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2011年06月13日13:53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昭:我们开始第二轮的问题,当时在中国推广《杀死比尔》的时候,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

Bennett Walsh:我认为在2001年的时候,也就是10年前,要协调中国的工作团队和美国的工作团队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双方能够相互包容,一开始是很困难,但是在一周之后就很好了。双方的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现在我们拍电影变得越来越难,因为有很多技术上的挑战。在10年前我们双方是来自两个世界,但是现在好多了。

张昭:您为两个不同的老板工作,你怎么处理呢?

Bennett Walsh:当你开始拍一个电影的时候,我们总是有一个原则。我们最重要忠实于这个电影,如果你拍这个电影,你要做什么,我们要做成什么样的电影。我们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记得我们要拍什么样的电影,我们面对什么要的观众,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在进行协调。如果合作双方出现冲突的时候,总是要回到电影本身,如果大家都同意这一点,那么解决分歧,继续合作,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一点。我们必须有很多理由来拍这个电影,很多时候要一步一步来。我每次来到上海,我都觉得我们在不断的改进。

张昭:一方面中国电影要更快和国际接轨。另一方面中国还有很多问题,要持续乐观的看到它的进步,这个态度是很重要的。

Bennett Walsh:但是我想说,好莱坞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了,原来是北美地区,但是现在是在全球拍摄,现在我们拍摄一部电影是在加拿大寻求制作,我们现在努力推动好莱坞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这跟中国的合作提供了很多机遇。

张昭:同样作为华人电影人骄傲的制片人,电影的哪一个环节让你觉得国际合作是最头痛的?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香港电影工作室总裁施南生

施南生:我原来是在香港拍电影的,当年我们香港的电影人来中国拍片也是合拍的,当时我第一部合拍片是《新龙门客栈》。一到现场第一天你容易区分,谁是厂里面来的,厂里面来的人都是大师,都是穿着西装,大家都是搞这一行的,很快就愿意用很开放的态度去合作。

张昭:最难的是什么?

施南生:我相信很多合拍的片子,第一是语言不熟,要经过很多时间去找好的伙伴,你是常常跟同样的合作伙伴,长期合作会建立一个默契。但有时候不是这样,你去新的地方,你还是要找合作伙伴,如果你一开始没找对人是很痛苦的。还有一个是文化的差异,我们刚刚拍一个电影,有新加坡人、韩国人,可能语言的沟通是很重要的环节,但是却常常出错误。你拍一部戏半年就走了,有时候你没有资源,不像是自己的地方。我觉得现在最困难是没有好的剧本。合拍片要找到需要合拍的理由,总的来讲我觉得好剧本是很难得的。

张昭:谢谢施南生跟我们分享一些经验。做一个合拍片,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合拍片,说一点具体的。

Dan Mintz:做一个合拍片定位很重要,到底谁要这个片子,比如说你是一个国际的片子,或者是中国的片子,要有中国的元素。我们加了一个在中国,这个片子和那个导演非常有趣,那又是写剧本,又是导演,所以他很有想法,但是判断有问题,判断问题非常重要。第一中国要看什么、美国要看什么。有的人反过来也是一样。他来中国找一个中国的老婆,开始在中国生活,但是老的习惯不容易丢掉。

张昭:你这个戏融资,中外是怎样合作的?

Dan Mintz:现在我们在美国求合作的片子,美国的发行。

张昭:是因为有明星才能到海外发行。

Dan Mintz:什么是好的片子,是有明星,有一个国际元素,大家都爱看,好莱坞做这个是非常成熟的。

张昭:我们其实最关心的问题,你在拍电影的时候,有很多方的利益。当他们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在中间不是很难吗,你怎么办?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美国创新精英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罗异

罗异:肯定很尴尬。其实,我觉得合拍片讲,其实这种特别尖锐的冲突发生的很少。

张昭:为什么?

罗异:我觉得这个桥搭的非常好。提前一个星期就开始反复通电话,然后这个导演出的电影,我们把《工夫梦》这个老片子重拍,我觉得不错,他们给我说了这个戏怎么样。刚才提到中影集团的力量,加强这么一个力量,索尼集团也加了很大的力量,每次会议到准备拍摄是9个月的时间,虽然9个月的时候还在谈合同,但是已经开始拍了。

张昭:我们多年跟香港合作也是这样,不同区域的合作,反而利益分配更好一点。

罗异:是这样的。我刚才提到的影片,目前国内最大的几个制作公司,发行公司,我们都有合作,我们跟中影集团有合作,跟华谊兄弟有合作。有这么多量,我们会很慎重的考虑。

张昭:这个我有很深体会,我们跟国外合作,中间人很重要。一定要舍得花钱,让你这个事很顺利,因为合作方很多。任总为什么上影集团总是走在前面,你这么多年怎么布局,怎么保持领先的?

任仲伦:上海这座城市是中国最早向世界开放的城市,海纳百川。第二从我个人认为,电影是一个全球产业,它不是一个区域性的产业,这是一个根本考量。我们把开放合作作为一个基本战略除了制片以外,上影是在美国最早建立电影院的。上影也是最早引进超大屏幕,我们在全球拥有6块超大屏幕。上影是最早参加合拍分成。昨天我们刚刚跟美国公司合作了技术公司,我们一直把电影视为全球性的产业,上影对外合作在各个环节上,放映、技术、内容研发等等一些上影有两大,我们美术片、艺术片和纪录片,我们市场上也比较广泛,我们在中国66个城市,有我们将近800块银幕。我觉得电影是一个全球性的产业,我们很愿意跟全球有经验的制作团队进行合作,特别是在中国发展的这样一些机构和人事进行合作。

张昭:更重要的是你怎么布局,在产业链上怎么布局国际的合作,这样也合拍奠定产业化的基础,最后我们请每一位嘉宾,说一下他们怎么看未来5年中外合拍前景?

Bennett Walsh:我觉得对未来5年来说,最重要的是合拍片的双方,都要对各自的项目开展投资,例如好莱坞要在中国搞合拍片的话,本地的团队就要有一些新的有别于传统的模式和思维,对好莱坞来说,他们要支持中国的作品和项目,赢得更好的票房。他们必须要分享合作的业务模式,分享收入,寻找一种最适合双方的合作模式。

施南生:我觉得未来5年合拍越来越多,我觉得会有很多公司来中国合拍,我们的政策方面,关于内容方面的政策,我们政府可以容纳更多题材的制度,不然会限制住我们创作的空间,还有拍出好看电影的可能性。当然我们有制度上的问题,但是我们一定要找一个方法,拿到政策上可以题材更开放。第二我希望合拍片是中国和印度的两个市场。

张昭:你是希望我们中国政府在题材的开放上面能够为合拍片提供更多的空间,实际上通过和国外的合作也会促使中国在题材上放开眼界,也会起一些作用。Dan Mintz你怎么看未来得5年?

Dan Mintz:我希望以后没有合拍片,为什么?其实别的国家也没有这个,在我们拍电影的行业,大家都是一样,所以希望我们别谈,就谈拍电影的,从故事性、导演等等,我们都是合作,我觉得不是5恩年,可能10年。其实我觉得,不管中国人、美国人、法国人,我们都是拍电影的人。

张昭:他就是说一个电影行业,全球都是一个行业,不存在合拍不合拍。

施南生:但是合拍要拿政策。

罗异:我觉得合拍片肯定越来越多,主要是亚洲的市场增长的越来越快,这样的机会会越来越多,中国聘用外国的公司也会越来越多。50年代一个时代,中国有很多熟悉的脸孔外拍,以前是外国的故事,以后可能更多是中国的故事,有一些海外片子的拍摄,如果有更多中国元素。

张昭:包括中国的演员、导演,中国的文化元素越来越多。

任仲伦:我觉得梦想还是希望中国文化,包括电影能够像中国经济在世界上那么有地位,我也希望在种格过程当中,能够找到更多的合作者。

张昭:论坛的第一节到此结束,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和大家分享。我预先介绍下一节的主持人,著名的导演何平先生。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导演何平

何平:我来主持上海电影节的论坛已经连续第三年了。希望以后合拍片的概念应该取消,现在电影的创造到发行,现在电影越来越全球化,我也希望这个词慢慢取消,因为电影是利用全球的资源来拍一部电影。比如说好莱坞的电影在美国制作是一小部分,但是中国是希望都中国做,我们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实际说电影的题材应该尽量全球化,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的话,它在初期就是应该做全球化的设计。我们下一轮的主题是关于全球化的创作方面。我们有请嘉宾岩井俊二导演,张之亮导演,法国的菲利普·弥勒,美国的制片人麦克·麦达沃伊。

电影合拍片困扰大家的可能是题材问题。这么多年我们确实做了很多的实验,比如说我们最开始像刚才上一节任总讲的,我们最早是一个劳务的输出,就是外国的故事、外国的导演,我们提供警力,提供后勤,这是合拍片初期的现状,后来香港合拍片也有大陆人员参与,早期的张艺谋的电影。到了中国电影最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所有合拍电影,我们做了将近20部的合拍片,所有的钱都投入到了中国的电影,香港的电影、台湾的电影,而不是全球的电影。在《手机》(电影版 电视版)的时候,当索尼拿到之后认为这个在全球发行是有问题,能不能继续投资要有很多的讨论,实际上这部戏真的是在国外没有发行,在大陆发行,但是大陆的排放非常好。台上的嘉宾有很多经验,岩井俊二导演跟我们谈一谈,你在中国的电影观众可能要高于日本的观众,你在中国很有名,你在日本怎么样寻找到这样一个机会,选什么样的题材来创作。

岩井俊二: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这10几年当中,我的电影可以说在年轻人当中是比较受欢迎的,在中国据说也是很受欢迎,我觉得非常高兴。但是很遗憾的是,我的这些业绩没有得到很好发挥,因为出现了一些盗版的影片,在我看来,从系统上来说,从制度上来讲,对我来说,前天、昨天和今天我和很多人在交流,在中国如何来开展电影事业,我觉得从哪里着手,和谁进行合作,怎么样进行合作,实际上在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样进行合作,我觉得今后要学习一下。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