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独家评论:戛纳电影节青睐“忧郁的大师”

2011年05月23日03:25腾讯娱乐[微博]曾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独家评论:戛纳电影节 “忧郁的大师”必胜

《生命之树》获金棕榈奖 制作人比尔登台

腾讯娱乐戛纳讯 (曾剑) 当戛纳电影节把今年的影后颁给《忧郁症》中的邓斯特时,我心中默念,加油,拉斯.冯.特尔,再拿一个奖,我就把今天的综述稿叫《忧郁必胜》;然而,看到《生命之树》拿到金棕榈后,我又想改名叫《大师赢了》。

30年最好电影《生命之树》

玩笑归玩笑。2011年的戛纳电影节看上去有很不一样的东西,自从伯格曼、费里尼、塔科夫斯基这些老家伙去了天堂后,地球上的电影是越来越缺少大师的气质了。这样一个时代,还有谁在苦苦追问生命的意义,存在的合理呢?更重要的是,有谁还愿意听这些呢?

不过,《生命之树》、《小亚细亚往事》、《忧郁症》这三部电影很不寻常。获得金棕榈的《生命之树》探求的是生命自何而来,又去何方。泰伦斯.马力克不惜从宇宙大爆发讲起,地球成形,生命出现,水母游来游去,恐龙走走停停,这样搞了10多分钟后,才轮到布拉德.彼特一家人的故事。说是故事,其实还是生命的呢喃与低语,从无始劫来的爱与恨,纠缠不清,无法解脱。论格局之大,哲思之深,恐怕近30年没有电影能出其右。

人性与世界

获得评委会大奖《小亚细亚往事》则相对没有那么气势恢宏,它更着力挖掘人性中的罪恶,以及随之而来的惩罚与救赎。电影似乎还在讲一个寻觅被害人尸体的故事,讲着讲着,找尸体已经退居其次了,锡兰表露了他的真实意图:他要寻觅的是人性中的种种善与种种恶。停电后点蜡烛端茶这段戏是整部电影最出彩也最有灵气的一段戏,少女犹如圣母下凡,众人则从昏沉散乱中暂时清醒过来,那一刹那善恶统统退居到背后,人性里某种更深层次的东西浮现出来。

《忧郁症》让邓斯特拿到影后,这看上去更象是对于不给导演拉斯.冯.特尔大奖的一种补偿。(拉斯.冯.特尔因为一句玩笑话被戛纳电影节划为“不受欢迎的人”,戛纳电影节的政治上幼稚也由此可见一斑。)《忧郁症》看上去是在讲述巨大行星逼近地球时人们的恐惧,但我更倾向认为,这部电影是在讲述在忧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那是一个他人即是地狱,世界末日才无比美好的世界。这难道不是我们现处的这个时代的真实的写照么?

忧郁必胜

忧郁的人不止拉斯.冯.特尔一个人,获得一种关注单元大奖的金基德的《阿里郎》便是这样一部忧郁的电影,忧郁了的金基德退出电影圈,在乡下隐居,一避就是3年。《阿里郎》便是他对自己这3年隐居的一个总结,金基德将他身上的种种毛病表现无遗,还相当得意。忧郁的人有时就这么有趣。

其实,《生命之树》和《小亚细亚往事》里何尝又不忧郁呢。《生命之树》中的长子有一个法西斯的父亲,他严重忧郁,即使长大后,西恩.潘饰演的这个角色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去。而《小亚细亚往事》的忧郁就隐藏在导演叙述的每一个镜头里,原野上的渐行渐远的车灯监制忧郁得要掉出渣来了。

意外,以及遗憾

达内兄弟的《单车少年》与《小亚细亚往事》同获评委会大奖,这并不让人意外。《单车少年》在电影节期间评价一直不低,保持了达内兄弟一贯的水准。

让.杜雅尔丹以《艺术家》一片获得影帝,力胜《为父寻仇》的西恩.潘,多多少少有点让人惊奇。《艺术家》本来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在电影界开幕前两天被提升到主竞赛单元,《艺术家》是一部对默片时代充满敬意的电影,让.杜雅尔丹在电影中也酷似盖博,《艺术家》的得奖,或许有感情分。

但马文的《警察》获得评审团特别奖,约瑟芬·斯达的《脚注》获得最佳编剧奖,以及尼可拉斯.温丁.雷弗恩以《亡命驾驶》获得最佳导演奖,就有点让人大吃一惊了。《警察》和《脚注》在场刊《screen》上的评分分别是1.7分、2分。(满分4分)《亡命驾驶》放映时间较晚,场刊没有评分,但它在影评人中间口碑也并不高。

与此相反,电影节期间口碑甚高的《勒阿弗尔》和《教皇的演讲》一无所获则有点让人瞠目,《教皇的演讲》被认为是南尼·莫莱蒂近期最优秀的一部电影,它含笑调侃而不恶意攻击,举重若轻,颇有大师范。而阿基.考里斯马基的《勒阿弗尔》充满温情,又节制得恰到好处。这两部温和的电影没有得奖,的确是这届戛纳电影节最大的遗憾。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订阅

相关微博: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