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高希希侃谈《三国·荆州》 直言有比较才有鉴别

2011年05月20日10:17芒果画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聂薇

十年前,高希希(微博)拍过两部电影,虽获了奖,但票房平平。对电影业有些心灰意冷的他,于是转投电视剧行业,不料一部《花非花》却取得了出乎意料的好成绩。之后,高希希的导演之路更是顺风顺水,《结婚十年》《幸福像花儿一样》《历史的天空》、新《三国》无一不是超高收视率。

在创下了一个个收视奇迹后,早已是“收视保障”的高希希笑言电影界的“票房毒药”又回来了,耗资2.5亿的《三国·荆州》就是他再度出山的第一战。历史流传,“成也荆州,败也荆州”。这一次,野心勃勃的高希希进军“高票房导演”,已是志在必得。

有梦想,人生才完整

高希希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与想象中有点差距。一直以为,能拍出《历史的天空》那样题材的导演,一定有着桀骜不驯的个性或者军人般刚性的气质,但高希希给人的感觉却是很有亲和力,没有一点大导演的架子。

谈及生活,高希希的话并不多,但说起工作,他却滔滔不绝。采访的一个多钟头时间里,高希希的电话一直没有间断过。从谈话的内容我们可以猜到,对方是剧组工作人员。高希希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剧本、场地、时间,有时甚至连服装都亲自过问。事无巨细,他都亲力亲为,这也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高希希能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金牌导演。

“去年刚刚结束几部电视剧的拍摄,如今又开始打造空战大戏《血战长空》,电影《三国·荆州》也即将投入拍摄,高导其实‘不差钱’,为什么还给自己这么大压力?”面对我们的好奇,高希希回答得很坦诚:“老实说,有些是不能回避的政治任务,那叫‘不想拍也得拍’。就在重拍四大名著热潮时,我拒绝了其他三部片约,独独青睐《三国》。因为小时候,我经常看《三国演义》(新版 旧版),里面的各路英雄都在我的脑中纵横驰骋,当导演后,我一直希望将他们再现,现在恰好有机会圆梦了。有梦、圆梦的感觉是非常快乐的,无论这梦多小还是多大,因为有梦想,人生才完整。”

四处游学,跟前辈取经,向历史学家讨教,为了使《三国》里的人物更精致化、凝练化,高希希一切从零开始。“不谋计,不足以拍三国。在中国拍历史剧是件很麻烦的事,中国艺术家永远面临一个问题——传统理念你要平衡,现代意识你也要具备,否则,一不小心两者之间就打架了。”被外界成为“收视保障”的高希希一直认为,作品不应该是以多取胜,要以精致取胜,“我的目标不是高产量,而是高品质,当然,也希望是高票房的。”

心态好,幸福像花儿

高希希说自己热爱拍戏,属于片场。倘若离开,生命便没有了价值。“我想做讲故事的人,所以就站到摄影机后面去,把所有摄影机的生活当作自己的生活。这就是我热爱的职业。”

有霸气,有魄力,无所畏惧,这个有点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却也会笑着和我们聊星座:“我知道自己是双子座,喜欢冒险。但什么叫双重性格?这个概念我很难理解。”当我们告诉他双重性格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不论何时都有两自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时,高希希立马晃起脑袋说,“那我不是,我都是海水,没有火焰。”

我们被高希希认真的表情逗乐,不过的确如他所说,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高希希很难有脾气暴躁或者情绪失控的时候。“每天要面对那么多事情,如果经常发脾气,岂不是很累?”

去年5月,随着新《三国》在各大地面频道热播,与高希希有关的口水战也一波一波接连开来,继“污染事件”、“演员太嫩”、“剧情雷人”后,他又因为某周刊的一篇文章而卷入“虐马言论”风波。

“媒体的笔误太多,过多纠结就会气死,中国打官司可是需要很大精力和时间的。”面对流言蜚语,高希希一笑置之,还说要感谢那些批评与指责他的人,“特别是那些在我有点自满时传来的骂声,让我学会重新思考,换角度思考,这一刻批评比赞美更来得可贵。而对于那些谣言,从容面对就好了。北京有句话叫‘拍板儿砖’,我穿上盔甲,就不怕板儿砖了。”

这样的心态,让原本站在风口浪尖的高希希平稳着地,而新《三国》不仅热播,还被国家广电总局表扬。如今的高希希,家有贤妻,还有个9岁大的女儿,这位“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大导演,终于也多了一丝与工作无关的牵挂。“幸福在每个人心中的标准都不一样,我觉得,得到了就是幸福。幸福是瞬间的收获,只能自己感悟。就像向日葵,虽然每天开花时间短暂,但它每天都向阳光,用好的心态迎接幸福。”

Q &A

商业片=好故事

历史,有比较才有鉴别

芒果画报:即将杀青的年代大戏《血战长空》被外界称为“中国空军抗战史诗”,据说这部剧的拍摄难度比《三国》还高?

高希希:《血战长空》最大的难度在于大量大规模的空战场景,幸亏空军政治部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支持,否则根本无法完成。《三国》毕竟是古装戏,导演心里有数就行,但这部戏必须尽可能真实地还原历史,不能有大的误差。

芒果画报:之前吴宇森拍过《赤壁》,市场反响还不错,你怕不怕大家拿《三国·荆州》和它作比较?

高希希:当然会有比较,有比较才有鉴别,这是正常的。吴宇森的《赤壁》放入了太多西方观念,他把中国人对历史的鉴别都颠覆了,这涉及到三国文化,有点超乎国情,是我难以接受的。

芒果画报:那你个人比较欣赏的电影作品有哪些?

高希希:陈凯歌《霸王别姬》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活着》,姜文《鬼子来了》。一部好电影之所以让人记住是因为它有自身存在的价值。近几年,电影的商业性越来越强,好作品也越来越少,这也是市场压力和导演自身创作心态相互纠结的结果。过去我们都是看法国、苏联、意大利电影长大的,这些电影和现在好莱坞的市场理念是相抵触的,它更追求个性化。但这种个性化往往会遇到市场经济的干扰,因为市场经济需要电影更偏向商业化一点,这就会对个性造成一种抹杀。

芒果画报:你认为电影应该偏向个性化还是商业化?

高希希:不管拍什么类型的片子,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个故事讲好,因为所有观众面对的就是故事和人物,这两点塑造不好,其他都是泡沫。我一直很欣赏个性化的东西,但我的目标还是努力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业导演而存在。

芒果画报:现在拍戏和十年前有什么差别?

高希希:观众越来越挑剔,这就需要创作者更加严格自律,完善自身。现在的电视趋向年轻化,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看了,年轻人爱看故事就意味着很多东西可以传下来,观众就不会断代。

导演,要直接也要平和

芒果画报:20多年的时间,你一共拍摄了30几部作品,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军旅题材,这和你的军人情结有关吗?

高希希:和本身职业有关,和军人情结也有关,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来找我拍的都是这类型的片子。

芒果画报:如今很多电视剧导演都想转做电影导演,因为觉得拍电影地位可能会更高,你也有过这种想法吗?

高希希:传媒的发展的确形成了这种理念。十几年前,我拍的一部电影《公正的心》没人看,当时电影业还在冷宫里晃,市面上除了张艺谋的片子没有其他东西可看。于是我想我应该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开始拍电视剧。现在拍电影,也是因为时机成熟,有好剧本又有投资方,何乐而不为?

芒果画报:感觉您是个特别有想法也特别敢说的人。

高希希:作为一个导演,每天要面对很多的问题和突发状况,我需要直接或者非常敏锐地去表达我的感受。行或者不行,指令要明确,这慢慢就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芒果画报:那你选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高希希:没有什么标准,合适就好。演员演的就是人物关系,演员就是最能表现人物关系的人。

芒果画报:感觉你的个性很随和,在片场应该很少发脾气吧?

高希希:这是肯定的。摄制组的合作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个人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会尽全力去做,极端的态度可能会适得其反。我很少去斥责我的合作伙伴。我们这个班子已经配合得很默契,都能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即使遇到棘手的问题我也会用平和的态度和他们讲,其实这样他们反而会更认真。我觉得创作对每个人都不轻松,压力都很大,导演没有必要摆出一种很强势的态度。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