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第17届上海电视节 > 正文

白玉兰论坛—电视栏目产业化“生存之道”实录

2011年06月08日22:40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专业论坛

电视栏目的产业化“生存之道”

时间:2011年6月8日9:30-12:30

地点: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一楼

主办:上海电视节组委会

承办: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五岸传播有限公司

媒体支持:腾讯娱乐、腾讯微博、优酷、综艺

主持人: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我们今天的会议就开始了,在座的各位非常好的关注电视节的朋友们,今天的这场论坛将有一个上午的时间,来讨论我们现在当今中国电视媒体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是电视栏目产业化的生存之道,除此之外,还将进一步的讨论到我们中国电视的产业链、产业化的运作。今天在座的有从事媒体经营和广告业的人士,我们会碰撞出一些火花给大家启示。首先有请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金仲波先生致词。

金仲波:

谢谢各位,大家早上好!尊敬的各位嘉宾,在座的我们电视业界以及非电视业界的朋友们,大家早上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公司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欢迎大家!

上海电视节拉开帷幕,在白玉兰论坛开始之前,我想大家先探讨一个话题,是秉承了上海国际电视节全行业化精英的原则,关注电视行业的前沿动态,今天我们关注的东西不仅仅是传统的电视行业,更多的是在电视行业衍生的部分,今天我们的朱总和查总都来到了现场,讨论的话题已经超越了电视的本身。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电视栏目的产业化生存之道”,关注产业化的运作,关注品牌产业链,不仅仅是我们研究和分析的话题,更是一种必然的趋势,我们希望借此机会,邀请各传媒行业的专家、精英人士,共同分享他们分别在产业化的实践当中收获了哪些经验,探讨适合如今电视媒体走的产业化之路。同时希望通过这次论坛,加强行业内的沟通和合作,产业化的过程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的广告商和媒体商们如何打造一个共赢的局面,相信这次论坛将会有一个满意的答案。最后感谢各位的到来,预祝本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金总的致辞,金总在广告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我想他有很多的想法和建议,希望今后的论坛中可以请到金总。

接下来第一场是媒体运营和产业链打造的思考,有请第一位嘉宾,也是我的好朋友,是业界具有前瞻性思考的朋友,上海星尚传媒总经理鲍晓群、优酷网的副总裁、总编辑朱向阳先生,五岸传播副总经理周洁。

白玉兰论坛—电视栏目产业化“生存之道”实录

五岸传播副总经理周洁

白玉兰论坛—电视栏目产业化“生存之道”实录

优酷网副总裁、总编辑朱向阳

首先各位第一个看到这个议题反应是什么?

鲍晓群:首先在传统行业来说,已经遇到了瓶颈和天花板,新产业链的拓展是当务之急的话题,今天我也想当一个很好的听众,听一听同行和业界有什么好的经验。

主持人:向阳这里?

朱向阳:刚才你提到的这个问题,跟台下的导演他问我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蒙掉了,我说你要我说什么?还好反应比较快,就想了一些。可能我是当时的反应是比较混沌,其实我们还没有面对这个问题,真正意义上还没有面对这个问题,就是电视栏目里面很多的关键词,电视栏目产业化,其实都提不上。返过来讲,不是不会遇到,实际上以后也许我们可能会在这方面遇到更大的挑战,我们怎样让自己的内容,除了外购以外,除了那么多的“碎片”以外,还能让它形成产品,让它形成产业化。

主持人:周洁在电视发行业界做了七年的时间,也是专家了,请你谈一谈。

周洁:我想到七年前成立五岸传播的一个缘由,就是李总提出了以后的节目不仅仅是为了播出而制作,也要为市场而制作,我们在五年的过程当中进行了探索和摸索,现在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媒体市场不仅仅是一个平台作为界限,很多时候都是跨媒体的运营,从上游、下游,从左从右,以内容为核心的产业是可以无限延伸的。

主持人:这也是今天把朱总请到现场的原因,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这种趋势越来越蔓延了。很多的新媒体的观众都被这个新的展台吸引过去了,探讨这个新媒体的话题更有前瞻性。

在这里举一个案例,就是上海广播电视台的改革,在全国的很多的省级媒体当中是具有引领模式的,把整个的SM级分为五大板块,有娱乐、电视购物、第一财经、炫动卡通,还有新闻,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星尚传媒的鲍总,他对媒体产业化的运作是非常有想法的。想鲍总就一个电视频道来说,搞产业化,是不是现今情况下可行的?或者是可以发展的。

鲍晓群:本来探讨一些大家的经验是可以的,如果说我们有一些成功的还真的说不上,今天我们集团的领导和广告中心的老板坐在下面,被逼到做了很多的探索,也是集团下达的很多的创收的指标,就只能完成了,是动用了一些“歪门邪道”了,经验谈不上,是自己的一些探索,今天是在探索,明天可能是证明不一定成功,有些可能是只是适合于我们自己现在的频道。我们的频道是时尚定位的频道,这方面是可以进行一定的探索。探索在三个方面我有一些体会,这种体会我不太习惯用“产业化”或者是用“产业链”,一讲产业化好象就是规划好了,产业链就是一种必然的生态链接,而我们只是一种拓展。在做传统内容的同时,做一些新的思考,这个内容除了给电视以外,能不能把这些内容进行整合营销,面向我们的新媒体,面向我们的现场活动,所以我们内部有一句话,我们内容生产可以叫做“再播”、“在线”、“再炒”,这些年我们做了一些探索,这个探索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广告客户这方面也有强烈的需求。最近有一个大的合作单,这次的合作当中不仅仅是电视上的播出,还希望大量的活动,是在他的商家里面举行,以往是一个选拔和某一个宣传,而这次是对活动的场次、规模要求在它的商城里面都有非常明显的要求。这是来自于客户现在对于传统媒体的宣传以外,对整个的影响力,包括了活动方面,现场方面,在线方面,新媒体方面都有新的要求。这的确也是这几年逼得我们做拓展以后,做整合营销以后客户相对比较满意的。这方面我想是可以由很大的探索。

第二,受众的拓展。传统媒体做的概念,就是把观众的收视率卖给我们的广告客户,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其实新媒体给我们大的启发,不仅仅是在卖观众,更多的是卖用户的体验,同时是一个消费者,我们在思考,是不是可以把我们的观众转化为用户,甚至是转化为我们的消费者?这是有可能的吗?这是有可能的。特别是在我们的新媒体活动和现场的一些活动当中,我们是做这方面转化的努力,也就是积累我们的数据库,积累我们的用户数据库,这个用户数据库可以有针对性的对用户服务,可以对这些用户收费。这方面我们做了一些尝试,在有些节目和活动当中,我们就在不断的把我们的观众,转化为我们细分的用户,而这些用户其实是消费者,我经常跟我们的团队说,当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当中肯定有商机,过去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是被动的看电视,现在看电视的这些人是不是可以进一步的转化为我们的商机,这是可以探索的。

第三,是这几年正在探索的就是“品牌的拓展”。因为中国的广告电视从它的特性、属性来说,是有相当的权威性,这个品牌以往只是用广播电视广告的营销,包括了电视栏目,这个品牌本身除了播出以外,是可以进一步的做市场的拓展。在国外其实在进行媒体品牌拓展方面,有过很多成功的例子,比如说美国有一个很有名的马斯托尔的媒体品牌,最后是拓展成为美国中产阶级非常认同的一个“超市”的品牌。品牌的授权,包括了品牌的相关的产品,是可以进行这方面的市场开发的。这方面其实在国外有一些成功的案例,国内民营的企业,其实已经非常活跃的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探索。比如说我的一个好朋友李进,他在旅游卫视曾经做过一档节目,为他后来进品牌的拓展带来了非常大的商机,特别是热风网带来了非常大的商机。这方面传统的媒体是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开发的,这几年我们在内容的拓展、受众的拓展和品牌的拓展方面,做过一定的尝试,但就如我刚才所说的,有些尝试可能是过了一段时间证明失败了,我们会掉头再走,同时是为产业服务和我们的老板的指标服务。

主持人:鲍总是非常的谦虚,其实鲍总之前谈到的经验,在线、再炒、再播这样的模式,还有引入的女人我最大这方面的节目,都有很多的线上线下的节目,在线下可以在星尚网上购买到产品,这个真的是一个尝试。

鲍总刚才讲到了很多与新媒体的联动,我想请问朱总,在你们现在的运营当中,是不是感受到很多的新媒体把“橄榄枝”抛给了你们,做了很多新媒体的联动呢?

朱向阳:我记得去年做网台联动的概念的时候,就是希望把新媒体和传统的媒体进行有效的组合,因为双方的观众群和用户群是存在一定的互补性的,所以在节目的需求性方面是存在一定的互补性的,如果是实现台网之间的联动的话,第一受益的就是观众,第二个就是广告客户,最最核心的受益者,无论是影视节目的创作者,还是电视栏目的创作者,他们的影响力是在扩大。这个案例一个接着一个的复制,这种联动和推广播出,是当前一个普遍的行业内进行跨媒体合作的案例了。今后这个会更加的普遍,传统媒体自身也在做新媒体,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可能会创作出更多的火花。

主持人:节目创作价值的过程当中,版权也会创作价值。当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在里面有广告诉求的时候,在版权创造效应方面就遇到了难题,这方面周总可能是很有体会的?

周洁:其实还好啦,电视人更加要注重用户的体验,就是老百姓看电视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愉悦感,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要有主动的参与,在推广的时候,说这个节目很不接地气,或者说这个节目做得非常好,但是跟这边的差距很大,没有办法要。这就是将来做电视的时候,更加注重的不是内容,当然内容也要重视,但是更加要重视以受众的一种体验的经历。

像美国的《迷失》的版本,在平面、电视、网络上的版本是不一样的,相互有一些牵连,但是也有不同的内容在里面,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实际上是没有冲突的,内容好了,根据不同的渠道和平台,对内容个性化做了一个改编,大家都能够受益的,我们是可以这么想的。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想,现在是提出了网台联动的层面,今后可不可能,今后有一部电视剧,就像《迷失》一样,可以在电视台和网络方面有一个结合。就像乐风网,就是我的品牌在我的网上进行再度的播出和售卖。比如说优酷这样的视频网站也能够跟我们的传统媒体进行一个深度的结合?在某个产品的研发上面走出更远的路呢?

周洁:我觉得是可以的,前一段时间,有一家公司找我们来合作,这家公司前身是平面杂志,有很多的奢侈品的资源,有很多生活产品方面的一些渠道,原来他们只是做平面,而现在他们也开始做电视了,其实对他来讲,传统的资源都可以做分摊,虽然并不是做电视开始的,是从平面开始的,他们名片上写的是“新媒体部”,对做电视的人来说就是指做网络的,对他们来讲凡是非平面的都是新媒体。将来的十年、二十年之后,像网络、手机可能也不能称之为“新媒体”了,可能会有更多的新平台和新技术的诞生,会有更多的新的渠道,我想最终归结于一点还是内容。我还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美国把中国人叫的新媒体,是有一个通称,就是把它作为跟传统媒体一样的一部分了。鲍总你觉得会跟新媒体融合更多吗?

鲍晓群:这是前几年的概念了,现在已经没有融合不融合了,相互之间已经离不开了,刚才主持人何总提出来的问题及我也在思考,在中国其实是存在着很多政策的屏障,当然也有一些商业模式,比如说周总提到的《迷失》这个节目的问题,在国外是商业分得很清晰,在中国不一样,比如说我们跟优酷有一个很大的节目合作。我把节目给他的时候很乐意,电视台过去想的更多是一个品牌推广活动,其实这更是一个商业合作活动,在这个过程当中,两方各自的商业模式还没有梳理清楚,或者是背后的一些政策问题没有说清楚,导致了目前为止中国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合作当中,整个的媒体发展得很蓬勃,但是商业合作方面是很初级阶段的。朱总可能也知道,这几年传统媒体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止是把我的节目给你做推广,广告商是有这个要求的,必须要在新媒体上播,传统的媒体对新媒体也开始强调版权授权的问题了。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强调的版权授权,从朱总的角度来说,其实并不是非常的乐意,但是从规模效应来说,必须要有很多的好的内容上去,但是这些上取得内容,某种意义上不完全是为新媒体做的,只是为广告主做到的。其实这种情况下,用户的体验是有限的。比如说盗版现象现在是受到了遏制,比如说我想象中的东西,中国达人秀如果跟新媒体合作得好的话,完全可以在优酷网上做一版,播出的模式和点播的方式可能都是完全不同的,这一点就是双方生产的内容,或者是拥有平台的内容方,在这方面怎样的形成双方可以得到更大利益的商业模式,而不是说我只是依赖于你做一个推广,你依赖于我做一个内容获得更多的点击,这样两方都没有找到真正的特制。

最近我们要跟中国移动尝试做上海地区的手机电视,我当时就说不会把我的栏目放到手机电视,放到手机电视,并且还去以栏目的名称,有时候一天是90分钟,你们去测定一下,告诉我说手机电视的视频是地铁两站路,两站路以上基本上就不能接受了,最长不能超过10分钟,一般是3分钟一条是可以接受的。这样双方融合在内容生产上也是各不相同的,同时是形成新的商业模式。传统媒体可能是以广告更多,新媒体更多的是以用户收费为好。我想这种新旧媒体的融合,才能达到全面的真正的蓬勃的发展,简单的内容上的买卖,我想可能是一种非常初级阶段的新旧媒体的融合。

主持人:鲍总他也是博士,对这个研究也是很有前瞻性,道出了这方面的困扰,目前的版权买卖的合作,有时候新媒体也是很抵触,我已经帮助你做宣传了,为什么还要付你钱呢?买了以后也会很高兴,会有很多的广告商投你的节目,否则你这个节目就要落下来了。这个过程当中会遇到很多的抗衡、争斗,都在鲍总刚才的话当中体现出来了。

朱向阳:我记得在电台播放歌曲的时候,跟唱片公司就有这个约定,我播歌的时候帮助你做推广,你要付我宣传费。我把你的歌拿来播出实际上是当做版权费,这样一进一出大家都平衡了。这个过程当中,不知道新媒体今后会不会产生,这个暂且不论。我们究竟要在这个节目的转载在新媒体上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个并不是电视媒体想要的,也不是我们想要的,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强制的说这个就是观众想要的?这个实际上是未必,不能说一定,现在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在这个不确定的过程当中,到底要怎么办呢?现在就要进行这方面的探索,也在进行这个电视栏目化的探索。

我们尝试把网络形态的变成节目化的内容,通过这样的探索,找到我们的观众,他们究竟是希望看到什么样的节目,希望得到哪些最感兴趣的部分?以及通过什么样的终端,他适合看到什么样的节目?举个例子来讲,最近做了一个节目叫做《让梦想飞》,这是09年开始的优酷牛人,打造成了一个草根牛人展示在舞台上的节目。我们采用了电视化的专业打造的方法,现在在进行一个整体化的包装,这个整体化的包装来说,正片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围绕他周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他增值和加分的部分,比如说一个节目,是拥有这方面一定的自由度,可能是一个剪接版的,或者是一刀不剪下来的版本,还有不播出的版本的,这些都是可以开发的资源。还有很多的周边的花絮,有很多的可以让社会参与对这个节目评价的内容。如果这些节目和内容,都可以构成我的整个的节目的大包的话,我接下来就要考虑到第二个问题了。你拥有的内容,接下来要怎么样的分发和投放?一方面是网站自己做内容的编排,这是自己的频道运营。白天播什么,晚上播什么,比如说广州地区通过用户分析,只把广州的IP推送什么样的节目,上海地区推送什么样的节目,这是线上的方式做节目的推广。还有一种推广的方式,我们实际上就像鲍总所说的,你用手机看手机电视,指望在一个小时之内看一个长视频是不可能的,带宽的流量耗得起的话,手机也是主要打电话用的,光是看视频也是不行的,什么样的终端看视频也是不一样的,ipad和手机也是不一样的,很多的手机服务的终端落到很多的终端上去了,有很多终端上都有优酷的植入,还有移动电视上也有很多的屏幕,这是移动的时代。不同的内容,不同的组合的方式推送到不同的屏上,喜欢看短视频的用户的终端看到的一定是短视频,适合长视频的一定给他充分的长视频,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组合推广的方式。

我刚才所说的就是举我们所做的案例,希望把这个节目做完以后,通过整个节目的运营和分发,最后是数据的反应,我们形成一个案例。当新媒体要去做电视节目的时候,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去看到真相是什么?就是说用户究竟是想看什么内容,花多少时间,用什么手段,男女的构成比例以及受教育程度怎么样等等,这些数据掌握在手的话,才能说我们能够给用户什么。

主持人:听你讲了以后,我觉得作为传统电视这是很可怕的,这种定向性的后续是非常的有针对性。最近我们上海广播电视台的台长黎锐钢(音) 在国外演讲的时候,也说到了电视要关注受众的体验,包括了李总上次的演讲以这个为标题以后,是不是传统媒体做了很多的产业链和产业化的运作,或者是各种各样的方式,让广告客户进来,其实我们在受众体验方面,在这种观众的定向性研究方面真的是做不过我们的互联网站呢?

鲍晓群:其实这个问题我前面已经说到了,其实现在的传统媒体看上去是有各种光环,其实我们做传统媒体的人来说,内心是很恐惧的,这种恐惧的程度,原来是论坛上讲一讲,可能是内部会议上讲一讲,现在不用论坛和会议了,每天都是心里都有,每天做恶梦的时候都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感受。现在都在做这方面的探索,其实是作为将来的传统媒体还有一个优势的话,我们现在更多的是依赖于传统媒体的光环式的渠道,至少是给我们现在概念上是有非常强的权威性,但是仅仅是一个渠道赖以生存的重要依据的话,我们可能是离危机和灾难越来越近了。我们更多的是想象为自己是一个内容生产商,除了我们能够在我们的传统媒体的平台上,能不能覆盖到更多的媒体形态?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转化,这个转化就意识到我们的内容除了进入新媒体,甚至是我顺便也要提到移动终端,ipad上,很多的媒体都有,是不是可以进入到上面的内容,不仅仅是我们电视上的一个简单的转播过去。我举个例子,我看到ipad上面有一个平面,平面杂志的广告都是静态的,当这个平面在ipad上面的时候广告是动态的,大家想一想,平面的广告价值和我们老大的电视广告价值是不能比的,但是在新的平台和新的终端上,它的广告也动起来了,它的价值是怎么样的?这个意思就是当我们的内容生产者进入到各种媒体,我们自己的内容要进行转换,更可能的是内容生产商及时了解覆盖到更多的媒体。这可能是下一步能够融入新媒体,能够在这个危机当中找到一条将来可以持续发展的非常关键的点。

下一步是更多的覆盖,很多的规律性的问题,比如说新媒体的用户的体验,用户的互动,在这个过程当中,不仅仅是用户的体验和互动,还存在着非常大的商机,这个商机,电视是一个广众性的,是针对面的,而新媒体是针对点的,这种用户体验的服务,包括跟广告客户之间的关联度,其实现在的客户是更加的喜欢哪一种相互之间的互动。

主持人:我想周总也很同意鲍总的看法?

周洁:是的,在谈到产业化的生存之道的时候,只是在一个产或者是在一个很好的想法,以影像的方式体现的时候在何种渠道上体现什么样的价值,如果是很好的内容的话,体现的不仅仅是影像。之前我们公司是接过一个案子,是美国的芝麻街的节目,在美国算是全球最知名的儿童教育品牌,我们做的过程当中,就发现它本身是一个电视节目,就是一个栏目,可是它的上下游是做得非常好,有书有音响,还有主题公园,还有课程,就是它可以把它的一些在电视上呈现的这些信息转化为学校里面的课程。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突破。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衍生的产品,像玩具、文具用品等等。如果现在回头来看一看,不看电视栏目这四个字,先看动画产业,其实发现产业化做得最好的,我觉得最好的从内容出发现在就是动画。可能从影像、实体2甚至是直接开发成游戏的话,它就是做到了。离不开两个字就是“规划”,你有一个想法的时候,你这个想法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每种不同的形态在什么时间段可以实现它的最大价值,这样可以实现产业化的概念。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内容的本身,并不是包装、颜色、炫不炫,而是它的内容,是不是能够打动每个人的内心。

主持人:刚才讲到了几个层面的问题了,一个是怎么来理解我们频道的产业化的运作,就是第一层面讲到这样的话题,第二层面是怎么在当今的状态下,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能有一个好的贯通。第二个就是嘉宾的谈话当中引申到怎么来关注内容,把内容成为全媒体都会关注到的,从用户的体验和感觉来说来设计这些内容。这一层层深入下去,是比较有意义的。但是,其实在座的有很多都是电视台的台领导,还有负责节目方面的总编室的负责人。其实我们现在电视业界当中有一种动向,很多的频道他们不愿意花很多钱做节目,更愿意的是采购节目。因为有一些有口碑的好的节目,采购来之后,广告商马上就可以带进来了,而自制节目的培育和制作,需要大量的人力、精力和时间,还有大量的投入,这就产生了一种情况。一方面是很多的频道不愿意自己打造而愿意去采购节目的,还有一方面是鲍总这样的有先进理念和超前的一定是自己在打造节目,这样的一种界限或者是鸿沟的出现,我想听一听鲍总的想法,对于现在的业界这样常规的做法,你最想说的是什么?

鲍晓群:主持人抛来的问题都很难,小范围的可以讨论,但是这么大的问题很难讨论。内心来说,今天中国的电视业态、生态是不健康的,其实我认为中国的业态渠道,由于这种渠道和属地化管理,是很难做大规模的产业化的发展。频道资源多于整个的商业市场,或者是广告市场能够消化掉的空间。导致了大家想一想,现在最有发展空间的是卫星频道,地面频道很多台手上拿着很多的频道,都不知道怎么办,如果你都要发展,会感觉到地面频道的天花板已经到了,而卫星频道的空间很大。如果是把频道关掉,也不现实,资源还是很稀缺的。中国的频道太多了,对产业化的发展确实是会带来影响,新的频道的拓展,比如说欧美的发达国家,通过资本的形式,频道之间进行联播和品牌整合。比如说我跟南京台、杭州台,我们就做同样的一个内容,同样的品牌,然后我们双方四方拿出的钱可以做更大的节目,甚至是联播以后,会做出一个被东方卫视达人秀更加有影响力的节目。但是属地化的管理,很难做这方面的推进,导致出现了一种情况,我手上拿到这么多的平台,生产什么样的内容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过去是想砸钱进去一定会有广告投钱的,并不是这样的,广告市场不一定都会把投湖南和江苏的钱,都投到你上海来。并不是这样的,这是行业的一个规律性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主持人所说的问题,有些频道会坚持以自己的战略布局和频道发展的规划,坚持原创的节目,或者是版权节目,而另外一些频道就认为买一些节目,保持一定的广告量就可以了。所以这个问题并不能简单的说,我拥有版权自制节目一定是最好的模式,而购买节目就一定是最差的商业模式,这个很难说。而是中国的广播电视的业态,真正的进行这方面的商业发展其实是有很多的瓶颈。包括了我刚才提到的跨地域的资本之间的合作,如果这一点不能真正的找到突破,中国电视的大规模的原创的发展,其实是受到了很大的障碍。其实我这里也顺便想说一句话,现在的电视节目的收视率很高,达人秀创造的奇迹,也是我们本来没有想到。这也是相互之间快速的复制,然后培育的耐心都没有,去购买一个成功的。现在我感觉,不知道论坛会不会讨论到,现在的购买模式也进入到了一个疯狂的阶段了。就像拍电视剧了,不一定购买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的,但是自己的耐心原创的研发没有真正的发展起来,很重要的原因,跟整个的电视的频道、属地化管理的这些业态是有紧密关联的。

主持人:我觉得在新媒体做节目模式的研发更加的超前了,像新媒体就是无拘无束,是不是这样呢?

朱向阳:很多时候也是看着客户的脸来定菜的。真正超脱意义上的节目的自制现在还是很难做到。我可以看到自己播放的数字,这是很准确的,当我把这个播放的数字跟节目的制作成本进行平均的时候,我可以实际上得到每个播放消耗的成本,每个售卖单元的成本,对于我后续做内容的自制方面提供了非常大的指导意义。当这个节目的性价比很高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做呢?从这个方面来讲,这是我们现在相对来讲比较自由的一块。

另外刚才鲍总所讲的,我提到了我们所做的案例,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电视媒体和网络视频媒体,能不能真的所谓的“强强联合”,实际上这是未来的内容,不管是外购还是自制,实际上未来的内容是一个品牌经营的时代。我们未来是从品牌当中去受益,对我们来讲,对我们未来要去合作和经营的一定是品牌。如果能够把这个核心的目标找到的话,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可能会存在强强联合的一种可能性。比如说,现在的合作是购买版权,相互推广和播出,甚至是广告商的相互进入。也存在着,电视做一些内容,互联网也做一些内容,互联网说这是自己带有网络特点的内容,电视说我这个内容才专业,与其这样的话,大家不如各自把优势拿出来。我们可以采用更加市场化的操作方式,这里面当然是有一些深层次的政策体制方面的问题,这里暂且不考虑,我们可以共同的研发一个节目,不仅局限于一个单一的平台,而是对于品牌的运营,共同的拓展渠道,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通过品牌来受益。这可能是未来的两种形态的媒体,一个很有想象力的发展思路吧!

主持人:两位男嘉宾讲的一些案例,在海外都有尝试,周总因为是对一些国外的节目很熟悉,都是市场上非常大的模式公司,其实很多的模式不仅仅是为我们的电视平台做设计,也考虑到联动了是这样吗?

周洁:是的。之前我接触到的节目模式,很多都是为了新媒体量身定制的新模式。我也接触到一些节目模式,是为广告商定制的,是广告商有这样的诉求,我要吸引一个受众群,比如说是男性,希望达到率是多少,希望这些观众的反馈的情况是怎样的,然后是节目模式公司,根据广告商的要求去设计相应的节目。我觉得这个东西是真的很有意思,其实钱已经在那里了,只是为广告主服务,同时让你的用户得到一种愉悦的体验,这个还是很有趣的。我觉得真的是这样的,鲍总刚才讲到了我们的创意比较弱,其实将来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领域。我想我们刚才三个人都讲到了,最终电视如果要实现产业化的话,内容是非常重要的,是一个核心,如何做好内容,其实就是一个创意。如果是自己能够研发出自己的节目模式的话,我会很开心。我现在去海外参展的话,看到好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西方的。当然,刚才跟鲍总讲的一样,并不是所有的节目模式可以适合中国市场,很多的模式是水土不服的,可以看到每个节目模式当中的创意的所在和精神的所在,如果说有一天我们中国能够拿出自己的原创的节目模式,也能像达人秀等一系列的节目模式的话,我想我自己是会非常的自豪和高兴的,我会努力的把它推广到海外去。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擦出了一些火花,达成了一些共识。我想回到论坛一开始的问题,在经过一个小时的讨论之后,各位嘉宾对电视产业的生存,能不能做一个简短的小结?把你们最重要的观点可以突出。

朱向阳:我觉得放眼四海皆准,不仅仅是对新媒体行业,对传统行业也是这样的,如果可以做到开放,如果是能够开放,给所有的合作伙伴以最大程度的回报,让它分享这个当中的受益的话,我们的产业一定可以做得非常大。

周洁:提到产业化的话,这个概念一定不是局限于一个领域或者是环节,做到产业化,一定要跳出这个电视的四方的框来想问题,我还是这个坚持,讲到电视节目,其实并非只是为电视,看成是一个娱乐产业、创意产业。

鲍晓群:我还是站在传统媒体的角度想,或许也是我每天想的问题,其实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跟新媒体比起来,传统媒体是很悲哀的,新媒体做得好的话,还有一点股权,大老板都是耀武扬威,我们是党的喉舌,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新媒体更感兴趣,给他们很多的勉励,给我们的勉励更多的是发宣传通知。我们有什么?就是多年来的品牌宣传经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面对新的市场,新媒体的市场,做一次新的节目生产和新的节目研发的开始,而这种开始,对将来在这个行业当中能够继续发展下去,如果是真正的把中国的电视做到产业化的发展,还是有希望的。尽管我本人对中国的电视真正的做到产业化发展,还是非常的谨慎的,我做介绍的时候,我不用这个词汇,认为中国的电视离产业化还是非常的遥远。今天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可能是真正的使中国的电视实现产业化的发展。

主持人:有时候事态的发展会超乎我们的想象,我最后提议三位嘉宾可以起立握手。如果今后真的有所发展的话,这也是电视节给大家所做出了一点点贡献。感谢三位嘉宾,第一场讨论就到这里,15分钟之后将进行第二场。中国达人秀的总导演金磊,还有唯众传播的杨晖,还有群邑广告ESP的副总洪伟都将作为嘉宾来讨论。

相关专题:

第十七届上海电视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if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