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名人坊 > 上海电影节演播厅 > 正文

专访《雪花秘扇》导演王颖 美国华人的中国叙事

2011年06月11日16:25腾讯娱乐[微博]文/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1993年8月,李安电影《喜宴》上映,关于在美华人男子面对父母的苦恼;1个月后,年长6岁的王颖作品《喜福会》上映,故事聚焦在美华人移民二代女性与母亲的代沟和情感。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与自己身份相关的叙事,后来,也都拍了更多与华人文化无关的纯美国式电影,成为极少数能融贯东西的导演。一场宴会一轮聚会,总有散场之时,讲多了关于人群生活截面的故事,王颖也想来点宏大的东西,并非波澜壮阔和丰功伟绩,而是两个女子纵向的生命历程,即将上映的《雪花秘扇》,将带给我们一场从个人窥见时代的史诗,这是睿智的老头王颖向故土回头的深情一瞥。

王颖,美国华人的中国叙事

如果非要将王颖说成李安一般的儒雅,那实在勉强。从相貌上看,这位62岁的导演与京港线上经常北上的香港老头并无差别,一口很普通的普通话,表达不出时只好蹦出一句英文,如果一天到晚说多了,也难免顺溜起来。而他30年的电影生涯,却在其胶片里刻满了从粤语到普通话的故土气息,这也像这30年来的华裔移民人口调整,1982年《寻人》里,只有旧金山广东人;2007年《内布拉斯加公主》里,也是旧金山,却成了牵挂家乡京剧武生男友的北京姑娘。

这期间,王颖将自己对华裔与美利坚文化冲突、华裔家庭成员代沟的观察,以生动电影叙事的样貌带给我们。青春依旧在叛逆,文化休克却随着网络时代大一统的到来在痊愈。

情感总是世界性的,《喜福会》的华人母女与《芳心天涯》的白人母女一道有着误解和相濡以沫;生命力更是世界性的,《喜福会》的华人娘子们换做《烟》的美国爷儿们,也都有着一样要处理的窘境。于是,王颖找到了世界的语言,成了融贯东西的导演。此外,在平实家庭生活的一面,是《曼哈顿灰姑娘》这样的欢乐喜剧;另一面则藏污纳垢着色情的《世界中心》,那里的生命却更将旺盛。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背着民族身份的异乡视野,能更好的读解故土。王颖就是这样一位叙说中国生活的美国人。

《雪花秘扇》,展现纵向的生命历程

腾讯娱乐:跟网友们打个招呼。

王颖:腾讯娱乐的网友们大家好,谢谢你们关注我的电影。

腾讯娱乐:《雪花秘扇》应该是您第一部在内地公映的电影吧?

王颖:我想应该是吧,《喜福会》这儿没放过吧。(没有,但电影频道放过。)

腾讯娱乐:《雪花秘扇》和《喜福会》都改编自华裔作家的小说,相比覃恩美(《喜福会》作者),邝丽莎的小说又有什么吸引你的特质?

王颖:我觉得Lisa Sea(邝丽莎)的作品,做过很多调查,有关女书(起源于湖南永江,一种专门给女性的书写文字,一般书写在在扇面和布帕上并神秘流传)、有关老同(指同年出生,且长相脾气相近的女孩一生相互照顾,相互爱惜)、有关缠足的民俗,这是些我觉得我们都该知道的东西,很有意思。而Amy Tan(覃恩美)的作品,比较是美国华人的东西。这些年因为中国也比较开放,电影也比较多了,看过《雪花与秘扇》这本书后,我就觉得应当去中国拍一部这样的故事。

腾讯娱乐:这也是您第一次深入中国内地来拍电影吧?之前《喜福会》里关于湘桂大撤退的场面呢,也是在内地取景的吧?

王颖:确实是第一次全面在中国拍。《喜福会》里也确实有不少在中国拍的场面,桂林、上海都有。

腾讯娱乐:《喜福会》、《烟》、《千年敬祈》表现的都是一个人或一组人一段横向的生活截面,到了《雪花秘扇》,您开始呈现一个纵向的生命成长,这是您这些年开始的不同观察面吗?

王颖:这更多还是改编来源——小说——的关系,书里的故事就从两个小女孩绑脚时候开始,一直到她们其中一个病死,反而我觉得这样很难拍,因为资料太多,要精挑细选的繁琐过程。以前我确实喜欢一个时段一个时期的故事。《雪花秘扇》,我确实拍了很多的资料,电影可以做到3个半小时长,结果很多东西都没有用,以后做DVD,一定会把更多一点东西加进去。

主题,日渐消弭的文化休克

腾讯娱乐:您经常拍华人的故事,尤其在美国,族群文化冲突一直是您电影叙事的一个主题。但到了《内布拉斯加公主》,我觉得变化产生了,您是否认为网络新一代面对异域、面对他乡时,文化冲突和文化休克症状会轻很多,甚至根本就消失了?

王颖:的确很多。我长大时就有很多文化冲突,我家里是传统的中国,外面社会是香港这样的英国殖民地,学校都是外文教育。去到美国也看到那边的华人所面临的文化冲突很大,虽然他们在美国长大,不过也和我一样,有华人的背景又不得不做美国人,我就时常关注这些冲突下的状态。到了1990年代或者2000后,开始看到变化了,很多中国到美国的移民,他们很清楚自己身上是没这方面冲突的,最多拿一点美国给他们的自由和言语上开放一点的东西,不过始终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有着自己的文化。而在美国生美国长大的孩子,就更不存在这些冲突了。

腾讯娱乐:毕竟作为华人,家庭的向心力始终很强,这也让您在美国拍家庭片有着相对优势吧,表达情感上也会更充分?

王颖:主导美国和整个世界的电影,都是那些很大的动作片,另一方面,格局小的讲情感的电影也有,而这方面中国人外表含蓄内在浓烈的家庭情感又有着自己的特质。在今年金棕榈奖的影片《生命之树》里,就发现导演泰伦斯.马力克也是一个极其会表达情感的人,关于一个家庭,布拉德.皮特演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爸爸,当然有的地方非常抽象,所以保证了其特别性。

代沟,中国虎妈与女儿们

腾讯娱乐:您的另一个主题关于母女情感,不管是中国式的《喜福会》,还是美国式的《芳心天涯》,在母女关系上,中西差异大吗?

王颖:以前非常大,现在可能少一点。我有一部电影叫《点心》,母亲是广东台山的,通过写信、亲戚介绍瞒婚到了美国,她很害怕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东西都没了,所以对女儿的要求就特别高,比如要女儿学习包粽子,我自己都从没学过。尤其是台山比较乡下的人,特别注意自己的文化。

腾讯娱乐:《点心》是1980年代中期的电影吧,您妻子缪骞人也出演了?

王颖:她只是一个小的角色。女主角是我一个朋友,本职是教书的而非演员。我注意到她跟自己妈妈的关系,有一点像拍纪录片一样的跟了她们。

腾讯娱乐:您长期在电影中观察母女关系,那么对年初的“中国虎妈”事件怎么看呢?

王颖:好玩,这还真跟我创作有关。我最近看她(蔡美儿)上电视讲她那本书。很多人都批评她说她过分,尤其是对孩子一向纵容的传统美国人。支持和反对她的人,都有各自有道理的立场。我自己觉得美国对孩子的教育真的太放松了。

腾讯娱乐:覃恩美表达母女关系的顶峰,应该是那部小说《接骨师之女》,您后来考虑过改编她作品吗?

王颖:本来《接骨师之女》是想改编的,后来因另外一部戏忙碌而耽误了。她这部小说开始太多的部分都是讲自己的妈妈和祖母,太过于窄了,后来也就没再追下去了。这本书,她毕竟做了太多调查,回了中国很长时间。

商业V.S.独立,交叉进行时

腾讯娱乐:您也拍过很多喜剧,像《最后的假期》、《曼哈顿灰姑娘》,也是好莱坞大牌演员参演的。这些彻头彻尾的美式类型喜剧,是您自己想拍的吗?

王颖:真的是我想拍的,因为像曼哈顿这样的故事很好嘛。有时候,我也想玩玩新的东西,看看怎么样拍很商业性的电影,那些要求和妥协是什么,试探着好莱坞类型片的规则。不过永远也都告诉自己,拍完一部这样商业的,一定要拍一部自己的东西。

腾讯娱乐:在您看来,导演在商业类型片中的作用,还是比在独立制作中小很多吧?

王颖:不是小很多,但肯定是少一点。商业片要有很多方面来共同决定,制片厂、电影公司老板等等,拍完了还拿出去小部分观众那里看,根据观众意见想办法再调再改。拍《世界中心》这样的电影,就完全的随心所欲。

腾讯娱乐:不管是商业还是独立甚至实验电影,您对选拍的题材有怎样的要求?

王颖:不同的新东西都会让我产生兴趣,但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我一直最有兴趣,所以才会有这部新的《雪花秘扇》。人们一直在寻找自己和别人、和家里的关系,这种寻找和对寻找的观察,对我的拍摄决定有着重要的影响,有时可能是很巧合的影响,在家里闲着没事做,一个剧本一则故事吸引了我,可能就拍了。

编、导、演,融贯东西的视角

腾讯娱乐:您也改编过西方作家保罗.奥斯特的《烟》,很多人很喜欢这片子。您还会考虑西方哪些作家的东西?

王颖:我也很喜欢这片子。我现在考虑一个西班牙作家写的短小说,跟性有关系,偏向《世界中心》那片多一些。还有一个男人间战争的歌舞戏。

腾讯娱乐:大家都认为您和李安都是融贯东西的导演,你们之间会有往来吗?

王颖:早期,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往来很多。特别是1990年代初都推出关于华人家庭的电影时。后来大家就都各自忙各自的,有机会见到就谈谈天,偶尔也通通电话。

腾讯娱乐:谈一下您的演员,从缪骞人到邬君梅再到俞飞鸿,是您不同时期选择的女主角,她们有着怎样的性格甚至容貌上的延续?

王颖:每一个情形都有不同的要求。我讲俞飞鸿好了,她演《千年敬祈》最合适,因为她在美国住过明白美国的生活,很难找到一个普通话和英文都那么好的演员,又这么熟悉美国生活和美国个性。那个角色(宜兰)就需要这样的人来诠释。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演播厅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laire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