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名人坊 > 上海电影节演播厅 > 正文

张宝全做客《进行时》 称年内将实现“胶转数”

2011年06月13日20:04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做客《上海进行时》,在节目中,张董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影市场的认识,并做出预测,中国内地电影将在年内达到90%以上数字放映覆盖率,并在年前实现“胶转数”的发展。

张宝全做客《进行时》 称年内将实现“胶转数”

张宝全谈数字电影

数字放映年底将取代胶片 对盗版起积极作用

主持人柏君:可以理解为这种数字放映的发展,对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推进、促进很大?

张宝全:对。在5年以前,中国85%的地方没有电影院,只有像北京、上海、深圳这样大城市,或者是经济非常发达的地区有电影院,其他的地区因为不能获得首轮拷贝或者是放不了85%的排放,中国很多的地区没有电影院。中国最重要的是这一块,当数字放映同步以后,只要这个地方有需求就可以做一个电影院,不用考虑我没有10万块钱的票房就不给我拷贝。今年是一个影院发展期,明年更大,拿我们公司来讲,去年中国每天有4.2块荧幕开业,今年是平均每天2.9块荧幕开业。我们的院线前年底批完,现在运营了两年,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的荧幕数是1000-1200块左右,加盟以后达到1500,荧幕数我们是第一位,票房当然不是不一样。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新的荧幕数增加,会达到新的荧幕数的第一和票房的第一。

主持人柏君: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张宝全:我们先从放映的硬件设备开始做,把这个做起来,除了设备和内容打通以外,我们做了奥运会鸟巢开幕,这个院线怎么建在海南、黑龙江呢?有1/3的是数字电影的标准,还有1/3是普通影院的标准,如果我们的这么多的影院按照传统的人工管理,不但成本很高,风险也很大。像西藏阿里影院,是海拔最高的影院,除了西江没有进入以外,今年年底100多个省市,200多家全部出来了。

主持人柏君:刚才一直在说数字放映的观念,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数字放映在今后的电影放映当中,一定会取代胶片?

张宝全在中国今年年底可能就取代胶片了。

主持人柏君:今年年底就可以取代了?

张宝全:姜文的《让子弹飞》,数字放映占75%了,7个多亿里面5个亿是由数字电影产生的,今年当达到90%的时候,数字电影的放映,在多花的洗印费,可能基本上算一算合适了,当剩下来的影院,加快数字化的程度容易多了,中国在今年基本上完成胶转数。在世界来讲最早的国家,原因是什么呢?不是说我们这一方面非常发达,而是说我们的放映渠道是全世界最差,最萎缩、最畸形,14亿人口有几千万荧幕,美国3亿人口有4亿荧幕。我们要最大程度地完成胶转数,意义在于中国中小城市的电影院立马做到规模,中国的荧幕数接近万或者是过万,在中国的历史上,最近10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我想明年会增加更快,为什么呢?因为数字放映已经成为中国放映的一个普遍的形式。

主持人柏君:但是有一种说法,大家都这么说,说数字放映,可以使控制盗版成为可能,但是在前一些年的当中,包括刚刚看到的《让子弹飞》还有很多影片都是通过数字大量的发行,但是依然还是存在出现盗版这样一个现象,您觉得数字放映这样一种方式,对控制盗版的可能性或者是作用性多大?

张宝全只要有胶片拷贝的存在,在中国一定有盗版的存在。比如说去年有两部大片,有人在影院里面架在影院里面做了盗版,我们把这两个片拿过来以后,因为所有的数字放映机后面都有它的水印,有公司名、影院名、机器号、什么时候放映、什么时候开的,最后拿出来以后,把那两家影院找过来,那两家影院说我们从来不盗版,把水印一打开,把机器放映的数字一对,这两家影院承认了,已经开除院线了。在数字放映时代,只要你盗版,我们就知道你谁盗的,但是数字放映时代,只要你拍我们就不知道。

去年的时候姜文的《让子弹飞》为什么有盗版呢?不仅有胶片拷贝,美国片也有胶片拷贝。总重要的,中国的1.3万数字放映机,在制定标准的时候,没有水印架面,我们做了,但是中国没有做。中国的大片,包括不是好莱坞的大片,用1.3万这样的方式不能打击盗版,现在中国正在修订水印数字的标准。这个标准一公布,很快就可以加进去,加进去以后意味着在数字放映时代,不管哪一台数字放映机,只要你盗版就可以在截图上把你公司的放映机全调出来。

主持人柏君:通过张总的阐述,大家可以很明显地了解到,数字放映的形式对治理盗版起了决定关键的作用。数字放映的时代到来,对中国的发行和环节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张宝全:去年消灭了中国的二三线荧幕,今年中国的二三线荧幕大量地复出,原来中国电影的衰落就是因为市场的趋势,市场就是卖电影的地方,就是荧幕,就是电影院。当市场都起来的时候,中国在3-5年以内,荧幕数会恢复到5-6万块,我们可以想姜文的《让子弹飞》在6000块萤幕上,票房是7个多亿,当中国有6万块荧幕的时候,就算不是7个多亿,砍掉一半还有3个多亿,这3个多亿,中国的平均制作水平5000万-1个亿,中国才真正进入大片时代,因为你对影片前面投入多少,是因为你这个国家本土影院能放多少票房决定的,因为你能放10个亿我可以放3个亿拍片,在拍电影的工作人员里面,就像美国好莱坞,他这个倒影甚至演员很多都是全世界各地的,问题是你要有钱。美国可以花500万-1000万美金做一个剧本,中国花500万-1000万人民币拍一个电影,我觉得不能太高估我们的智商,我们就花这么一点钱让中国的片子走向世界,这有一点不可能。当你花5000-1个亿来拍一个片子的时候,中国的在国际市场的份额会增加。我相信将来中国的电影在国际的占有率是美国第一,中国第二,10年内中国和美国会基本持平,10年以后不知道怎么样。

主持人柏君:这是一个大的飞跃趋势,今天您已经预测出来了。

张宝全:不是今天说的,从5年前节没有去拍电影,在做这些,在5年前的时候已经知道,最根本的是什么,渠道的振兴和数字的振兴。再一个5年前我们投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推动中国的数字放映,从基础的设备到网络管理运营系统,到渠道的铺设,这都是很重要的。本来5年前我也可以先拍电影,但是我拍了电影没有地方放,或者拍了电影赔钱,就没有意思,为了不让自己拍的电影赔钱,转了这么大的圈,问题是当时的电影盘子太小了,我们的原则是少做一个项目,孵化一个中国的数字放映,我觉得很有意义,也很值得,最终对我们的企业来讲也是很有意义的。未来特别是像渠道这一块,数字放映以后,整个电影的盈利模式和传统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影院完全靠票房,造成了票房的不正常,或者是超越了大部分人承受能力的增长。

比如说按照人均工资比,中国的票价比美国高好几倍,当数字电影开始普及的时候,其实电影院已经变了,就是说它首先数字网络体系里面成立一个媒体通道,或者是看那个新媒体通道,我们现在的贸易平台里,把所有的影院建立起来,有一个广告网,在广告一播,全国所有的影院在播,它的广告价值和自己找方法是不一样的。所有的影院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广告商放的广告自己下载,他一放完以后就可以得到钱。现在很多在影院放的广告,影院并没有拿到钱。在电影院放的广告,应当电影院是主要的收入者,其他的发行人、制片,只能说是广告代理人或者是广告运营人,但是我们现在想起很多的大片,前面的片,得比我们的发行商、广告的收入都拿走了,院线觉得我也要加一点,影院觉得我也要加一点,结果加了20分钟,这是一个怪现象,尤其是我们现在不公平的广告运营的体系或者是体制有关系。

在数字放映时代,我想都会回归回来,未来的影院,票房占它的1/3的收入,广告占了1/3的收入,增值服务应当占了1/3,再多一点的服务,也就是说票房不会超过1/3,这样的盈利结构就对了。像我们的影院如果这样算,广告商排除掉,我们50-150个厅作为主体,当然也有200、300,两年到三年可以收回投资,广告运营一旦全部正当化以后,一年多到两年可以收回投资。中国这样的影院是非常重要的盈利机构,这样的影院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认证的,最高的时候,中国有150万块录像厅的屏幕,我们恢复6万块荧幕,中国加入WTO的规定,在2007年已经全部取消了。那个时候票价在1块、2块这样的价钱。其实在80年代末,一块两块的钱,和今天相比,和现在的10块、20块差不多,把现在的影院品牌定位17.5,既是音乐,一起玩,同时也是我们所提倡的,票价平均在17.5,我们两、三年收回投资也是建立在平均票价17.5元算的,如果按照现在的票价30-50,收回成本更快了。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演播厅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ght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