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2011年06月13日13:53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何平:作为一个外国导演在中国,你会选择什么样的题材,要拍什么样的题材,你觉得更适合做合拍电影?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日本导演、编剧、制片人、摄影师岩井俊二

岩井俊二:关于您的这个问题,我想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要符合年轻人的想法,要了解他们的需求,在社会上有一些什么样流行风潮等等这些都需要掌握,另外我想小说是一方面,小说有一些很好的情节,但是从日本的环境来看,可能有一些小说并不是能把它很快制作成电影的,所以需要有一个连接,有一个很好的对接才可以的。

何平:我想问一下张之亮,我们做了很多的电影,这些电影你有很多的经验,怎么能够促成合拍的题材,让香港、大陆、韩国、日本的市场,有什么样的经验,怎么选择题材的能够更多的发行。

上海电影节产业论坛第二场:制造合拍DNA

香港导演张之亮

张之亮:我觉得所谓合拍片跟普遍的电影其实没有分别,在香港我们长大的过程中间,我们所看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受西方社会所影响的题材,包括英国。我们所看的电影大部分是西方的,我们讲故事一定要跟观众沟通,我们做导演的一个目标是尽量把电影往外推,介绍给更多的观众,所以我们从小就没有说合拍片,我们拍电影就是要给别人看,所以我们选电影的立场就是要感动自己,用很原始的方法告诉其他观众,我们没想过这个题材我们要台湾人看,我们要新加坡人看,或者什么地方人看,我们要把它做成好看,我们认为电影有公共的语言,就是要感动,就是要好看。

何平:因此我们知道电影的故事一定是发生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北方的戏剧可能到了广东就有问题,香港周星弛的戏剧在广东可能非常好,可能到了北方就不行,我们在国内就有这么多差异,我相信全球的差异是非常大的,无论我们的文化到了北美、欧洲,或者欧洲的文化进来,都是有很大的差异。索尼在《木偶唐偶》在欧洲、美国很好,但是在中国不行。这是一个合拍片,在其他地方可能都好,但是在某一地区可能就不行。我们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才能成为成功的合拍片。

菲利普·弥勒:其实在电影当中,每个民族都有他特殊的幽默,而情感是一个影片的中心,去年我去广西进行了一次旅行,我碰到了一个年青的农民,他说我明年结婚,我要一个房子。我觉得这个主题是一个具有共性的主题,我通过一些表面上看起来简单的主题,来触及人类共有的情感,是人的灵魂,这是共有的东西。当我就一个主题进行工作的时候,我不会想一个市场,我想的是我主题的真诚性,然后再想怎么去拍电影。在自己的内心当中要寻找,最终找到一个在情感上具有共性的主题。

何平:前面三个导演是要找情感上具有共性的电影。在座的三个导演是这样一个观点,我们要听一下美国的制片人麦克·麦达沃伊在合拍片上你的想法。

麦克·麦达沃伊:我想说有几方面,首先我们必须要看一看我们的历史,我做这一行差不多有50年,我做了315部的电影,有一点是清楚的,在过去的50年里面,我们看到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有才华的电影人希望讲独特的故事,哪些故事是没有被讲过的。1974年的时候,我开始做电影,我问我的导师,我们要的题材是时候,他说我不知道,但是你给我看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的题材。从谋划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本能,一种直觉。这么多年来我看了很多的故事,我的工作室,每年都会看上千个题材,很多故事都有他们自身的问题,所以找到合适的人,把他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上。电影是关于梦想的,它是关于哪些永远存在于我们记忆当中的哪些东西,关于我们的梦想,当我们看电影的时候,我们看到哪些主人公的生活,这些生活可能是我们希望拥有的。所以我觉得没有一个合拍片的规则,或者说遵循的法则,永远都会有新的东西。

他们在选择电影的时候,他们认识到,他们注重品质,我觉得品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是不能忽略的,你必须要与比你更优秀的人进行合作,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商业的元素,这仅仅是一部分,做电影的成本很高,消费很大。在美国要做推广成本也是很高,但是看电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体验,它让你的眼界开阔。我本人第一次看电影在中国,我的父母带我去看美国、俄罗斯的电影,我甚至看了几百次,我想说的是这种记忆是永远的。从这种方面来说,这种是偶然性的,所谓的DNA也是偶然性,但是你要有一个目标,我们要做独特的东西,但是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你是不是能够成功。

何平:我们做电影的时候,很多的时候更多说的是文化,如果说我们过去在中国的合拍片概念里面,总会觉得说,你是来合拍的,往往是要赚钱的,所以在到合作人的时候,他就要看是不是合拍片。因为对合拍片的审查和对我们的国产片,和香港的审查不太一样,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在内部上的开放,是帮助中国电影顺利成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其实王小帅导演应该来的,但是他没有来,他最近拍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是中国政府和法国政府签了一个协议,这个协议是双方政府合拍协议,在双方合作的纯中国的电影可以作为法国电影,法国电影也可以作为中国电影。在法国是政府投资,在中国,政府不投资,协议是中国政府签订的,这个电影王小帅要拍,他告诉他所赚的900万的钱都投入进去了,如果不赚钱,他的积蓄就没了。合拍在这个时候自己不投资,合拍公司还要跟他收15万的合拍费,我觉得要让官员和政府知道,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给予我们什么样的宽松政策,我们就可以作出更好的片子。我也是在这里呼吁一下。

我们想听一听日本,我前面去东京电影节做一个论坛,这个论坛我和日本的导演也在聊,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找合拍的机会,他说我们其实不太需要,我们日本本土的市场都大,我们能够收回来,所以我们合拍片比较少。其实日本的合拍片比较少,肯定没有中国多。我说有什么东西我们可以学习,中国现在也有一个问题,中国很多的合拍片进行不下去,是因为中国的投资人认为中国的市场足够让我们自己赚钱,我们没有必要去国际市场冒风险。

岩井俊二:实际上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到澳大利亚去,我和澳大利亚的同行进行交流,在澳大利亚拍摄电影的话就可以很好的出口,日本是1亿人左右的国家,我们使用日语我们的语言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到国外去,我们没有兴趣,因为没有比较的对象。我们从出身之后一直在日本生活,我们受到了战败的影响,美国的文化大量涌入到日本,美国的电影、文化大量涌入到日本,关于这些方面,在音乐方面来讲,比如说披头士的音乐,或者美国其他的音乐不断的侵入到日本,日本的音乐,日本人觉得比较老旧,品质方面也不是很好,在70年代后半期开始到80年代YMO出现了,在音质和音量方面没有很大变化,我们还有很大差距。如果是歌手的话,还是听日本的歌手比较容易听懂,所以从90年代开始吸收欧美的音乐,日本吸收欧美的电影和音乐。现在美国的电视剧在日本比较流行,后来电影也在日本得到了发展,逐渐大家接受了这样一些很有趣的电影元素。

电视剧和过去相比,我们从孩子时开始,我们很喜欢看美国的电视剧,比如说《大草原的小家庭》等等,这是一些电视剧,现在我们在其他的有线电视台播放了一些美国的电视剧,对于一般的日本人民来讲,还是不太了解美国电视剧,现在来说日本人还是看日本的电视剧,这是日本的一个情况,日本人认为看日本的电视剧已经足够了,从电影上来看,一般对于这些电影、电视剧还是比较看日本的电视剧,或者是动漫、或者是日本的一些卡通人物等等,现在日本人不知不觉当中开始来看日本人自己制作的电影、电视剧。日本人现在一个很坏情况就是不看外面的世界,现在日本人不关注于外部世界,这是日本很严重的事情,年轻人不愿意去国外留学,这样就逐步困守在日本,所以发生了这样的社会情况,但是我想这样的社会状况是需要改变的,比如说我们出现了因特网,我们和不同国家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只有这样日本才会发生改变,现在日本还是面临一些问题。

何平:在欧洲国家几乎是合拍片,因为欧洲国家背景比较相近。亚洲为什么不能在合拍片上能够和欧洲一样,能够使这些影片得到很好的回报,或者和这些国家能够很好的发行,因为他们还是有很多的相似性。我记得韩国一年拍400多部戏,然后发到新马泰。

张之亮:我个人的经验来讲,从80年代拍电影,基本上题材、内容我们都会选择一些市场上比较受观众喜欢的,这是香港早期的社会,就是经济依赖市场的需求,所以我们拍电影总是商业的,总是观众比较容易接受的。对我们的电影来讲,为什么我们电影不能在亚洲区发展?我觉得是语言的问题,它跟好莱坞不一样,因为好莱坞是英语,英语在全球占观众的比例很高,如果用广东话来讲我们就只能在香港和广东,就不能到别的地方,只能是马来西亚会一点广东话的人愿意看。我们拍一部电影我们需要配很多的语言,我们需要印尼的语言,字幕还有中英文字幕,我们的发行非常累,但是我们还是尽我们的能力去发行。我在小的时候很难看到日本电影,所以我们看日本电影的时候我们非常惊喜,内容我们能够接受,只是我们的语言不懂。我觉得不光是题材,金天霸很多问题放在制作人身上,我觉得第一是语言,第二是我们的发行,让媒体之间有一个更透明的发行机会,比如说我现在跟新加坡合拍,在发行商他是不是能够真正回收,跟我们去平衡。比如说我们在90年代发行的时候,我们不相信对方,这个不知道是怎样发行的,你只要把版权卖给我们就行了,收入你不需要管,这样又添加了麻烦、又添加了不相信。

合拍片不仅是文化的交流,其实也是工作人员的合作,我们讲题材和内容两方面都能接受很重要,我相信电影是人类精神的文化,我觉得一定会有共同点,从导演和工作人员都能够有一个想法,两组的工作人员怎么把他们的视野,把他们的合作做好,我觉得更重要,在这个合作下,我们才能有共同的视野,这是很真实的。比如说这次我有一个电影是用日本的美术指导,我觉得他的眼光跟我的眼光不一样,我们做合拍片有一个好处,我们先把自己的主观放下,然后接受对方的。

何平:我到广东都没办法沟通,更不用说印尼了。其实法国是很前卫的电影国家,当然这和政府有关系,法国过这样一个政策,政府要从商业大片要抽走15%,电影一定是非盈利电影,比如说非盈利性电影,比如说一些文化差异的合拍片题材,有可能是不盈利,非盈利的电影在法国有很好的经验,我们看法国导演有什么经验介绍给我们中国人。

菲利普·弥勒:法国对电影制度参与很深,法国有6大电视台,这些电视台有投资电影的义务,电视台广告当中的收入必须有投资电影的义务。第二个原则是支持基金原则,5%的电影院的票房收入必须投到一个金库当中,这个金库是为我们电影服务的,所以钱是来自于电影放映。我们法国的电影市场有40%的法国电影,有60%来自于美国电影,我说的电影收入包括所有的电影收入,包括美国的电影。最近有一部电影叫《蝴蝶》,这个电影差点没有得到电视台的资助,因为他觉得太简单,但是我们还是得到电视台的资助,最后《蝴蝶》在中国也发行了,我很高兴法国文艺片能够翻译成中文。 法国的体制有很多优点、也有很多缺点,如果电视台我给你投资的话,我们就会碰到很多的问题,我们就不会拍成这部电影,还有60%的电影不是合拍,40%的是合拍,有进西班牙和比利时等等国家合作,这些国家也有义务播出电影,他们的电影也有这个原则,他们一方面要投资合拍电影,每年有3、4部电影,至少有10部法国合拍的电影,这个就是我们法国的一些原则。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