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专访《嫦娥》邹鹏:和戛纳是一场没结果的初恋

2011年05月20日05:12腾讯娱乐[微博]文:吴珂 视频:汪悍贤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嫦娥》邹鹏:和戛纳是一场没结果的初恋

邹鹏接受专访

腾讯娱乐戛纳讯(文:吴珂 视频:汪悍贤)不论是对观众还是对媒体,邹鹏都是个陌生的名字。但他却是本届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里,唯一一名中国面孔。虽然他参加的不是主竞赛单元,也不是大家熟悉的“一种关注单元”,而是有着50年历史的“影评人周单元”。

入围本届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的《嫦娥》,是邹鹏的第二部作品。一名半路出家的新导演,启用了一群非职业演员,讲述的是一个敏感的话题:珠三角许多来自外地的女孩子的生活方式。因为涉及题材敏感,邹鹏自称自己的电影是来自民间的野草电影,他从不指望能在国内进院线或回收票房,但能表达内心想表达的,做了自己想尝试的,都让他觉得特别值得!

戛纳电影节:一场没有结果的初恋

腾讯娱乐:导演您好,我们知道昨天您的《嫦娥》进行了一次首映。我们想知道首映了以后观众们的反响怎样?您得到反馈的意见和态度是怎样的?

邹鹏:首映的时候电影字幕的时候就开始有人走,陆续走。第一个反应就是,因为首映是11点,早上九点钟路过这里就有人在排队,后来知道他们赶十一点这场,实际上我还是很开心的。而之后首映字幕的时候就开始走,最后留下来跟我交流的有三分之一。后来跟大家谈他们看的感受。

我觉得还是看懂了,因为戛纳这个地方实际对电影都是很挑剔,这里大部分都是电影人、电影爱好者来看过太多的电影,所以他们对电影的挑剔和品味恰恰是会激励我们的,这是对我来说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这很重要。

腾讯娱乐:您刚才提到这次来参加戛纳电影节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因为你参加的这个单元也应该算是对新导演提携。

邹鹏:对,戛纳肯定做电影人戛纳是心中的罗马,对于我来说,我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戛纳是我们心目的罗马,我来了,然后进入这个“影评人周”,而且今年是“影评人周”的50年,“影评人周”实际上是戛纳的一个单元。它主要是导演的选择第一部或者第二部作品,也就是他去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和发现新的导演。比如说王家卫第一部都是从这开始的,我觉得能被他们邀请来特别兴奋,因为搞电影的都知道。

另外我也问过,我说我回去继续拍,第三部能不能来。他们说不行,只有一和二,没有第三。我说那我们就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初恋”,就是初恋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任何结果,他们说我们希望发现你认识你,希望你继续拍,让你未来努力地去拍电影,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对于导演来说,不管中国导演还是全世界各地的导演。

电影《嫦娥》:我电影里全都是爱

腾讯娱乐:《嫦娥》是一部很有话题性的电影,我们也知道导演您自己对于他在国内上映也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是这样的一部电影去参加了这样一个发掘导演为目的的单元,您觉得对您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邹鹏:首先我形容我的电影,中国有什么独立电影、地下电影、院线电影,我们就“野生的电影”,来自民间的就像野草一样长出来的。有的时候它这种状态是不一样的,我原来是做服装的,大学学的服装,毕业之后就开始进入服装的行业,后来进入电影,我没有受过专业的电影培训,就像野生的电影爱好者一样开始。

因为每个人爱电影他有不同的方向,观众也是有不同的方向,有的人就喜欢看那种娱乐性的电影,可能有的人就喜欢看类似于有话题性的或者是特殊不同的生命的电影。

腾讯娱乐:能不能和腾讯的网友分享一下,您想表达的是怎么样的话题呢?

邹鹏:最重要的跟我个人的经历有关,我是1991年去的广东,大学毕业,到了广东之后先求生存,因为广东整个改革开放,经济飞速的发展,城市在变化,人也是在这个环境里变化,我在广州停留了13年,比如说我片子里面描述的有四中场景,就像我刚到广东到内地来,看到这些很震惊,怎么会有这样一些,开始好奇,当我融入到那个城市和生活里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就自然存在,就是一种整个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求,有了需求就有了这样的一种存在,我也是在这个过程中生活、工作,跟他们实际上是一样的。

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视角呢,因为我喜欢角落里的东西,喜欢不被大众所认识甚至很难发现的、看到的、理解的东西。这样的一个题材我觉得特别能好表现经济发展的另外一个特点。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说我写剧本居然花了2年的时间,不是工作时间上,搜集素材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又回到广东去接触她们,近距离的我们交往,交朋友。他们大多都是信任的跟我交流,谈他们很多细节的东西,为什么要这样,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怎么想的,有没有对未来有什么担心等等。就是做了大量的这样的工作,有了这样的基础之后,我会发现视角这个视角像整个影片一样。

今年戛纳关于妓女的、关于性的有三部电影,《忧郁症》、《妓院回忆录》还有《嫦娥》。那么这个电影体现是快乐的。可能大家觉得妓女应该是忧伤的,应该是悲伤的,为什么在你的电影里所有这些女孩们他们那么快乐地去生活。这就是我的一个体会。

我发现跟她们接触之后,她们的这种命运实际上不是她们自己愿意,没有人生下来就那样,都是某种原因,但是大部分原因都是家庭所需要,为了生存,甚至里面带有一种欲望,快速地赚钱,能越快越好,因为这个方法是最快的。那么同时她们所承受的是特别多的,是我们常人想像不到的,但是我跟她们接触,常常发现她们快乐的时候更多,往往这种,尤其是女人她们把痛苦的都放在内心深处,表现出来的都是快乐。

我的电影也是从这个视角,从她们快乐的、开心的方向去表现他们。这个快乐有强去自己努力争取的,也有是真的快乐的。但是电影的背后隐藏的是忧伤,甚至是痛苦,但是我没有把痛苦抓出来,把悲伤抓出来,我们一想到这些女孩就会是多痛苦、悲惨。所以整个电影愉快的感觉,开开心心的。

腾讯娱乐:现在您觉得自己满意吗?是完全表达了内心想表达的话题吗?

邹鹏:就这个阶段,我的创作是满意的,因为一个导演一个故事一部电影把整个故事都说了,也有的导演说着说着没有话可说了,这两年多的创作我觉得还是发达了我内心想表达的。这次“影评人周”的选委,他特别喜欢我的电影,这几天都是我和他一起去做,他描述的电影他说中国电影看了很多电影,在国际上看的,都有意识形态,导演好像愿意表现一种意识形态。他们看到的是电影里的爱和细节。另一方面他没有看过表现南中国的特殊时期特殊地域的东西,比如说广东本身的有这儿一些环境,广东本土的一些文化大街小巷,它的矛盾,我电影里面的人物就穿梭在这个环境里,他说这个非常有趣,人物社会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在整个影片里有节奏地一幕一木展现出来,一是不刻意,这是他对我的评价,他说没有刻意地告诉你这是怎么样,讲一个非常让人感动的故事,他看到都是一些生活的体验,这恰恰是我想追求的东西,这个是多种多样的,我的电影是比较个人化的体验式的。

腾讯娱乐:有一个问题可能所有的导演都不能回避,您拍这部电影除了想表达自己想表达的内心的感受以外,可能希望更多的观众能够看到,比如像拍这部戏您觉得怎么样收回它的成本。

邹鹏:我这部片子还是有投资人,他投了整个影片的大部分的制作费用,我拿到这笔钱的时候我问他,他是一个中国企业家。我说你这个投资可能收不回来,因为我这个片子从剧本来看是无法再国内放映去拿票房的,如果我走电影节路线也不一定是我选择电影节,是电影节选我。他说我投给你就没想收回来成本。这是我幸运的地方。另外一个他说实际做事情就应该,你要撞破南墙的决心,他说我看到了你的决心所以我才投给你,撞破南墙的决心不是说去挑战一个另类的题材,而是说你到底有多爱电影,你多想去拍这个东西?我得到他的认同所以我就做了。

因为一开始我是很清晰的,不可能在国内拿到一分钱的票房,海外发行的话也不是我来决定的。当然了这部片子,关注度很高,也有发行商,我指的是国际全球的发行商,法国的、德国的、英国都有,都是很大的发行商。我们正在谈的时候我希望能够发出去让更多的观众能够看到,对于收回成本,本身成本也不高,但是仍然不是有太大的信心。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