是有做续集的计划,但可能第一部推出后市场反响不好,就不再做后续的内容了。

崔:在电影制作完成的过程中,你怎么确定观众会喜欢什么呢?

B:电影人做电影并不是独立的,无参考的。在你做之前,就有之前的电影存在,看了这些电影你就会知道观众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哪些是好的电影,哪些是不好的电影。

崔:有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拍摄时过于考虑观众的口味,就会降低电影的品味。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B:世界上有两种类型的电影,一种是好莱坞式的,一种是非好莱坞式的。好莱坞电影诞生于商业,从一开始就与票房挂钩。好莱坞的电影艺术是建立在商业的基础之上的。现在谈电影工业,是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并存的。

崔:现在电影观众的口味越来越挑,对电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

B:是的,这对电影人来说也是个好事。大家对电影有更高的要求,观众看过很多电影了,你必须创新(才有突破),无论是从讲故事的方式上,还是从技术手段上。不能重复5年前就已经拍过的电影。

崔:你做的新电影,能预测出票房吗?

B:现在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分工已经非常成熟,大家各司其职,票房是影业公司考虑的事情,有专门的团队来负责,我需要做的就是做电影,把它完成后交给影业公司。当然,我希望它能成功。

崔:您看过中国新导演的电影吗?

B:现在是中国电影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正处于飞速发展的体系内,老百姓越来越关注电影。2001年我因《杀死比尔》第一次去中国,那时候老百姓还不怎么看电影;现在老百姓看的电影越来越多,有了更高的要求。与亚洲其它国家,如韩国相比,中国的电影工业尚未完善,但我非常看好。

崔:您观察到的中国电影存在的问题有哪些?

B:中国缺乏好的前期策划。举个例子,在美国,每年平均有一万个剧本,在美国的电影工业内,剧本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从一个电影诞生之日起,编剧就是最重要的,为了要讲好的故事,编剧需要不断的创新写作,写作成为能否有好故事产生的最重要的基础。

好莱坞在做全世界最贵的电影,前期筹备时,我们就需要计算每15分钟的戏会花多少钱。在正式拍摄开始的几周前,就已经知道每一天,每一小时花了多少钱,这样才能让效率最大化,性价比最高。

我们相信前期筹备得好能拍好电影,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中国电影的成长,中国电影大有希望。

崔:您能给我们介绍下,您现在做的这部电影(《Ghost Rider:Spirit of Vengeance (暂译:灵魂战车2:复仇之灵)》)的前期是怎么完成的吗?

B:《Ghost Rider:Spirit of Vengeance》这部电影在我介入之前,影业公司已经在剧本上投入了2年时间。片厂对电影满意了,就进入前期筹备工作,我们前期筹备了6个月。

6个月前,我们就知道拍摄期是在冬天。由于这个故事背景发生在欧洲,但欧洲的冬季非常寒冷,我们曾经打算在如澳大利亚等温暖一些的地方拍摄,但考虑到当地的风貌对电影的呈现非常重要,最终决定在罗马尼亚和土耳其拍摄。为此,我们找了很多避免和应对暴风雪的方法。

一般来说,电影的前期准备工作会有3-4年,拍摄其实是所有环节里最短的,因为很贵。我们这个片子拍了4个月,后期剪辑制作花了9个月。

崔:您这个片子的剧本是多少人完成的?他们的分工是什么呢?

B:我们的剧本创作团队有6个人,在好莱坞一般都是4-10个人来完成剧本。我们这部影片的剪辑团队有10人,特效、CG等后期团队有300人,遍布全世界。我们的特效是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团队制作的,3D等后期是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完成的。国际化的后期团队非常有意思,我们是分开制作,最后整合在一起。

B:过去4个月,你看过多少电影?

崔:3-4部吧。

B:都是好电影吗?

崔:只有一部还不错。

B:25%的比例已经很不错了。你看到不好的电影,是把故事的线索都整合在一起之后,如果呈现的完整性不能吸引你的话,你会马上就看不下去。所以故事很重要。

崔:中国电影现在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他们希望拍出的电影能国际化,但实际情况是,一般的国外观众不喜欢,连国内的观众也不喜欢。您对此的建议是?

B:回到最开始说的,做电影要真诚。当一个导演选择国际影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是一个真诚地讲故事的人。无论何时,非常个人非常自我的电影才是好电影。其实最好的例子就是法国新浪潮,他们本是对好莱坞噱头的讽刺,是导演为了好玩而作的。

中国有很多题材可以拍成电影,中国之外的观众也很希望看到。中国体制内有许多限制,但并不妨碍导演自我表达。而且在审查体制下成功的说故事,并赢得了国际声誉的电影也有很多。中国还有很多故事题材未被发掘。

崔:我们这几天参观了好莱坞的几个影业公司,发现他们把老的摄影棚什么都保存的很好,非常珍视。但在中国,老电影厂正在被拆除和破坏。您对此的建议是什么呢?

B:当我拍摄《杀死比尔》的时候,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4号棚,很棒。但当我再次去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要拆除了。

崔:他们就是要拆,怎么办?

B: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做为美国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全世界都知道。因为这些地方要是拆掉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也许10年后,就不是这样子了。

相关专题:

崔永元《新电影传奇·梦幻行动》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unar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